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关注
习仲勋情系少数民族(下篇)
2016-12-05 06:04

与十世班禅的深厚情谊

在西藏和平解放的过程中,习仲勋与十世班禅相识,并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在以后近40年的交往中,他们肝胆相照,友谊历久弥坚。

20世纪60年代初期,习仲勋等因支持十世班禅《七万言书》的意见遭到批判。1962年9月召开的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严厉批评李维汉一味迁就十世班禅和喜饶嘉措等人,妥协退让,不抓阶级斗争,搞投降主义;批评习仲勋在《七万言书》问题上采取迁就、放任的态度。李维汉、习仲勋、十世班禅和喜饶嘉措因此受到批判、审查。1964年9月,西藏自治区筹委会第七次扩大会议对十世班禅再次进行批判,年底解除了他一切职务。“文化大革命”中,习仲勋和十世班禅都受到红卫兵的揪斗,被长期审查,直到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他们的错案才得以彻底平反。老友重逢,感慨万端。十世班禅对习仲勋说,我的《七万言书》把你连累了,真是对不起。习仲勋说,这都是“左”倾错误的恶果,不是谁连累谁的问题,我们都受到了锻炼和考验,增长了见识,党对你是了解信任的。

1982年3月11日,已经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十世班禅,致信习仲勋并转胡耀邦,希望在适当的时候去西藏和甘肃、四川、云南的一些藏区视察。

5月26日,习仲勋与乌兰夫、杨静仁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约见十世班禅。一见面,习仲勋高兴地说,我们认识31年了,过去是好朋友,中间经过“文化大革命”,现在我们既是朋友,又是同志,今天谈话可以随便一点,畅快一些。十世班禅非常高兴,感谢几位领导的关心和爱护。

习仲勋传达了中央对十世班禅去西藏的决定。他对十世班禅说:“几天前中央郑重研究了你去西藏的问题,决定你今年可以去西藏。”他还推心置腹地说:你是双重身份,在思想上要把副委员长放在第一位,宗教领袖放在第二位。一言一行要从国家领导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宗教活动不是不可以搞,但不宜多,多了会影响当地群众的生产和生活;要尊重地方党委及地方政府,尊重地方党政领导同志。对“文化大革命”中的问题“宜粗不宜细”。要正确对待下面的同志,要团结起来向前看,不要翻历史旧账,对反对过你的人,要特别注意团结。达赖要搞大藏族自治区,在西藏安了不少钉子,在国外又搞了不少名堂。你这次去可以了解点情况,多做些工作,宣传民族大团结,宣传走社会主义道路,宣传祖国统一。既然回西藏,能去的地方都可以去。

十世班禅感谢中央批准他去西藏,感谢十一届三中全会使他获得了第二次政治生命,表示相信党中央,愿意在藏区发挥一些特殊作用。

为了安排好十世班禅在西藏的行程,5月31日,习仲勋与乌兰夫在北京专门约谈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阴法唐,就十世班禅回西藏事宜作出安排。习仲勋说,中央同意班禅今年去西藏。班禅同达赖有原则的区别,是两个完全不同而在西藏都有影响的人物。达赖叛国,现在还要搞什么大藏区。班禅一贯爱国,拥护党,热爱社会主义祖国。小平同志对班禅有明确肯定的评价。班禅回去,西藏自治区要热情、诚恳、礼貌,体现政策,各方面工作都要做好,帮助班禅解决好视察工作中的一些具体问题。

习仲勋关注着十世班禅回藏的情况,连新华社关于十世班禅回藏的报道稿也要亲自审阅,并作出批示。

1986年2月,十世班禅准备去西藏拉萨参加“传召”活动。2月5日下午,习仲勋约请十世班禅到中央统战部,就“传召”的有关问题与十世班禅交谈。习仲勋对“传召”活动考虑得很仔细,关切地说,这次你去拉萨主持祈祷大法会,这台戏你是主角,搞好搞不好,要看你了。这个法会20年没搞了,今年开始恢复,意义很大。搞好了,对外影响更大。你去之前,要做好充分准备,把问题考虑周到些,对每件事的处理要尽量慎重点,安排妥当,时间短一点,规模小一点,尽量不要发生问题,通过这次活动扩大政治影响。习仲勋特别叮嘱说,大师千万要记住,你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处理任何事情,都要考虑可能产生的政治影响。并关照说,西藏情况很复杂,你要注意安全,确保不出事。

1989年1月28日凌晨,十世班禅在西藏扎什伦布寺主持第五世至第九世班禅合葬灵塔祀殿——班禅东陵扎什南捷开光典礼后,因操劳过度,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英年早逝,终年51岁。噩耗传来,习仲勋十分震惊和悲痛。就在不久前十世班禅五十寿辰时,习仲勋还为之作“知天命之年”的祝贺,祝愿他为祖国为民族作出更辉煌的贡献。然而未料此次赴藏竟成不归。习仲勋痛心疾首地说,这个损失真是难以弥补啊!

2月20日,习仲勋在《人民日报》著文,深切悼念十世班禅。文章深情地写道:

40年来,我和大师建立了深厚的友情。就在这次他去西藏主持班禅东陵扎什南捷开光典礼前,还在百忙中来向我告别并献了哈达。出门要告别,回来要谈心,这是他长期同我交往的一个老习惯了。我了解他的性格,热情高,爱激动,工作起来控制不住自己。我对他说,这个季节西藏缺氧严重,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性急,要劳逸结合。他说,这件事办完遂了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死了也瞑目。我说,佛不要你走,马克思也不要你走。谁知大师一走,竟成永诀。我捧着他临行前赠我的洁白的哈达,遥望西天,悲恸万分。

班禅大师生前一再说,他从幼年起就热爱共产党,对党怀有深厚的感情。他说,没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就没有今天的西藏。从我同他长期的交往中,深深感到,他的这种感情是非常诚挚的,他一生的实践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班禅大师作为藏民族的优秀代表和藏传佛教的杰出领袖,始终把藏民族的命运和前途同祖国的命运和前途联系在一起,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联系在一起。从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取得胜利的前夜到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各个历史时期,班禅大师都竭诚地拥护中国共产党在许多重大问题上的正确主张。

班禅大师作为我们党的忠诚朋友,突出地表现在能主动地向党提出中肯的意见、建议乃至尖锐的批评。他刚直、豪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一点我颇为了解,而且认为甚为难得。我总感到,能交上这样的诤友可谓幸事。由于有这样的了解,所以我对他也是以心换心,坦诚相见的。 

 

以至诚之心交友

习仲勋和乌兰夫有很深的交往,认为他是少数民族领导干部中的马克思主义者,在工作中经常听取他的意见。乌兰夫虽然年长些,但很尊重习仲勋,很赞赏他的领导水平和人格魅力。1961年春节前夕,还在内蒙古工作的乌兰夫特别邀请习仲勋夫妇和其他人到呼和浩特欢度春节,共叙友谊,探讨党的统一战线和民族宗教工作。习仲勋认为乌兰夫在内蒙古工作很有成绩,说内蒙古自治区是我国第一个自治区,开创了内蒙古历史的新纪元,对解决民族问题树立了良好的范例。在实施民族区域自治,大力培养民族干部,全面贯彻党的民族政策、宗教政策、统一战线政策,建立和发展新型民族关系等方面,创造了宝贵的经验。习仲勋还直言不讳地提出建议,要坚决贯彻执行党的统一战线政策,搞五湖四海,不管是本地干部还是外来干部,不管是汉族干部,还是少数民族干部,不管是地方干部还是军队干部,都要加强团结。乌兰夫对习仲勋提出的意见和诚挚希望,完全赞成,认为符合内蒙古的实际情况。他俩经常一起研讨统战工作,为祖国的统一战线和民族宗教工作做出了贡献,也加深了友谊。

习仲勋与喜饶嘉措是老朋友。喜饶嘉措是青海宗教界的民主人士,在藏区有很高的声望。解放后,曾任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常委,全国佛教协会会长以及青海省政府副主席、副省长,西北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等职,由于工作关系,与习仲勋来往较多。他在工作中一遇到困难和问题,就找习仲勋商量、请教。习仲勋总是耐心地听取他的意见和想法,给他出主意,帮助解决困难。1956年前后,喜饶嘉措多次率团出国访问,因名额限制,他的秘书不能随行,便产生了一些看法。习仲勋得知后,耐心地做解释工作。对喜饶嘉措说,我们既然相信你,也就相信你的秘书,要不然也不会让他给你当秘书的。又对喜饶嘉措的秘书说,这次你没出国,下次可以去,我们相信你。由于他细致的工作,使喜饶嘉措和秘书都消除了思想疑虑,心情舒畅地投入工作。

习仲勋就是这样做民主人士、民族宗教界人士工作的,真正做到了“以至诚之心交友” 。他曾说,身居领导岗位的共产党员,要有大海一样的胸怀和宽宏民主的风度,虚心听取各种意见,尤其是不同意见。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因此受到党内外干部的尊重和爱戴。

内蒙古地区是全国解放最早的地区之一,1947年5月1日建立内蒙古自治区。这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第一个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省级地区,是党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的胜利,为全面实施这一基本政策创造了宝贵经验,之后相继成立了新疆、宁夏、广西、西藏自治区。1987年是内蒙古自治区成立40年,举行了一系列庆祝活动。这不仅是内蒙古各族人民的节日,也是全国各族人民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理所当然地受到中央的高度重视。

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决定派高规格的中央代表团参加庆祝内蒙古自治区成立40周年的庆典活动。代表团由乌兰夫任团长,习仲勋为副团长。7月29日,中央代表团乘火车到达内蒙古自治区首府呼和浩特市,受到了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曙光、政府主席布赫、人大常委会主任巴图巴根和各族人民的热烈欢迎。当日,代表团听取了关于庆祝活动安排的汇报。习仲勋特别叮嘱自治区负责同志,盛暑高温,要特别注意防火、防汛,确保安全;庆祝活动安排要从简,不要过多地让中小学生参加迎送活动。

(在内蒙古自治区期间)习仲勋强调指出,《民族区域自治法》是国家的一项基本法律。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就是让少数民族真正当家做主,使自治机关真正行使自治权利,充分调动人民群众和自治地方的积极性。而培养民族干部是实施《民族区域自治法》一个重要方面,在坚持干部“四化”的前提下,既要注意培养少数民族党政管理干部,又要注意培养多学科、多层次的专业技术人才,以适应经济文化事业日益发展的需要。

习仲勋特别强调了民族团结问题:不论是搞建设还是搞改革,必须有一个社会安定、民族团结的环境。内蒙古是蒙古族的聚居地区,又是多民族地区。维护祖国统一,加强民族团结,是顺利进行四化建设,实行各民族共同发展繁荣,做好一切工作的前提和保证。内蒙古各族人民热爱祖国、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具有坚持统一、反对分裂的光荣传统。过去所取得的一切胜利,都是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结果。我们的未来事业,更需要各族人民团结奋斗,共同努力。在新的历史时期,我们要不断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新型民族关系,进一步加强各族人民的团结。要在各族干部和群众中,经常地、深入地进行马克思主义民族观、民族政策、民族团结的教育,进行热爱社会主义祖国、维护祖国统一的教育。要大力表彰为民族团结进步做出贡献的先进集体和个人,认真总结和传播他们的先进事迹和经验。要实事求是、慎重合理地处理民族关系方面的问题,坚持教育和疏导的方法,及时消除一切不利于民族团结的消极因素,努力形成一种友爱、信任、民主、和谐的环境和气氛,充分调动各族人民建设内蒙古的积极性。

习仲勋对民族自治政策的深刻阐发和对民族地区工作的真知灼见,至今仍有现实指导意义。在内蒙古活动期间,习仲勋发挥了重要作用,他的言行始终围绕民族团结的主题,体现了一个党的统一战线工作领导者对民族问题的深邃认识和高超的领导艺术。

——摘自《习仲勋传》,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