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专栏 > 黄土之上
有一种庄稼叫文学
2016-06-23 01:23 作者:李进祥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在宁夏南部山区,每一种庄稼都活得不易。

  冬天雪少,冬小麦缺少保护,很难熬过严寒。人们不甘心,春天再播种,种子躺在干透的土壤里,不能发芽。有些挣扎着长出小苗,也会被肆虐的风沙吹折了,甚至被连根吹走了。

  夏天少雨,幸存的庄稼收成少,豌豆的豆荚瘪瘪的,里面只有两三粒豆子;小麦的穗子短短的,上面也不多几颗籽粒。

  秋天雨水多一些,但霜冻来得很早,糜子谷子刚抽出穗,就被霜杀了。只有速生的荞麦,能长出红干绿叶,结出黑硬的果实,还有皮实的洋芋,深藏在地下,结出粗糙的土豆。荞麦面,土豆饭,这里的人也活得不易。

  在这里,有一种庄稼却长得很好。

  这是一片历史文化积淀深厚的土地,这块厚重的土地下面,深藏着一颗种子;在人们的心田里,孕育着一颗种子,那就是文学。严酷的自然、贫穷的生活并没有泯灭人们对诗意生活的追求,反而激发起人们对文学的渴望。由此,这里产生了一大批文学人才,他们走出了宁夏,受到了广泛的肯定,获得了鲁迅文学奖、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等全国性的重要奖项,被称为“西海固文学现象”。

  尤其是最贫困的西吉县,有200多人从事文学创作,有50余人出版个人作品集,有50余人次获得自治区、固原市文艺奖项,20余人次获得国家级文学奖项和刊物奖。鉴于此,从2009年开始,西吉县产生争创中国首个“文学之乡”的思路,县上派人到北京去,向中国作协申报。在各地到北京跑资金、争项目的情况下,西吉县去申报“文学之乡”,的确是有点不合时宜。在鲁迅、茅盾、沈从文的故乡都没有成为文学之乡的情况下,西吉县创建中国首个“文学之乡”,也有点异想天开。

  中国作协最初也有些疑虑,派人多次考察发现,西吉县不仅文学尖子人才优秀,后备人才队伍庞大,新人不断涌现。更重要的是,西吉县在19个乡(镇)都有文学协会、所有的中学都有文学社、所有的机关单位都有文学组织,形成了良好文学氛围。文学在这里依然神圣,作家在这里最受尊重。这在全区乃至全国都是独一无二的,是当之无愧的“文学之乡”。

  2011年10月10日,中国作协派中华文学基金会的同志,给西吉挂牌中国首个“文学之乡”。仪式非常隆重,县领导、机关干部、普通百姓上千人参加,中国作协来的同志都感动了。作为宁夏作协的工作人员,我也参加了挂牌仪式,也被感动了。

  挂牌五年时间,西吉县的文学事业有了更好的发展,县上把“文学之乡”当作一个品牌一种精神动力,推动西吉县的各项事业发展,促进民族团结和谐。这期间,各地的作家到这里采风、各地的记者到这里采访,每个来的人都惊叹、感动。我也随着多次到西吉,除了感动,我还发现:文学照亮了这块土地,照亮了人心,文学让这里的人找到了另一种活法,贫穷而富有,艰难而诗意。

  正因为如此,今年5月12日,中国作协启动“文学照亮生活”全民公益大讲堂活动,首站选在西吉,由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主讲。铁凝结合自己的创作经历,讲了文学如何照亮她的生活,生活如何照亮她的文学。近千名西吉县干部群众、文学爱好者、学生参加了活动。我也有幸随行,聆听了讲座。

  讲座之后,铁凝一行看望了几位贫困中坚守文学的基层作者。一位回族诗人,他写出的诗歌不能发表,他就抄写出来,贴在门板上,把门板背到集市上,让人们看。一个农村妇女,有三个孩子,两个老人,一大家子,生活重担压得她喘不过气来,陷入绝望时,是文学挽救了她。还有一位残疾作家,在轮椅上坐了20多年,写出上百万字的文学作品。他说在万念俱灰的日子里,因为有了文学这盏明灯的照耀而不再黑暗。铁凝被感动了,她说,这些人内心明亮、甘于清贫、不屈不挠、不懈追求,正是文学的基础和希望。她还说,文学是西吉县大地上生长得最好的庄稼!

  随后,铁凝一行到宁夏各地调研,很多地方都与西吉一样,生长文学。她说,土地的贫瘠,可能很难改变,但贫瘠的土地上可以产生富有的文学!的确,不光是在西吉,在宁夏南部山区,就有一种长得最好的庄稼叫文学。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