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关注
此情地久天长——评新编藏戏《六弦情缘》
刘才华 2016-11-18 06:37

西藏自治区藏戏《六弦情缘》剧照 摄影张爱东 (7).JPG

西藏自治区代表团·藏戏《六弦情缘》剧照    张爱东/摄


汤显祖在《牡丹亭》题词中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这几句话道出了真情的难能可贵,非常适用于新编藏戏《六弦情缘》。因为这出戏的戏核就是一个“情”字。是什么让农奴白珍与少爷朗杰冲破世俗的阻碍结合?是什么让即将天各一方的二人为彼此许下承诺?是什么让二人辗转半个世纪之后还在寻觅彼此?这一切的一切,皆因一个“情”字。

为情而起,以情而终。《六弦情缘》的故事并不复杂,少女白珍跟随六弦琴艺人的父亲前去朵雄庄园支艺差,不料山高路远、道阻且长,又兼狂风暴雪,疾病缠身的父亲在差役老爷的毒打下终于支撑不住,死在雪地之中。白珍孤苦无依,只能顶替父亲去庄园支艺差。来至庄园,恰逢老爷大宴宾客,白珍当着众人弹唱六弦琴,技压群芳。众人被白珍的琴技深深折服,少爷朗杰更是对她一见倾心。此后,白珍和朗杰假借学六弦琴之名偷偷约会,以琴传情。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两人恋情很快被老爷发现,棒打鸳鸯,一对情侣被活生生分开……

半个世纪后,两人都已是垂暮老人,却双双放不下心中的真情:一个终生未娶,一个终生未嫁,终于等到了重逢的那一天。这其中包含了多少苦楚……现实中,戏的创作者们从原著小说《琴弦上的魂》到《朵雄的春天》再到《六弦情缘》,数年时间里几易其稿,不断推翻、重塑、打破再重塑,最终使得这出戏上演。观众无不为剧中男女主人公的故事所深深感动。

常有人说戏曲创作是带着镣铐的舞蹈,又要唱念做舞,同时也要讲好故事。很多人说戏曲里面没有人物,我们讲一人一事,我们讲起承转合,但给人物发展的空间似乎小了。《六弦情缘》里的女主人公白珍,善良甚至有些逆来顺受,对拆散了她和朗杰的老爷不恨,对于命运的不公不怨,一生只钟情于两件事情,那便是对六弦琴的痴迷和对朗杰平措的情。她为情苦苦等待,不怨不恨,善良到底。这一人物形象的看似不变其实是万变。我们不妨从另一个维度来想,这是女性的一种坚韧,“韧”在字意上解释为柔软而结实,受外力作用不易折断。这不是恰恰在说我们女主人公吗?白珍的变化与成长是在内心的,是一种韧性,是在苦难中的坚守,是百折而不挠,这难道不是一种成长吗?因为这份真情,对待毁灭了她幸福的人她没有去仇恨,这何尝不是内心的成长呢?罗伯特·麦基说,人物真相只能通过两难选择来表现。我们戏曲中讲究两难,白珍身上的两难没有在一个戏剧场面内集中爆发,没有那么强烈的表现,甚至从观者的角度来说并没有两难,没有纠结之处。看起来白珍似乎毫无选择,但实际上波涛暗涌。其实白珍可以有很多选择,但每一个选择之于白珍都是两难,每一个选择都曾在白珍心中痛苦地挣扎,只是这两难没有在舞台上集中表现,而是进行了暗化处理。无论她内心多么痛苦、彷徨,她最终还是做出了选择。

“君当做磐石,妾当做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这是《汉乐府》中对爱情最美好坚定的向往,刘兰芝和焦仲卿没有做到。半个世纪过去了,对于有的人来说,往事如烟,而对于有的人,往事并不如烟。少女白珍变成了老妇白珍,她仍然谨记与少爷的承诺。两个垂暮老人重逢并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创作者们给了观众一个美好的结局——  一往情深世间不是没有,只要等待,终归会有。就像戏中的主题歌所唱“思悠悠,恨悠悠,待到归时方使休。”

传统藏戏中多善良女子形象,如云卓拉姆、卓瓦桑姆、朗萨雯波等等,主人公被奸人陷害,受尽磨难,最后多因天神下凡、菩萨相助得到解救,因果轮回,或多或少带有些神话色彩。观众容易被这些女性所感动,对她们表现出怜悯之心。怜悯是对主人公遭遇的叹息,用俯瞰的姿势看剧中人物,但不能引发观众的共情之心,是一种不对等的关系。戏剧题材多种多样,《六弦情缘》最能抓住观众、引起共鸣的当属一个“情”字。古典名著中小姐与穷书生相恋,《六弦情缘》中少爷与农奴相恋,多么遥远的相似性,却能引发人的同感。我们于是知道,这世上唯有“情”一字,上通古今,千秋纵横。

藏戏有着悠久的历史,传承下了很多经典的程式化动作,这些传统在《六弦情缘》中得到继续发展。让现代戏更赋予戏曲的意味,是很多创作者一直研究的议题。《六弦情缘》将传统藏戏动作巧妙融合,化用其中,既有传统特色又颇具现代风情。本剧中的老两口角色就是从传统中而来,在传统藏戏中老两口起着剧情介绍的作用:他们为观众构造出另一时空,不仅是串场人,还在这个时空中跳进跳出,嬉笑怒骂,随故事情境的发展而发展;他们与剧中人物隔空对话,为白珍不公的命运叹息。说书人本是内地戏曲中惯用的手法,但如果把说书人的角色贸然加入藏戏中,民族特色肯定会大打折扣,剧种的独特性也无法凸显。老两口的介入不仅保存了藏戏的特色,更让古老的藏戏赋予现代气息。

藏戏地处雪域高原,素来慷慨激昂,唱腔高亢明亮,曲调富于情致。在《六弦情缘》中不仅有慷慨激昂的音乐,还有柔情似水的曲调。音乐中融合了西洋音乐和传统民歌元素,特别是剧中的主题歌曲,原是西藏脍炙人口的一首民歌,作曲别具匠心用童声的方式演绎,那种纯净、空灵的声音,不仅让人马上感受到雪域的氛围,也透出了主人公白珍的纯洁善良,藏族人的纯真温厚。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出版号:CN11—4606/C 京ICP备15020131号-2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9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