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关注
我爱“彝”也爱“红”——歌剧《彝红》九人谈
2016-11-18 02:45 作者:本刊记者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摄影:闫珉20160817文艺会演-天桥艺术中心《彝红》760D-0213.jpg

四川省代表团·歌剧《彝红》剧照    闫珉/摄


民族歌剧《彝红》被认为是国内同类作品中的楷模,为中国的民族歌剧迎来了新的春天。刘伯承元帅次子、少将刘蒙说:我爱“彝”,也爱“红”,因为父亲刘伯承和小叶丹结盟的原因,他从小就对彝族文化非常了解和热爱。每看一次《彝红》,都热泪盈眶,欣赏的同时更欣慰于本剧每一次的进步。


乔佩娟(原解放军艺术学院政委、少将)


看完《彝红》我非常感动。现在可看的剧目很多,但是看后让人动心的确实不多。在长征彝海结盟80周年之际,能有一部戏将长征的这段革命历史告诉后人,我觉得这太有必要了。这部戏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从头到尾都是民族音调,很容易调动观众的情绪。我不反对借鉴,也希望在艺术上中外结合、百花齐放,但是发展中国的歌剧事业,民族的东西不能丢,因为大众熟悉的音调更能牵动人的感情。看完《彝红》,我泪流满面,为“彝海结盟”,为汉、彝各族人民的流血牺牲,为那种感情所感动。

《彝红》的风格非常新颖、好看,既是歌剧又是歌舞剧的形式,里边编排了很多彝族风格的舞蹈,整部戏的色彩很丰富,不枯燥。主要演员的演唱、表演很到位,为这部戏增色不少。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彝族诗人)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5周年,也是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彝海结盟”是中外闻名、中国共产党党史和军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也是宝贵的民族精神财富。我们应该从更高的层次来认识民族团结的重要性,对这类红色题材、革命重大事件进行提炼和创作。以彝海结盟为主题的《彝红》在剧情的递进和起承转合上很有戏剧性,在音乐上吸收了很多彝族音乐元素,在表达上采用了丰富的彝族民歌形式。希望该剧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民族歌剧精品、典范,借此让年轻一代真正了解那段历史,让红色文化传播得更广,让优秀民族歌剧走得更远。


黄奇石(原中国歌剧舞剧院副院长)


一部革命题材的歌剧让很多观众看得激动不已、热泪盈眶,很了不起。这是彝族历史上第一部民族歌剧,将来写歌剧史的人应该会给它留一个位置。主创人员非常用心,以一种开放的心态听取各方意见,不断修改,这是这部戏可以成为精品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故事的呈现上,编剧处理得很巧妙,没有正面地来写彝海结盟,而是通过写小红军天红和两位彝族青年的亲情、爱情、友情来展现这段历史。在音乐方面,这部民族音乐剧相当动听。我们不能用西洋歌剧的标准来评价,它就是彝族的一朵索玛花,是独一无二的。


摄影:闫珉20160817文艺会演-天桥艺术中心《彝红》760D-0220.jpg

四川省代表团·歌剧《彝红》剧照    闫珉/摄


任鸣(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院长)


对于一部歌剧来说,如果想要吸引观众,不仅要有现代化的表现手段,还要强调民族性。《彝红》在创作时很好地将这两者结合了起来。比如音乐,不仅有民族唱腔,也有通俗唱法,现代化的处理让观众更容易接受,产生共鸣。

这部戏的音乐无论是对唱、清唱还是三重唱都很好听,而且歌剧里的大场面、舞蹈、经典元素也全有。一部歌剧最重要的是什么?我想应该是唱段和舞美。对于民族歌剧作品,用什么来衡量它的高度?不是舞美,不是故事,而是要看它有没有一两首能够直抵人心扉的经典音乐,这才是最为核心的东西。在看《彝红》的时候,音乐和故事让我很感动,有些遗憾的是,里面的旋律没有都记住。音乐直接影响观众的感受、决定这部歌剧的高度,所以在音乐创作上希望创作者更加精益求精,在动听之余,为观众留下一两首能传唱的作品。


王祖皆(原总政歌剧团团长)


《彝红》是汉族、彝族艺术家们团结一致、倾心合作的结晶,这部戏耐看、耐听,演绎了民族团结的光辉历史,也颂扬了群众路线的伟大意义,给艺术界、歌剧界带来了一股清新之风。

从主题立意、故事呈现以及人物形象塑造方面来看,这部戏很成功。编剧把换童裙、砍门槛、吟唱等民风民俗和民间音乐表现形式融入到剧中,使这个戏具有浓郁的地域特色。此外,导演手法大气,营造了很多动人的场面。

《彝红》也是一部有特点的民族歌剧,展现了民族歌剧的魅力。我希望这部戏能边演边改,听取各方面的意见,让它越来越完美,成为真正能够留下来、传得开的中国民族歌剧的精品之作。


陈蔚(中国音乐学院声歌系教授)


《彝红》具有独一无二的艺术气质,凉山彝族文化的气息扑面而来,给观众带来极大的感染力,值得其他的剧种和剧目学习。

这部戏的舞美、灯光、服化、表演等舞台呈现都非常完整,导演的二度创作手段丰富,舞台布景的变化、灯光的配合、场面的调度,每个环节都处理得非常合理得当。

这部戏的意义非常重大,它并没有说教的痕迹,相反,编剧将红色传奇故事与彝族文化结合,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惊喜,故事好看、生动,革命精神也得到很好地呈现。整体来说,这是一部成功的民族歌剧,但还有一些环节可以处理得更好。比如,这部戏稍显长了些,暗场也略多,希望可以优化一下,让戏更流畅。


张卓娅(原总政歌舞团作曲家)


《彝红》的成功首先要归功于剧本好。编剧将故事放在红军长征的大背景下,着重表现了三位主角的爱情、友情、民族情,不仅塑造了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还展现了地域特色和民族文化,值得提倡。

对于一部歌剧来说,可听性强至关重要。这部戏的音乐旋律很好听,对地方民族音乐的应用恰到好处,流畅、抒情、大气,不是为了写歌剧而写,而是为了塑造人物、抒发感情而作。

在音响设计上,我提一个歌剧普遍存在的问题——使用晚会音响,而不是真正的歌剧音响。音响控制得好的话,能够烘托感情、推动剧情发展。《彝红》在音响方面已经做得不错了,但是个别章节如吟唱者部分音响过大,给人一种失真的感觉。“十年磨一戏”是歌剧创作的规律,很多戏经过打磨,才看得出来是块金子。我衷心希望《彝红》继续打磨下去,因为它值得。


摄影:闫珉20160817文艺会演-天桥艺术中心《彝红》760D-0108.jpg

四川省代表团·歌剧《彝红》剧照    闫珉/摄


尹晓东(中国儿童艺术剧院院长)


《彝红》的故事曲折动人,这是歌剧剧本创作中最难的。它的文本构思巧妙,有思想深度,充满戏剧性。

歌剧不可避免地要谈到音乐,从《彝红》中,大家能够感受到作曲家的追求。歌剧充分挖掘了民族音乐的语汇,在旋律创作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包括对彝族音调的充分运用。不仅有好的音乐,这部戏的演唱也相当精彩,每一个演员都特别出色。创排这部戏的凉山州歌舞团经过几十年的艺术积累,有一批出色的演员和编创人员,正是他们保证了这部戏的舞台呈现。


王道诚(中国音乐剧协会副会长、秘书长)


《彝红》最打动我的,是它的当代价值和历史意义。在今天这个浮躁的社会,《彝红》里的《索玛花朵》、《枪声划过我的身体》唱响了美丽的中国梦,民族团结之花永开不败,革命的旗帜永远飘扬。这部戏采取了“万绿丛中一点红”的手法,巧妙的戏剧结构、动人的故事情节、鲜活生动的人物形象设置为作曲、舞美、服化等提供了足够的创作空间。严格来说,这部戏是罗密欧与朱丽叶式的浪漫爱情悲剧,但它又贯穿在红军长征这一重大事件之中,编剧的这种构思值得称赞。

敢于牺牲、勇于开创,我们今天尤其需要这种精神。《彝红》就是在引领我们进行这样的精神传承。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