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
天上的菊美
2016-06-30 02:31 作者:奚明轩 鲁磊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阿爸……阿爸……”菊美多吉的小儿子曲扎一边追着吉普车奔跑,一边大声的呼唤。银幕中,菊美多吉与儿子的短暂相聚,竟成永别;银幕外,不知有多少观众在悄悄擦拭眼角的泪水。

5月18日,以西南民族大学杰出校友、四川省优秀共产党员、四川省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甘孜州道孚县瓦日乡原乡长、“最美基层干部”菊美多吉的先进事迹为蓝本创作的电影《天上的菊美》在四川上映。而两年前的5月18日,身为瓦日乡乡长菊美多吉在开两个村的村民大会、走访10多户村民后深夜返回宿舍后,因劳累过度于次日凌晨突发脑溢血去世,年仅33岁。

作为国内第一部反映藏区基层民族干部工作和生活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天上的菊美》展现了菊美多吉从充满激情的“愣头青”,到为了家乡和各族群众奉献出自己年轻生命的11年工作历程。

现实中的菊美多吉究竟是怎样一个人?沿着电影中叙述的场景,我们再一次走进雪域道孚,走近天上的菊美多吉。

 

修老百姓今生的幸福

怎么来讲述菊美多吉的人生?电影《天上的菊美》导演苗月介绍,影片主要从三个阶段展现菊美多吉的人生经历。

扎坝地区的扎拖乡是菊美多吉第一次工作的地方,也是他锻炼成长的地方。所以我们的首站就选在扎坝大峡谷。

从道孚县城鲜水镇出发,经县道雅道公路(雅江—道孚)一路向南约80公里,就到达了扎坝地区的扎拖乡。汽车沿着扎坝大峡谷一路前行,一条曲折、坎坷的土石路像长蛇一样盘踞在万山丛中,一边是悬崖峭壁,另一边是万丈深渊,汽车一摇一摆的通过,后面是一片尘土飞扬。就是这样一条艰难的公路,却是扎坝地区群众唯一的“生命线”。

在这条路上,我们注意到很多地方都插着经幡。我们的向导是在扎坝地区工作多年的老基层干部边续旺,他告诉我们,在当地,发生过事故的地方,事主就会插上经幡,一来是为逝者祈福,二来为了提醒过往车辆注意安全。短短80公里路程,我们整整用了4个小时,途中车胎扎破过两次。也就是这条路,每年都有人失去生命。

“要致富,先修路”。这是菊美多吉生前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在他生前工作过的扎拖乡、龙日乡,许多村寨至今都还传诵着菊美乡长带领群众开山修路的各种故事。可是,修路最开始却并不那么容易,除了资金缺乏,地形复杂,做通群众工作也是菊美多吉面临的最大难题。

在修建瓦日乡鲁村的通村公路时,因为涉及一户人家的土地边界占用,工程一度搁浅,村干部、乡干部多次上门做工作均不奏效。菊美多吉了解情况后,多次到这户人家走访,给他们讲修路的好处,最后竖起两根大拇指“求情下话”,对方被菊美多吉的真诚所感动,答应出让自己家的院坝地。要知道,在藏区,竖起大拇指表示屈辱的乞求,康巴汉子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竖拇指。

一次,菊美多吉的外公过世,加上他的头疼病越来越严重,乡里准他5天假,让他休息一下,在此之前他已经两个月没回过家了。可就在他走后的第三天,乡党委书记却在县农牧局看到他在给瓦日乡联系种子的事情,便责备他“太不爱惜身体”,推着他要送他回家。他火了:“还有那么多事等着我干!我躺下了,老百姓怎么办?”

菊美多吉曾经跟同事说过:“什么叫基层干部?就是把老百姓当成自己的父母兄弟,给老百姓办事跑得最快的人。”他生前脚踩祖国的土地、肩扛着百姓的天空,立志为百姓修出今生的幸福。

 

他就是一头不知疲倦的牦牛

随着工作的调动,菊美多吉来到了龙灯大草原,工作环境从大峡谷到了高海拔的牧区。这是菊美多吉人生责任最重、最忙碌、压力最大的阶段,也是他政治上的成熟期。

“他就是一头不知疲倦的牦牛!”原龙灯乡卫生院院长冯林斌谈到这个“不听话”的病人时有些激动。原来,菊美多吉在平均海拔近4000米的龙灯乡工作时,时常头疼,他就找到了冯林斌。一测血压,收缩压190,舒张压100!有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个测量值有多危险!

冯林斌几乎咆哮着说:“这么高的血压你还在这儿玩命?快到成都去就医吧!”

可此时,龙灯乡的牧民定居工程正如火如荼地开展着,乡上干部都忙得没日没夜。作为龙灯乡的当家人,他怎么离得开?最后他让冯林斌给他配了点药,血压稍微降下来,他就又投入到工作中了。

从宣讲党的政策到调解群众纠纷,从护林防火到组织群众牧耕生产,从牧民定居到村路交通……龙灯乡“当家人”的菊美多吉为落实好这一惠民政策,带着同事翻高山,跨草原,走村入户,逐户动员,被群众亲切地称为“尼瓦”(藏语,意为“亲人”)乡长。

“我热爱这片土地,甚至超过我的生命。”菊美多吉说。

 

康巴汉子,就要像雪山一样挺拔屹立

菊美多吉再次调动工作,回到了扎坝大峡谷的瓦日乡工作。

在瓦日乡,我们了解到,县上考虑到菊美多吉的身体不适宜长期在高海拔地区工作,才把他调到了海拔稍微低一点的瓦日乡。可他并没有闲下来,刚到乡上他就下户走访。当得知当地群众吃水困难,在资金紧缺的情况下,他带领乡干部和村民挖渠埋管,让瓦日乡成为道孚县第一个实现自来水全部入户的地方。而因为忙工作,他几乎没有时间回家。

直到如今,在菊美多吉家门口,还有一堆已经裂口的木料,那是他刚工作那年,家里准备建新房时买的。可13年过去了,还一直静静地堆放在那里……

“你当的是县委书记还是省委书记?你忙得连家里人都不要了?”一开始,父亲难免有些责怪,有些抱怨。菊美多吉是家里的独子,几个姐姐妹妹都已出嫁。照老父亲的话说,抬起头是天,低下头是地,儿子就是中间支撑门户的“坐家户”,就得管好这个家。

每当家人抱怨的时候,菊美就只好把自己都做了些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仔细地跟老父亲讲。慢慢地,家人也就理解他了,支持他了。父亲跟他说:“你是农民的儿子,你知道农民的苦,既然要做,就要多给老百姓办好事、办实事。”

“康巴汉子,就要像雪山一样挺拔屹立。”越是艰苦,菊美多吉就越有干劲儿。直到去世的前一天,他还进村入户,忙着宣传讲解群众工作和寺庙工作的政策,一直忙到深夜。在返回县委党校的出租屋时,因不忍心打扰已经熟睡的值班人员,他就睡在表弟的汽车后座上。

走近天上的菊美,他生前的朋友、同事、乡亲,都怀念他、为他伤心难过、为他祈福诵经:愿点点如星光般的酥油灯照亮他来生的路,愿他的来生不再短暂而忙碌。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