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关注
又见老友粉
许鑫 2016-12-05 05:54

“来三碗老友粉!”

在广西南宁中山路上的舒记老友粉店内,人头攒动。我好不容易找到几个位置,招呼一起来的朋友先坐,一个人走到取粉处,慢慢等待属于我的这一碗久违的老友粉。

那是2008年的岁末,当时的我,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职场新人。在参加庆祝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中央采访团的活动中,幸得当地高人指点,来到这家舒记老友粉店里,生平第一次品尝了这被称为“老友粉”的食物。说是品尝,当年的我,像极了猪八戒吃人参果那样囫囵吞枣般几口吃完。只是在喝完最后一口汤的时候,那极致酸爽辣的淋漓畅快之后,才感觉些许惆怅。也许年轻人在面对喜爱的东西时,都有相似的感觉:太想拥有,太急于拥有,拥有过后,反而失落。

这是我第一次与老友粉的亲密接触。从此,我的味蕾牢牢地记住了它的味道。在之后的近一个月里,我走进八桂大地的城市乡村,采访组稿。老友粉也慢慢物化为我对整个广西的抽象化记忆。此后,每当有人提起有关老友粉的信息,我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广西,想起这片诗意化的栖息地,这片热情洋溢的人间乐土。就像是后来的鸡豆粉之于云南、酸汤鱼之于贵州、手抓肉之于内蒙古一样……那些令人难以忘怀的美好风物,往往都寄托了我们的情感,成为我们对那片土地最深沉的爱。

又是岁末,又是南宁,又是舒记老友粉。如今的我,却已不是当初那个懵懂无知、只是一味贪吃的女孩。此时,面对那即将出炉的老友粉,我并不着急,而是在一边静静欣赏厨师的烹制过程。

酸笋、豆豉、姜丝、牛肉粒、小辣椒等材料放入油锅炝炒,之后加高汤煮开后,放入湿河粉,捞散后加葱花。一碗老友粉从放料到完成不过5分钟,而对于我来说,却恍若隔世。记得在赖声川的舞台剧《暗恋桃花源》里,云南人江滨柳与失散40余年的初恋情人云之凡在台北重遇,彼此打量着,良久良久,终于开了口:“原来,你也在这里。”那种情感,或许与我又见老友粉时的心境相似吧。

端着满满一瓷碗老友粉的我,不再像初尝时那样急不可待地吞入肚中。每一口,我吃的都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就错过了被记忆埋藏许久的味道。细细地品味,那曾经熟悉的TASTE(味道),原来真的是层次丰富、回味无穷的。那年在舒记老友粉店里,因为着急吃粉被烫得嗷嗷直叫的小记者,如今已经长大了。岁月教会她如何放慢脚步,去细细品味,进而思索、沉淀,最后珍惜、满足。与老友粉的重遇,似乎是遇见时光那头的另一个自己。

时间的意义尤为重要。当你看见一棵参天大树的时候,你无法想像,当它还是一棵小树苗的时候要经历多少次的虫蛀、干旱、暴风雨、山洪爆发、泥石流,最后才能长成今天的模样。没有经历它的成长,你无法体会到生命的伟大。

回到北京,编辑部的同事们纷纷忙着年终总结。我看见新来的年轻记者,深入民族地区基层采访撰写的满怀感情的文字;我看见资深的老编辑、老记者依旧兢兢业业,除了完成本职工作外,更手把手地教年轻人采访写作的技巧和经验;我看见我们的中坚力量是如何承上启下,肩负起开创杂志未来的重任;我看见我们的刊物,如何在时代的大潮中紧跟形势,不断开拓创新,不断自我完善。我知道,亲爱的你,也在看着我们,看着我们这群人的成长,看着我们杂志的成长。

据说老友粉名字的由来有一个典故:上个世纪30年代, 一位老翁经常光顾周记茶馆喝茶,有几天因感冒没有去,周记老板十分挂念,便精心煮了一碗麻辣酸爽的热汤粉,送与这位老友吃。老翁食后发了一身大汗,感冒也好了,事后他感激不尽,书赠“老友常临”的牌匾送给周老板。

“老友常临”,说的不就是你吗?一直关注着我们杂志的你,就像是那一碗老友粉,时隔多年,沉淀出一种被时光打磨过的馥郁芬芳。

我常常觉得那些在我们生命中出现的带有标志性意义的人或者物件,像一根根细长柔韧的丝线,把生命的散漫和虚无精心织补了起来,淡去了时光带来的残酷,也无意间承载起了更为宽泛的人类的悲悯和爱。就像在南宁的那一碗老友粉,见证着我由青涩无知走向而立之年。那一碗红红热热的老友粉,犹如镜花水月般,既映射着存在,也安抚了枉然。

又是一年即将过去,但愿你和我们一样,在这逝去的一年里,都有收获。

再见!老友粉。

明年见!我亲爱的读者们。

 

许鑫

2013年11月28日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出版号:CN11—4606/C 京ICP备15020131号-2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9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