《地心引力》的引力-中国民族网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专栏 > 岁月轶事
《地心引力》的引力
2016-06-20 07:41 作者:牛颂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地心引力》我是去鄂尔多斯开会时在东胜市电影院看的。影厅中没几个人,座位随便选,3D巨幕设施好得惊人,真是大大享受了一番。这可能是角色最少的故事片:整部影片只有两个人物,一个男宇航员,一个女宇航员,像个小剧场话剧的表演。而它又是有史以来最贴近现实的太空电影,背景宏大得令人震撼。美国有个宇航员名叫加勒特·顿斯曼,他评价说:“作为一名有过三次太空行走经历的宇航员,我可以告诉你,电影中的表现非常靠谱。”这是一部了不起的电影,这是迄今为止3DIMAX媒介的最佳运用。当时我就有个念头一闪而过:这个片子得多少项奥斯卡奖呦!果不其然,很快就传来此片获第86届奥斯卡金像奖10项提名。

《地心引力》一反好莱坞影片喧哗热闹的特点,没有滥用商业类型片的种种娱乐元素填充,深邃宁静,把观众带入大纬度空间,在宇宙中静观地球,让你感同身受地知道太空很寂寞,很遥远,让你一直揪着心,担忧着生命随时有可能离你而去不再回来。这部影片不仅巧妙地植入中国元素赢得与中国电影市场的亲和力,也为电影大片的生产指出一条“人间正道”——它是建筑在艺术信念的基础上,而不是像多数好莱坞大片那样,用僵化的公式炮制出来的。它的成功也启示我们,电影需要大片,但反对大片的弱智化。

《地心引力》全片都是在全数字新媒体影棚中完成的,除了影片结尾有一处外景地的拍摄。因为全数字影棚内可以模拟任何场景。它完全颠覆了好莱坞传统的制片模式。由于高科技日新月异,模拟合成能力增强,后期制作不再强调,前期筹划更为重要。剧本地位上升,编剧参与科技开发,科学家特别是数学家成为主导。因为电影剧本要变成数学方程式,导演则成为把技术与故事完善结合的策划师。演员的演技、脸盘的卖相不再重要,电影明星薪酬过高这个好莱坞癌症有了解药。从《阿凡达》到《地心引力》,把某种电影的商业模式改变了。现在我们一般地说学好莱坞,已经很过时了。从这个意义讲,《地心引力》给电影业今后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引力。

用前瞻性的眼光看,大数据时代、新媒体时代,必将造就电影的新时代。大数据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通过对海量数据的分析、运用,获得有巨大价值的产品和服务,包括深刻的洞见。云计算和云储存技术在电影制片中已有运用。新媒体则是相对于传统媒体提出的,核心是以数字技术和网络技术为基础,以智能终端为传播目标的新型传播形态。其特点是具有交互和即时性、海量和共享性、多媒体和超文本特性,以及个性化和社群化。这种新的传播形态越来越对社会和人们的生活产生巨大影响。对电影来说,这种影响尤为明显,它极大地促进了电影产业数字化、网络化和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从电影制作到电影银幕,数字化转换已基本完成,电影进入全数字时代。这就是时代对电影的“万有引力”。

我认为,准确把握电影数字化新趋势,也将成为民族题材电影“转型升级”的关键。从胶片放映到数字传播,观看电影的方式发生了变化。除到影院共享一种仪式感的观影体验外,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通过新媒体去看电影。电视、互联网、网吧很快显得过时,手机、平板电脑等各种智能终端已成了更多的移动银幕,方便人拿在手上、装在口袋里。随之而来的是,电影观众也在发生着变化。对民族题材电影而言,它面对两个观众群体:一个是特定的少数民族观众和专题研究者,我们把它称为“有结构群体”;另一个是广大的社会观众,我们称之为“无结构群体”。对于电影的传播,后一个群体更为重要。这里借用了社会学的概念。

作为电影观众的“无结构群体”,是没有社会组织、没有习俗与传统的体制,没有业已建立的一套规则或仪式、没有按照情感观点划分的组合体,甚至没有地位和角色的结构,也没有大家认同的权威领袖。而且作为电影观众的这个“无结构群体”,随着观影体验和电影活动,不断地被构成、被消解、被重构。新媒体时代、数字化的发展,加剧了电影观众从被构成到重构的过程,趋势是这个群体的不断扩大。民族题材电影创作的发展,一定要面向这个群体,向尽可能广大的观众表达。同时着眼电影由产品主导型向服务与体验主导型的转变,以此确立新的电影制作组织机制和宣传推广的新模式。

民族题材电影的“转型升级”已经起步,开弓没有回头箭。在保持优势的同时推进跨越式发展,要求我们必须有超前意识。比如:在推进国际合作项目时,眼睛不盯在大片导演和明星上,而是盯在高新技术上,争取引进世界最先进的全数字新媒体影棚,在系列电影的制作中培养能够掌握高新技术的中国人才。只有这样,中国电影才能真正赶超上去,民族题材电影才能高水平实现“转型升级”。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