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关注
《祖传秘方》外的秘方
陈国峰 2016-11-18 06:19

祖传秘方.jpg

辽宁省代表团·话剧《祖传秘方》剧照


《祖传秘方》有别于一般抗战剧的优胜之处,就在于它是一曲张扬刚烈血性的英雄颂歌,也是一副抗敌救国的秘方,更是一部激励中华民族精神的悲壮史诗!


大约10余年前,著名艺术理论家孙浩先生跟我讲他构思的一个戏,是抗战时期老沈阳北市场的故事,我听了大受震撼。2014年,这个故事写成了剧本《祖传秘方》,由辽宁人民艺术剧院排演,导演是著名表演艺术家宋国锋先生。该剧在沈阳中华剧场隆重首演,独具匠心的舞美设计,大气恢弘而又简练,既突出了本剧凝重肃穆悲壮的主题色调,又凸显了浓郁的关东地域风情,既切合老沈阳的时代色彩,又为表演提供了充分的环境空间与支点。演员荟萃了辽宁人民艺术剧院的老中青三代演员同台飙戏,别生意趣。

《祖传秘方》讲的是这样一个故事:正德堂是老沈阳赫赫有名的药店和诊所,掌柜卜振堂早年以武功闻名,因为比武失败,信守诺言,自断一腿,成了瘸子后退出关东武林,专心经营正德堂。正德堂是老字号,有祖传秘方,红伤药即是一绝,祖传的断骨接续术也是一绝。当卜振堂正打算和相恋多年的评剧艺人筱月仙成婚时,“九一八”事变爆发,日本关东军侵占沈阳。30万东北军不战而退,这是巨大的国耻,东北民间的抗日武装彼伏此起。其中有一股抗日武装,首领绰号邵嘿儿喽,率队袭击了东塔机场,引起巨大轰动。邵嘿儿喽在战斗中负伤,前来正德堂求治,卜振堂蓦然发现这个抗日英雄就是当年跟自己比武、使他断腿受辱的冤家对头。从这个悬念开始,继而引出了日寇谋夺正德堂祖传秘方的核心事件,剧情一波三折,直到最后为保护祖传秘方,主要人物和日寇、内奸同归于尽,壮烈殉国。

简要复述本剧的故事,是为了与近年屡遭诟病的抗日神剧做一个对比。本剧以相应的史实为依托(比如袭击日寇东塔机场),以严谨的创作态度,注重在人物的戏剧关系上做文章,注重人物的个性塑造和心理挖掘,而不是为吸引观众而猎奇、为情节曲折而胡编乱造。中国是一个泱泱大国,拥有五千年文明,何以被日本肆意欺凌、甚而有亡国之危?中国一向自诩礼仪之邦,高标道德,何以有数倍于敌的汉奸为虎作伥、助纣为虐?严格地说,如果不涉及这些问题、不思考这些问题,就不能从更高的文化视角加以内省,抗战剧无论多么宏大悲壮,在主题层面上依然不免流于肤浅。而《祖传秘方》在这方面,作了一个较好的回答。

首先,本剧的情节和很多抗战剧不同,它不以和日寇的周旋对抗为主要内容,而是从两个比武的旧冤家相见开始,以大敌当前、化解恩怨为驱力,引向内奸附敌、谋夺祖传秘方的核心事件。抗日还是重大的内容,但是它已从前台弱化为一种背景,亲族内部的敌我冲突上升为情节主线。这意味着编剧关注的重点,乃是亲痛仇快的汉奸现象。当然,如果仅仅如此,这并不新鲜,但这无疑是一种重要的主题倾移——汉奸现象,其实包含着异常重大的主题内涵,值得我们严肃思考。简要言之,这是民族归属和国家认同的重大问题。

从这个角度看,《祖传秘方》不但极力弘扬民族的血性烈胆,它在情节的张扬表象后面,还有更深的主题内涵。要看清这个问题,我们又得先从剧中的一个特殊人物说起。

这个特殊的人物,就是那小辫。

那小辫是本剧中个性与外在形象鲜亮突出的人物。他是贵族出身的遗老,老沈阳满族人的精神领袖。从清朝被推翻到故事发生的1931年,整整20年里,他坚决不肯顺应时代发展而剪掉辫子,更自愿为老汗王(努尔哈赤)守灵。显然,这是一个冥顽不灵的人物,沉溺在愚妄的旧梦之中,脑后那根细小的辫子,晃动出他固执的个性和陈腐的精神,可谓与时代格格不入。从一般剧作的角度来看,这个人物的设置似乎也大有问题。看似他并没有对剧情的发展变化产生任何实际性推动作用,比如那小辫配合卜振堂处死内奸的戏,那小辫的督促似乎显得多余,没有那小辫出面说那句“壮士断腕”的话,武功高强的卜振堂也一定会按照剧情的内在逻辑和人物的性格,选择处死内奸侄子,一掌一脚足矣;至于卜振堂和筱月仙的婚礼,也不必非得那小辫主持,甚至没有任何人来主持,那场婚礼照样可以铺排得感天动地——  这样一看,那小辫不但是个超级落伍的人物,也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物了。

如果仅仅这样观照那小辫,那么,我们对于本剧题旨的认识,就极可能流于肤浅——对本剧而言,那小辫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调色人物,更不是一个脸谱化的存在,他是深化本剧主题意涵的必要人物。

这需要我们换个角度来分析他。

那小辫不剪辫子,坚持为老汗王守灵,站在辛亥革命(亦即民主共和政治)的立场来看,当然可以批评他的顽固愚妄。但是如果换一个角度看,他的这些特征,恰恰具有重要的符号学意蕴:辫子是大清王朝最为鲜明的政治标志和文化符号。尽管它最初是靠“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铁血暴力来推行的,尽管孙中山在革命之初提出过“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过激口号,然而一个最为重要的事实是,在清朝统治的260多年间,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以蓄辫而表示了对清朝统治的服从与国家认同。特别是朝廷以对汉文化的普遍认同和广泛应用、尤以康熙大帝倡导的“满汉一家”的国策为标志,等于宣布了一个多民族的统一国家的政治存在、文化存在、地理存在。

以明末清初的著名学者黄宗羲为例,他在明亡后,曾参与抗清斗争。但是到了晚年,他发自内心地认同了康熙大帝的圣明统治,自愿在私信中使用了康熙年号。换言之,当清王朝以“中华帝国”的名义确立政治威权和文化归属时,也就等于所有蓄辫者都明确了“中华帝国”的国家认同。因此,那小辫的不剪辫子和为老汗王守灵(努尔哈赤是大清帝国的开创者),就不仅仅是顽固地沉溺于前朝旧梦,也是对于“中华帝国”的政治认同、文化皈依以及情感寄托。如果这是在辛亥革命时期,或者是在今天,则那小辫的顽固无疑是彻底的反动,但在日寇入侵的特殊时代背景下,那小辫的顽固,反而具有了一种特殊的文化学和民族学意义。

那小辫是前清贵族,但他对满洲国的不屑,表明他的前朝旧梦是复兴中华帝国,他体认的是中华民族——这在日寇入侵、汉奸蜂起的时代,无疑具有崇高的意义。那小辫这一角色虽然不无滑稽,但是也足够悲壮与神圣。统一的国家信仰和中华民族认同,是我们抵御外侮、复兴国家时最为重要的政治意识、文化意识和民族意识。日寇以及所有的帝国主义、军国主义,无不著力于瓦解我们的这种国家信仰和民族认同,无不盼望我们出现民族分裂。从这个意义来说,那小辫对于本剧的主题深化,无疑具有特殊的价值。那小辫细瘦的形体里,蕴藏着坚强的意志;他半颠半狂的言行中,闪烁着晶莹的信仰灵光;他的顽固另类,别有一种值得我们细细品咂的精神意境。

《祖传秘方》在主题维度上的开掘,不止于此。

从题材类型上说,本剧也属于抗敌护宝的类型。这一类型最容易流俗的写法,就是双方要拼死争夺一个神奇的宝物。如果《祖传秘方》在最后的高潮戏里,止步于主人公不惜壮烈牺牲保护神奇的宝物,就可以毫不客气地说,本剧仍然属于境界平庸的通俗类型剧。道理很简单:就抗日背景而言,在单位面积和人口相等的对比上,日本政治体制的有效性、国民综合素质、军队作战能力和军事装备等级以及经济实力和科技实力等诸多方面,均远远超越当时的中国。当时的日本要征服中国,他们需要达到的目的是让中国国家分裂、遍地汉奸、信仰混乱、军队溃散以及丧失土地资源、矿产资源和人力资源,而不是其它的秘方。

幻想依靠一个神奇的宝物可以救国,这是典型的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本剧虽然名为“祖传秘方”,戏剧冲突也几乎围绕“祖传秘方”而生发,但编剧和导演并没有渲染它可以救国的神异,而是把“祖传秘方”升华到了一个更高更深的文化层次上——它不再是一个具体的秘方奇宝,而是一种文化意识的象征、民族精神的象征、人格意志的象征。当时,数千日军就能轻易攻占沈阳,30万东北军不战而退,沈阳兵工厂落于敌手,还有什么祖传秘方可以救国?还有什么祖传秘方抵得过当时中国第一大兵工厂的价值?面对强敌入侵、国家内乱、积贫积弱的现实,唯一的法宝是唤醒民众、强化中华民族意识、张扬同敌人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舍此则无以救国。

(作者为辽宁省艺术研究所专家)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出版号:CN11—4606/C 京ICP备15020131号-2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9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