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专栏 > 岁月轶事
电影《唐卡》备忘录
2016-07-28 02:40 作者:牛颂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我是从电影《心跳墨脱》开始认识蒙古族电影导演哈斯朝鲁的,我知道他是一个为了电影可以玩命的人。后来通过电影《长调》,又加深了对他的认识,那就是对电影艺术的一种追求:用一个民族具有标志性的文化形式作为手段,打通艺术与人生,打通历史与现实,打通心灵与生活,打通信仰与命运⋯⋯他的这样一个特性,又表现在电影《唐卡》的创作上。和《长调》一样,《唐卡》也是一种打通。而这一次我不再只是作品完成后的观赏者,而是受邀担任了该片的总顾问之一,从剧本的通关到影片的完成、展映、研讨、推广,导演与其作品都进入了我的评价系统。其过程也使我本人也受益很多。

《唐卡》原是为西藏自治区成立60周年献礼创作的影片,但后来因为立项晚了,最终未能进入献礼片的规划。于是,西藏方面希望哈斯朝鲁再拍一部西藏题材的故事片,唐卡成为哈斯朝鲁的选题,对唐卡的深刻印象是哈斯朝鲁当年在西藏拍摄《心跳墨脱》时产生的。听到这个题材时我也有些激动,因为我曾担任过北京雍和宫藏传佛教艺术博物馆的馆长,主编过画册《唐卡瑰宝》,对唐卡的神奇瑰丽情有独钟,认为唐卡可以拍一部非常富有个性、文化含金量又很厚重的好电影。以往有些策划人想过这个题材,考虑到唐卡在国内国际认知度很高,不仅在信仰上为藏传佛教所独有,而且这种平画佛像作为艺术品的收藏热度也一直在升温,但一直没有人把这部电影的创作完成。也许因为涉及宗教题材,感觉深不见底,很多艺术家都望而却步。

编剧找到了北京师范大学的田卉群,她很感兴趣,多次去西藏体验生活,初稿几经修改,2011年8月拿到了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组织专家讨论。这个题材很难写,首先是要做到宗教性故事的非宗教表达,同时在藏族人现实生活的背景下阐述人的故事,这是电影审美的角度,也是艺术规律的要求。田卉群的剧本把握得比较好。一个将要失明的唐卡绘画大师,一个失去了双臂的天才青年嘎嘎,一个想发展传承唐卡又想创新唐卡的大师的儿子,组成了一个关于唐卡的故事。编剧和导演有一种共识,那就是以不是藏族的他者身份(编剧是汉族、导演是蒙古族),采取另一种视角和不同的取舍,更多地在叙事层面上关注故事性,关注人物命运,关注独特的人物和故事所呈现出来的价值观,让影片更具有国际性语言,能够“走出去”。

影片完成后我先看了粗剪的样片,而后完成片在2012年第二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民族电影展作了首映。直到今天,最使我感动的还是主人公嘎嘎,他是塔尔寺的青年喇嘛,是一个非职业演员,但我认为他是本片最成功的一部分。这个失去双臂的有缺陷的天才,以自己的心灵进入到唐卡的宗教绘画之中,生命与艺术的关系、画家和作品及其美学境界的关系,无不融入于叙事,升华出多重象征意味:老画师的转世(嘎嘎)不是用手用笔用颤抖,而是以整个心灵的感应来作画的;在为佛像点睛苦恼时,嘎嘎从嫂子美丽善良微笑的刹那间找到了灵感,点出“佛是觉悟的众生、众生是尚未觉悟的佛”之寓意,进而显现绘制唐卡是填补空白的艺术,同时唐卡也正是以填补生命空白的主题,把故事推向人生终极意义探寻的高度。

当然,完成这部影片,导演是更为艰难的工作。这样一个故事,能否强大到带着观众走?细节震撼、片断很美,但能否构成审美的魅力?借佛法中能感悟的理念说人生,能否感动“红尘”中的普通观众,电影镜头能不能抓得住?这些都曾是我心中的问号。这些也都是民族宗教题材电影一直未能解决好的难题。电影完成后的呈现,部分回应了我此前的担心,印证了:这部电影是文化使命还是市场票房?看来还是要坚持其独特性,不要去太多考虑市场。可见,寻求艺术电影通向市场之路,还需艰难探索。

我认为,电影《唐卡》的成功意义,在于主创艺术家在力求对“民族题材”、“宗教题材”、“固有认识”的超越上。它的创作给我们的启示是多方面的,特别重要的是“民族题材”、“宗教题材”电影都要回归现实主义创作,这种回归又一定是“升级”式的回归。当然,民族题材电影的现实主义回归,现实主义的现代化升级,不仅需要内容上的改变,也面临着电影语言系统的更新与开创。而这后一点,对于当今的民族题材电影创作,显得尤为迫切。

今天,我写下电影《唐卡》的备忘,也是为哈斯朝鲁做一个小结。因为他的下一步已经迈出,那就是由他执导的商业大片《传奇》。这部投资上亿元人民币,由陆川担任监制,国际特效团队加盟的魔幻、动作、草原传奇大片,迈出了民族题材电影走向市场的一大步。2013年11月,我和内蒙古电影集团董事长牧仁一同见证了这部影片的签约。这篇备忘录,也可成为民族题材电影一个里程碑的见证。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