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尔曼让新疆与世界在乐弦上共鸣-中国民族网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
克尔曼让新疆与世界在乐弦上共鸣
2016-08-17 07:24 作者:拉姆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JPG


  成立新疆第一支摇滚乐队;举办新疆第一场摇滚演唱会;第一支收录进滚石唱片《中国火》的新疆乐队;参与建立中国第一支弗拉门戈风格乐队;中国弗拉门戈吉他演奏第一人;签约“吉他中国”的第一位维吾尔族音乐人;第一个受美国国务院邀请访美的维吾尔族艺术家……
  如此众多的“第一”,涵盖了中国首席青年弗拉门戈吉他演奏家克合尔曼·克尤木(简称克尔曼)的成长经历,以及他在音乐道路上的追求与努力——但这并不是全部。我们对边疆少数民族的定义似乎总是能歌善舞之类,却很少深入关注过一位来自歌舞之乡、真实的维吾尔族音乐人。

 

以摇滚为名的90年代

1993年,18岁,克尔曼与法茹克、程志峰、刘虹一起正式成立新疆第一支摇滚乐队——“傀儡”乐队,写下人生第一支歌曲《精神贵族》,叛逆、寻求表达也寻求理解,算是对叛逆青春及成人世界的宣言。

上世纪80年代末霹雳舞、摇滚伴随电影、录影带、录音带席卷中国。少年们藏在电影院椅子下躲过影院检查员连看四场《霹雳舞》,就能把街头黑人霹雳舞跳得活灵活现,让人不得不佩服维吾尔族人的艺术天赋;而因为遥远,信息不畅,交流不易,新疆的摇滚少年们少了来自中国内地早期摇滚人崔健、张楚的影响,却有自己的门路,寻找到属于自己的摇滚语言。

克尔曼出身于一个维吾尔族高级知识分子家庭。他计划初中毕业后便投身音乐之路,为音乐梦想四处流浪——当然,那时于他,音乐等于摇滚。主唱法茹克的哥哥经常从乌兹别克斯坦带摇滚黑胶唱片和原版盒到乌鲁木齐,四个人用空盒带把黑胶唱片的音乐翻录到盒带上再排成长溜儿,然后刷上银漆统一编号,算是重新界定了所有权。边疆强烈的阳光被白杨筛过,银色盒带也被渲染成希望:The Beatles、Queen、U2、The Eagles、Pink Floyd、Nirvana、Guns n' Roses等摇滚大师从银盒子里喷涌而出,先是涨满,续而炸裂,扫荡听觉之后接受检阅及崇拜。盒带成为精神导师,指导男孩们学习演唱风格、演奏技巧,捣鼓属于自己的摇滚作品,其中Pink Floyd以其迷幻摇滚风格更为直接地影响了“傀儡”,并延续整个青春期。甚至于,这支由维吾尔族、汉族两个民族年轻人组建的乐队,其第一张专辑一半曲目采用的是英语作词、演唱!

有了自己的作品,“傀儡”开始在新疆各大院校、酒吧演出,并于1993年录制了新疆本土第一支摇滚作品的MTV《精神贵族》……在资讯并不发达的上世纪90年代,“傀儡”乐队的西方摇滚表达方式,加上血液中带有的十二木卡姆、热瓦甫的气质,在各族青年人中引爆摇滚风潮,至今仍被新疆老乐迷称为在新疆所能听到的最好的本土音乐。几乎整个90年代克尔曼的生活都与乐队捆绑在一起,即使后来离开“傀儡”,他依然能联系滚石唱片的音乐人,促成滚石收录乐队的单曲《新疆时间三点》进《中国火4》。

即便作为一个成功乐队的吉他手、创立者、主创人之一,家人眼中的克尔曼依然是个孩子:怎么能初中毕业就闯世界;高中毕业了,还是继续学习吧;大学毕业,留新疆工作挺好,是不是?虽然时常让父母操心,克尔曼还是听从了家人建议,结束在新疆艺术学院民族器乐专业的学习,进入新疆电视台工作。

“那时候演奏、演出全凭自己琢磨,发疯练习,到处寻找演出机会——说起来疯狂,却全身心都在音乐,是我一生中最纯真、美好的摇滚年代。可突然全变了——工作就是按时间、按顺序播放录像带,简单、枯燥、责任重大;拴人,熬人,耗人。”更令克尔曼无法安于现状的,是内心升起的渴望:进入更广大的世界,出新疆、去北京!

 

北京故事

“楼兰姑娘  在那太阳落山的地方  是否还在你的梦乡  楼兰姑娘  你那神秘沉睡的模样  是否梦见你的刀郎  

让那红柳做你的衣裳  让那丝绸做你的嫁妆  嫁给我  楼兰姑娘”

——《楼兰姑娘》

 

21世纪倒计时余音未散,中国发展进入快轨道,北京成为中国最全球化的中心。在北京使馆区、商业中心之外,朝内大街偏僻胡同里还隐藏着一个小小“联合国”:使馆人员、外企白领、各色老外排坐于长条桌前,饕餮过热腾腾的抓饭、香喷喷的烤肉,并不急于离去,而是等着餐厅服务人员撤去餐布,开始另一场“盛宴”。音乐如同号令,前一刻还彬彬有礼的男女们跳上餐桌,随着欢快的乐曲尽情摇摆舞动。嗨到顶点的热闹会持续至每夜零时之后,与其说人们为美食而来,不如说人们为欢乐而来。主打新疆主题的清真餐厅“阿凡提”,就这样让食客体验了一把新疆歌舞的魅力,不仅自己挣得满盆满钵,也吸引了来访中国的各国政要和《纽约时报》的特别报道。获得如此关注与赞誉,阿凡提乐队功不可没。

1998年,克尔曼离开新疆,离开“傀儡”乐队,只身来到北京,寻求新的音乐梦想。此行克尔曼受阿凡提餐厅之邀,参与组建阿凡提乐队,为其加入新鲜血液。克尔曼需要为乐队寻求全新演奏风格,如何将传统维吾尔族音乐更好地呈现在现代都市人面前,增加其表现力与感染力?怎样才能建立属于自己的吉他演奏风格?西班牙弗拉门戈音乐元素进入他的视线。

早在“傀儡”成立之初,他便在众多盒带中听过Gipsy Kings乐队的演奏,“好听,喜欢,技法太棒了!”但并未引发当年摇滚青年的过多关注。弗拉门戈音乐忧郁哀伤与狂热奔放相混合,与维吾尔族民间音乐相契合,正是阿凡提餐厅所需氛围。克尔曼晚上演出,白天则在宿舍中跟着Gipsy Kings、Paco de lucia、Vicente Amigo这些弗拉门戈风格乐队的CD苦练演奏技艺,将弗拉门戈的演奏手法融入到自己的吉他演奏中。后来,阿凡提乐队以中国最杰出的弗拉门戈乐队身份进入大众视野,推出《琴努里》、《楼兰姑娘》两张专辑,并登上中央电视台2001年春节联欢晚会。作为乐队主音吉他的克尔曼,也因此晋身中国优秀吉他演奏家行列。

2002年,阿凡提乐队解散,克尔曼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北漂”生涯:除了音乐,一无所有。酒吧驻演,参加北京各公司庆典,教授吉他演奏,频繁搬家;出现于中央电视台“星光大道”、“音画时尚”、“综艺大观”等各类节目;为其他乐队或音乐人写歌,与韩红、韩磊等歌手合作演出,任瑞奇·马丁上海演出特邀嘉宾乐手;参加国际音乐节,在法国、西班牙、波兰、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进行演出交流。为导演徐克新片《深海寻人》创作、编曲配乐主题曲《一万年的序幕》后,更多的导演上门邀请他创作电影主题曲,不仅因为他创作的音乐感情饱满,更因为徐克在业内出了名的严苛,“你竟然能让徐克老爷子满意!”

组建克尔曼乐队,与妻子成立克尔曼·迪丽组合,发行个人专辑《克尔曼》和《人生之路》,签约“吉他中国”,在北京举办多场个人吉他演奏音乐会及演唱会。在北京奋斗十多年,音乐事业稳步前进的同时,克尔曼也收获了爱情、妻子和可爱的女儿。

 

当木卡姆遇到弗拉门戈

“我第一次见到你就爱上了你  你那美丽的眼睛我无法忘记  

我的心每时每刻在呼唤着你  我用热情  我用歌声  向你诉真情”

 

——《我的爱人》

 

初次约谈克尔曼,一位短发深目、双眸黑亮、极具男性魅力的男子从朝阳大悦城滚梯处升起,如同上升于地平线。成熟稳健,一口标准流利的汉语,此时的克尔曼已是吉他演奏技艺精湛的、中国首席青年弗拉门戈吉他演奏家。

谈及弗拉门戈,克尔曼拿过我的采访本,一边娓娓道来,一边在采访本上画出一幅弗拉门戈音乐通过吉普赛人在印度、安达卢西亚、阿拉伯、高加索地区的形成与传播地图,甚至于作为多民族文化汇集地的新疆,是不是也能寻到弗拉门戈的影子呢?神秘感伤感与狂热奔放,追求“Duende(心灵相通)”,表达人性最无保留的情绪,弗拉门戈与维吾尔族传统音乐的精髓何其相似?!以至于他不禁感慨:“我们维吾尔族骨子里就流淌着伤感狂放的音乐细胞,全部溶于血液中,要想弹好弗拉门戈吉他,这不仅仅是个技术问题,还有一个内在的力量。”

在新疆艺术学院四年本科民族器乐热瓦普(维吾尔族乐器)演奏专业学习,让克尔曼发现维吾尔族民间传统音乐的巨大魅力;在阿凡提乐队的经历,则为他进一步研究、表现维吾尔族传统音乐提供了契机:“我们维吾尔族传统音乐真的太美、太丰富、太伟大了!我想给大家展示一种纯听觉的享受,所以在音乐上融入了很多元素,包括弹布尔(维吾尔族乐器)之类民族乐器,用一些现代的手法、节奏将民乐与现代音乐混合到一起。不是加了维吾尔族民族乐器就代表你的音乐拥有了维吾尔族音乐元素,关键在于你对音乐节奏的掌控与应用。”克尔曼在自己音乐中融入了西班牙弗拉门戈音乐、拉丁音乐及维吾尔族民间音乐等多种元素,形成独树一帜的音乐风格。

2009年在匈牙利国际电影节期间,克尔曼乐队代表中国向匈牙利人民展现了自己的音乐和文化。人们没有想到中国还有这样的音乐,称克尔曼乐队为Sinkiang Flamenco(新疆弗拉门戈)。组委会还安排克尔曼乐队与库尔德族乐队、斯诺文尼亚乐队、一位法国电吉他手以及一支西班牙女子弗拉门戈乐队合作,为匈牙利的观众演奏两首匈牙利民间歌曲。

“排练过程很有意思,总指挥是一个法国籍的匈牙利人,他把我们打散分组,把不同的乐器合到一起,合作非常成功。指挥说的一些话我非常感动,他说他不在乎大家的国籍,以及你在自己国家的地位、成就,观众们只在乎他们听到了什么,你的音乐给了他们怎样的感受。所以你们要把自己美好的音乐拿出来,与他们分享。”

“这样的交流意义实在太重要了,乐手之间相互交流音乐。我还特地跟那个西班牙女子乐队的吉他手聊了聊,她们玩的是纯正的、传统的弗拉门戈音乐,音色很美、很到位。她也很惊讶我们也玩同类的音乐,问我们是否跟老师学过。因为她们认为弗拉门戈必须有老师教,而且要有古典基础。弗拉门戈对吉他演奏者要求很高,力度和技巧要达到一定水平才能演奏。来自中国,既然能够用自己的想象力把维吾尔族音乐和弗拉门戈吉他技术和风格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一种新的乐风实在是让人惊讶!更重要的是它的感染力和我们西班牙弗拉门戈音乐所表达的是完全相同的。”

2013年初,克尔曼收到美国国务院《国际领导者访问项目》组邀请,以国际文化大使身份去美国进行为期21天的访问,这是被邀请的中国第一个音乐界的国际文化大使。作为国际文化大使的克尔曼,受到了美国国务院官员的接见。在访问大量美国顶级文化艺术机构的同时,通过克尔曼的指尖,也让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维吾尔族十二木卡姆与弗拉门戈相遇,又与世界拥抱。

 

墨海大学传统音乐中心 (40).jpg

墨海大学传统音乐中心


我热爱的家乡

“你的爱 穿越崇山峻岭 为我指明幸福的方向  你的爱 就像空气和阳光  日复一日宁静而安详

请让我为你  献上我的心 告诉你它永远属于你  请让我为你  献上我的歌 告诉你我多么的爱你”

——《母爱》

 

四月,北京进入最美的季节,克尔曼却无暇顾及沿街依次盛开的海棠、泡桐与丁香。克尔曼乐队作为今晚《摇滚之夜》演出的参演乐队之一,四点钟,克尔曼与乐队其他成员便陆续来到演出现场:彩排、布光、校音,虽然这只是场几百人的小型演出,成员之间配合也早已熟络默契,但“只要是演出都要做到最好,是不是”,一切准备就绪,克尔曼才放下吉他:“走,我们吃饭去。东四十条有家丸子店,老板从新疆来的,他家粉汤不错,我带你去。”

在北京工作生活多年,克尔曼如同熟悉自己的掌纹一般清楚北京的每条脉络,并沉浸在其中,找到最适合自己的生活轨道,为自己,也为每一位出入北京地铁的寻梦人创作出吉他曲《北京故事》。在胡同深处的丸子店里,清真、净手、礼让兄长、餐前“都哇”(穆斯林礼节),四位恪守着穆斯林传统的年轻维吾尔人,又为古老的京城所包容。在克尔曼离席的空当,乐队成员凯撒小声对我说:“克尔曼哥哥人特别好,对我们特别好、特别照顾。”

作为一位成功的音乐人,总有许多来自家乡的年轻人来找他寻求帮助。通常,克尔曼会向他们免费教授吉他演奏、介绍演出机会。“我更愿意帮助他们掌握一门技艺,而非直接给钱。自己养活自己、立住脚、证明自己,这才是最重要的。”出于同一缘由,来自家乡的人爱向他打听在北京生活如何,有没有受排斥?而北京的朋友则爱询问新疆如何、维吾尔族人怎样?“我在北京生活得很好,大家对我很友善,也没有遇到恶意排斥的事情。在北京发展重要的是你要学会做人,要懂得克服困难,要在你自己的事业上做出成绩来,做一个正能量的人。而新疆是一个美丽富饶、神秘诱人的地方,维吾尔族人热情友善。但是新疆到底怎样?只有你亲自去了才能体会,去看看就知道了。”

总是在不停地向人解释、解释再解释,偶尔克尔曼也会感觉疲惫。需要更多的人亲自去看、去了解、去沟通呢!与自己为北京创作的《北京故事》相对应,他用更深沉的情感为故乡创作了《新疆时间下午三点》和《母爱》两首歌曲。尽管英雄辈出的时代已逝,用音乐沉思的同时,克尔曼亦想通过音乐为民族、为国家贡献所及之力量。

“我经常感叹,我们国家有这么多民族,有这么好的音乐,这么多有才华的年轻人!我的家乡是一个丰丰富富的家乡,我热爱我的家乡!虽然近几年新疆发生多起暴力事件,在新疆、内地造成的影响也很大,我们强烈谴责这些暴恐分子及幕后操纵者。但这些暴恐分子代表不了新疆人,也代表不了全体维吾尔族人,决不能让一只老鼠搅了一锅汤。我们新疆各族人民都要齐心协力,共同打击恐怖分子,不能让他们为所欲为!个人力量虽然小,但就好像我们每个人都养猫,不多养、哪怕就养两只,那么老鼠就会无处藏身。让我们为新疆美好的明天,共同努力!”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