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关注
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推动全国区域经济协调发展

2145923_082142041_2.jpg


2014年6月底,中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三国共同申请“丝绸之路”世界文化遗产获得批准,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紧锣密鼓展开之际,申遗成功再一次把古代丝绸之路与现代丝绸之路串接起来,在历史怀想与未来憧憬中提升了人们对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关注度。


习近平总书记2013年在哈萨克斯坦提出关于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构想,获得中亚各国的高度评价与一致赞同。2013年年底,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把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写入全会公报和中央文件,反映了在未来经济社会发展进程中党中央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决心与意志。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确是新时期对外开放的重要战略,对于推动全国区域经济的协调发展具有勿庸置疑的意义与价值。


继承与超越: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新意涵与新开拓


古代丝绸之路的开拓,源于汉代。当时,针对匈奴等游牧部族的侵袭和挑战,汉武帝励精图治,调动精兵强将一再击退顽敌,致使国家的疆界向周边大大延伸,充分显示出治国安邦、文治武功之能力。为寻求合作,张骞历经千难万险出使西域,建立了中国与中亚、西亚等区域的联系通道。而后,又经过班超等人对西域路线的维护与经营,古代丝绸之路才历经数百年的繁华而不败,见证了中国与西方之间经济文化的大接触、大交流、大融合。在此期间,中国的制成品通过驿道运往西域乃至最终抵达欧洲,而西域及欧洲的商品和文化也在商旅的穿梭中被传入中国,这种大交流使得中外各方都从中广泛受益:从丝绸之路传入中国的有胡桃、核桃、葡萄、胡萝卜、胡椒、菠菜、黄瓜等等,而中国的丝绸、瓷器、铁器、银器、金器、镜子等通过丝绸之路传到西域;中国的指南针、造纸术、火药、活字印刷术、丝织技术被输往阿拉伯和基督教世界,而原产于欧洲的景泰蓝烧制技术以及南亚和阿拉伯世界的算术、天文、历法、佛教、伊斯兰教等也通过丝绸之路传入中国。

尽管后来古代丝绸之路因为道路艰险、战争频仍、中国经济中心转移、海上丝绸之路开拓等缘故而没有延续下来,但其所昭示的开放精神却在历史上留下不灭的记忆,被载入世界各国史册。1877年,地理学家李希霍芬拨去历史尘埃,筛选和发掘出“丝绸之路”这一概念,以点睛之笔定义这一饱经沧桑的古代通道,准确还原了这一商贸、合作、交流之路的人文涵义。

在跨入21世纪后的2013年,改革开放已经进入30多个年头,经济总量已经上升到第二位,中国当代领导人重新认识到“西进”的巨大经济与文化价值。在新的历史时期,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昭示着向西开放新时代的到来。

与古代丝绸之路相比,今天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尽管继承了丝绸之路开拓史中的商业、互利等基因,但也带有丰富的时代内涵:古代丝绸之路开拓存在着不可预知性,丝绸之路的开拓是探险精神的外溢与扩展,而今天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则是人类有意识、有目的的经济行为;古丝绸之路开拓时,人类对于其他国家了解的信息相当缺乏,但是在信息透明化、公开化和传播方式多样化的网络时代,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各类信息能够轻易获取;古代丝绸之路的运输方式十分单一,以肩扛马驮为主,而今天则有更加便捷、快速和多样化的交通运输方式如铁路、公路、航空、管道可以选择,保障货物运输与人员输送在较短时间往来各国;古代丝绸之路的交换方式以简陋的集市贸易为主要场所,今天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交易场所与交易方式更加多元化、国际化、现代化;古代丝绸之路的参与者主要是探险家和商人,而今天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政府、企业、个人都可以广泛参与;古代丝绸之路是在交易活动比较原始、物质交换十分有限的背景下形成的,今天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是在现代市场经济体制下物质十分丰富的情况下进行的:资本、技术、劳动力、资源都可以在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中获得到更好的价值。

在科学技术日益发达、市场化程度越来越高、国家资源动员能力不断增强的背景下,如果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各国能够形成建设合力,把政府作用与市场作用都发挥出来,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成效将无与伦比,也将会更好地惠及沿线民众,更有可能成为经济兴旺带、开放合作带、互利共赢带、守望相助带。


内动与外溢:丝绸之路经济带影响中国区域发展格局


中国的改革开放起步于沿海地区。那里有相对较好的起步基础、积极吸引外资的政策、放开放活市场和促进民营经济发展的策略以及国家赋予的诸多优惠政策,从而实现了经济繁荣,当然这也使得沿海与内地尤其与西部的差距不断扩大。从1999年开始,国家开始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积极促进西部基础设施建设与生态环境保护,改善投资环境。此后,党中央、国务院又先后实施了中部崛起、东北振兴的战略,加上沿海率先发展,构筑起完整、合理的总体区域发展战略。

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将会影响到四大区域的发展格局。沿海经济的起步与发展,与沿海对外开放密不可分,开放促发展效应改善了沿海地区的产业结构,改变了竞争生态,促进企业更好地面对国内、国际两个市场,提升了市场竞争力。今天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目标指向陆路针对欧亚大陆的开放,并把西部地区推到我国对外开放的前沿,将重塑我国区域性开放格局,首当其冲地影响到西部开放开发,使沿海地区曾经有过的开放效应在西部地区复制,进而引起中国区域发展格局的变动。

尽管沿海地区距离西部边境路途遥远,在建立一路一带中更加着力于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但沿海地区依然会在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中受益。比如,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中诸多铁路通道的建设与完善,将把西北与沿海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与京津冀地区的铁路连接在一起,使沿海制造产品能够通过大通道向西输送,并使沿海地区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重要腹地;连云港港口基础设施的完善,形成中亚地区走向东方的出海口,也对振兴沿海港口有巨大正效应;在中国与东盟个别国家出现领土争端后,沿海企业可以顺应时势变化,规避市场风险,把西部乃至中亚地区作为沿海企业产业转移的新区域,在新的区域开放空间延续企业的生命周期,并不断发掘新的市场潜力。

中部地区处在向西、向东开放的过渡区域,也处在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延伸线上,可以直接面对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目前,中部各省都积极参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论证,个别省区尝试了开通丝绸之路经济带列车,也有中部省区的领导人考察了中亚诸国的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力图建立广泛的经贸联系。这些都表明,中部各省并不愿意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缺位。

东北地区距离丝绸之路经济带主通道具有一定距离,但是,在内蒙古发掘出草原丝绸之路的概念后,东北各省尤其是吉林、黑龙江也都积极寻求对外开放新定位,寻求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接轨。吉林甚至提出打造珲春—长春—白城—阿尔山—乔巴山—欧洲铁路通道,立足于建设经蒙古、俄罗斯通往欧洲的线路,希望在国家开放新优势塑造中发现更多市场机会。

在古代丝绸之路形成和发展中,西部地区就处在对外开放的前沿地位。经历数千年风雨洗礼后随着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构想提出,西部再次被推到了对外开放前沿地位。党中央、国务院领导都十分重视发挥西部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的主力军作用。张高丽副总理提出,西北五省区是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依托。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民委主任王正伟在主政宁夏期间,就积极推动内陆开放型经济发展,在履新后也明确提出要实施内陆沿边开放型经济,促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打造少数民族经济升级版。具体到西部各省区,陕西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与桥头堡,甘肃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黄金段,青海省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基地与重要支点,宁夏提出要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支点与节点,新疆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至于西南各省,不仅重视参与长江流域经济带建设,也重视参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比如,重庆最早开通渝新欧列车并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的概念与设想,四川省强调要在建设长江经济带和丝绸之路经济带中营造主动作为、抢抓机遇的良好发展氛围。 

尽管在开放的市场经济条件下,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对各个区域的影响也不完全都是固定的、单一的,地理区位只是影响区域开放开发格局的外在条件,一个区域开放优势的发挥最终由市场决定。但是,西部尤其是西北所处的优越地理区位,使得其他地区参与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中进行的商品、要素与人员交流,都或多或少对西部产生一定的外溢效果。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将有益于西部地区的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促进西部更好地面对两种资源、两个市场;将会以开放推动西部地区的体制改革,以新体制机制塑造西部地区的新优势,推动西部地区更好更快地地实现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的改革目标,激发西部内生发展活力;将把对外开放的成果惠及企业与个人,使广大西部民众在开放中受益。西部各地理应抓住机遇,不辱使命,在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中奋勇争先,如果各个省区能够把政府作用与市场作用更好地结合起来,就有可能在市场竞争中占得先机,获取更大的收益,形成开放支撑发展的正效应,并不断累积开放的外溢效果,区域竞争优势则得以彰显和弘扬,进而不断提升其在全国竞争中的地位。 


15_1.jpg

2014年6月下旬,国务院新闻办在新疆乌鲁木齐举办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研讨会


新动力、新要求:新疆在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中可以大有作为


党中央、国务院十分重视新疆的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重视发挥新疆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的重要作用。2014年5月下旬,习近平总书记在新疆考察期间明确指出,新疆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要抓住这个历史机遇,把自身的区域性对外开放战略融入到国家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向西开放的总体布局中去。

应该说,在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起步阶段,新疆自治区党政领导高度重视,利用其优势地理区位,主动出击,积极作为,强化政府动员与规划引导,力图把地理优势、资源优势转化为开放开发的经济优势。在规划设计阶段,新疆在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的基础上,提出打造五中心、三基地、一通道的定位,争取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主动权与话语权。所谓五中心,是指区域性交通枢纽中心、区域性金融中心、区域性文化科教中心、区域性医疗服务中心;三基地强调,要依托新疆的能源资源优势,加快建设国家大型油气生产加工和储备基地、大型煤炭煤电煤化工基地、大型风电基地;一通道是指,建设国家能源资源陆上大通道。有关方面还提出,要积极承接产业转移,加快建设向西出口制造基地。由此可见,新疆在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中的争先态势。

从整体上看,中央对于新疆工作的方针政策是既重视经济发展,也更重视长治久安。从历史上看,古丝绸之路能够兴盛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中央政府的统治力量得以增强并有效地向西扩展,游牧民族顺应和顺从于中央政府的统治,汉族与游牧民族的民族关系相对和谐。相应地,古丝绸之路变得荒废的重要原因,也在于中央政府的统治力量相对收缩,汉族与游牧民族的民族关系矛盾冲突激烈,政治治理、社会治理状态不能有效地保障经济、文化交流活动进行。从当今的国内外局势看,要建设好丝绸之路经济带,也必须借鉴国内外经验,切实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新疆工作的一系列大政方针,推动民族团结、民族平等、民族融和、民族互助,创造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良好环境。

在新疆考察期间,习近平总书记还明确提出,要以社会稳定与长治久安为工作着眼点与着力点。在随后召开的中央第二次新疆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又进一步强调,要围绕社会稳定与长治久安这个总目标,坚持以法治疆、团结稳疆、长期建疆,努力建设团结和谐、繁荣富裕、文明进步、安居乐业的社会主义新疆。的确,社会稳定与长治久安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重要基础。没有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经济发展的秩序就不能得到维护,企业、居民的正常生产与生活就会受到干扰,潜在的投资者就会望而却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就不会充分发挥,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愿望就难以尽快变成现实。目前新疆总体上政局稳定、社会安定、民心思定,但极端恐怖思想也无孔不入地渗透和传播,恐怖分子的跨国活动也有所扩大,源于新疆辐射到异地的恐怖活动一度还比较猖獗,这就要求在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新形势下,更加注重采取一些立足当前、惠及长远的积极主动措施,维护新疆来之不易的安定局面。

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终究要通过一系列经济行动来实现,因而落实国家赋予新疆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责任至关重要。一是要加强口岸建设,通过铁路、公路、航空、管道等设施建设与口岸功能提升,提高新疆沿边口岸的人群、货物通行能力。二是注重发挥外贸引领作用。要更加注重加强与中亚、西亚的贸易往来以及新疆与高加索各国的贸易往来,互通有无,以外贸引导产业结构调整升级。三是更加注重各类经济技术合作区、边境经济合作区甚至跨境经济合作区的建设。通过各类园区建设,更好地集聚发展实体经济,提高新疆地产产品的市场竞争力与就业容纳能力。要更加注重引导国内外产业转移到各类专业化园区,打造一批竞争性明星园区;四是积极推动新型城镇化建设。贯彻实施国家的新型城镇化规划,提高城镇对人口的容纳能力。2013年新疆的城镇化水平只有45%左右,距离全国53.7%的平均水平还有不少差距,应该积极推动人口的城镇化尤其是户籍城镇化,进一步提高城镇的集聚能力。要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新型城镇化推进中,注重城镇群建设,提升大城市、中等城市与小城市乃至小城镇的整体资源配置效率。五是进一步深化经济体制改革。要以开放倒逼改革,通过深化改革激发活力与创造力,不断提高政府效率和改善投资环境,进一步提高新疆对国内外投资者的吸引力与凝聚力。六是实施好一批中央政府支持如兴边富民项目,更好地以经济发展惠及民生。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出版号:CN11—4606/C 京ICP备15020131号-2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9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