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关注
怀念敬爱的父亲洛布桑
乌兰 2016-12-05 06:39

2013年5月9日,天气突变,狂风呼啸、气温骤降,阿爸静静地走了。

这一天成了我们一家人永远心痛的日子。

送走了阿爸,一家人万分悲痛,无尽的思念时时萦绕在心头。

父母家客厅的西墙上,阿爸在镜框里微笑地凝望家里,好像在对我们说:“我好好的,别担心。”“好好的”,这是阿爸的常用语。以前每当我们往家里打电话时,总能听到阿爸说:“我们都好好的”……

我印象中的阿爸首先是个责任心非常强的人,无论对待工作,还是对待家人、同事或朋友,他始终都是尽全力履行自己的职责,争取做得更好。

阿爸突出的特点可以概括为:办事认真,坚持原则;善于学习,勤于思考;尊重知识,爱惜人才;心地善良,为人谦和;乐观豁达,淡薄名利;生活简朴,廉洁奉公。

阿爸这些特点的形成,我想与他天生的禀赋和后天的修养有着直接的关系。

1925年11月5日,阿爸出生于内蒙古哲里木盟科尔沁左翼中旗哈尔虎村一户孛儿只斤氏蒙古人家庭。阿爸长期使用的名字是洛布桑,小时候的全名是洛布桑西拉布,汉语姓名为包文儒。出生时,家境殷实,祖父是有知识的人,不仅会蒙古文,还说得一口流利的汉语,又掌握一定的医学知识,能给人和牲畜治病,还曾任努图克达助理(相当于副区长)等职务。祖母也是大家闺秀,一生精心抚育子女,操持家务。

祖父、祖母共生育了八个子女,阿爸是长子,下面有四个弟弟,还有一个姐姐和两个妹妹,遗憾的是三个女孩子都先后夭折了。由于少年时家道中落,母亲又去世得早,作为长子的阿爸较早感觉到了生活的艰难,自觉承担起了家庭责任。

阿爸先后被送入地方私塾和公办小学学习,既学习蒙古文、汉文等传统私塾课程,也学习算术、音乐、美术、体育等近现代小学课程。阿爸天资聪颖,且勤奋好学,不仅各门功课学得好,而且字也写得漂亮,五年级时曾获得科左中旗书画竞赛的银奖。1942年至1945年,阿爸在王爷庙(今内蒙古自治区乌兰浩特市)育成学院学习,该校是一所普通中学与专科中学相结合的中等学校。1945年8月,苏联红军出兵中国东北地区,王爷庙等地解放,阿爸和同学们被苏联红军编成临时民警队,帮助苏联红军维持市区治安,从此走上革命道路。

参加工作后,阿爸曾先后在内蒙古人民革命党东蒙党务学院、北京新闻学校学习,又在工作中不断提高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锻炼培养了业务和领导工作能力。此后,阿爸的工作单位换过几处,主要经历是在内蒙古日报社、内蒙古党委“毛选”翻译委员会、内蒙古蒙古语文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中央民族语文翻译局、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度过的。

阿爸和额吉(母亲)共有三个子女,即哥哥、妹妹和我,我们都出生于上个世纪50年代,后来哥哥长期在外地工作生活,妹妹和我在北京工作生活。最初,我们一家住在内蒙古日报社大院,1961年外祖父从内蒙古人民出版社退休后,也搬来和我们同住,祖孙三代一家六口其乐融融。阿爸生性平和,是个慈祥的父亲,他对我们的教育很少生硬的说教,更多的是潜移默化的影响。爷爷后来住在乡下三叔的家里,那边的生活比较困难,阿爸和额吉定期给爷爷和三叔家寄钱和东西(衣物或食品等)。其他亲戚或同事、朋友们生活上有困难,阿爸和额吉也常出手相助。这些都让我们无形中懂得了尊老爱幼、关心他人疾苦的道理,也逐渐明白了作为子女和晚辈应该尽到的责任和义务。

阿爸和额吉曾长期做文字工作,姥爷也是文化人,一家人因此养成了爱读书的习惯。上个世纪60年代前半期阿爸因翻译“毛选”在北京民族出版社工作,休假回呼和浩特时常常给我们买些书来,大多是科普读物。阿爸要求我们不要死板地学习,还应多看有益的课外读物,以扩大知识面。他有时出题让我们回答,问的多是一些科普读物上的内容或一般生活常识。哥哥从小喜欢自己动手做些小东西,阿爸一向都很支持,他小学五年级时独立做成了一个半导体收音机,听到里面传出清晰的声音时阿爸特别高兴。晚年的阿爸也依然爱读书,除了每天的报纸外,近些年来他系统地读了一些有关历史方面的书,包括蒙古史、中国史、世界史。阿爸还时常练书法,蒙文字、汉字都写,左手也能写得很熟练。

1975年,已在中学工作了两年的我想继续求学,决定第一志愿报考内蒙古大学中文系蒙古语言文学专业。阿爸和额吉听了非常高兴,马上找出资料帮我复习、准备,还在家里举行模拟考试,他们二人当考官。他们最担心的是口试,因为那时我的口语比较差。好在考试只设笔试,我答得很顺利,如愿地被录取了。入学后,阿爸告诫我原来学的英语不要丢,将来一定有用。临毕业的学期,课已不多,我常去期刊阅览室读英文版的《北京周报》,一次被给我们上过古代蒙古史课的亦邻真先生看见,过来询问了我一些情况。毕业时公布分配结果,我的接收单位是本校蒙古史研究所。蒙古史课是我最爱听的一门课程,但毕业后能直接进专门的研究单位搞研究,却是我不曾敢想的,谁知阿爸的一句叮嘱成全了我,使我抓住了机会,此后英文也在我的研究工作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文革”中妹妹不幸得了重病,阿爸和额吉出“牛棚”后尽一切可能带她四处求医。一次,为了买药方中缺的几味药,阿爸一早骑着自行车到呼和浩特东郊的农村去找。午后下起了大雨,一家人都替阿爸担心,天擦黑时他才回来。阿爸说一上午跑了两个村子,什么也没买到,中午顾不上吃饭,又往另一个村子赶,途中遇上大雨,赶紧躲进路边的瓜棚避雨,好心的瓜农给了他几个香瓜充饥,他才有力气骑回家来。正是在阿爸和额吉不懈的努力下,妹妹的病情终于有了明显的好转。当年阿爸浑身湿透回到家中的情形,永远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文革”中阿爸、额吉,还有姥爷都受到了冲击,姥爷不久就去世了,阿爸和额吉相继被关进了“牛棚”,留下我们兄妹三人艰难度日,我真实地感受到了人间的冷暖。后来我谈到那段岁月时,阿爸总是宽慰我们,劝我们心胸不要太狭窄,应当设身处地地从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要我们不计前嫌,学会原谅人、团结人。阿爸自己也是这么做的。

阿爸比较注意锻炼身体,年轻时因患过胸膜炎、胃肠道炎症等疾病,他深知强健体魄的重要性,五十多岁都每天坚持长跑,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转为长走、散步,持之以恒。阿爸生活起居很规律,一般天气好的情况下,每天都出去走一趟。直到去世前,生活上基本自理,只要自己能做的,就坚持自己动手。阿爸晚年说他锻炼身体不光是为了自己,而更多考虑的是家人,减轻老伴和子女的负担。当我们已步入中年,阿爸经常提醒我们注意健康,工作再忙也不要忽视锻炼身体,还教给我们一些他自编的简单易做的健身操。

阿爸是个凡事都非常认真的人,尤其是为别人办的事情,他总是认认真真去做,无论结果如何,都要及时给人一个交代。阿爸热爱工作,即使是在离休后也总想着能为国家、社会做些力所能及的有益的事情,他尽力了。

阿爸和额吉生活俭朴,反对铺张浪费,随着年龄的增长,平日里吃饭越发简单、清淡,穿着也很朴素,还时常抱怨我们给买的衣服多了,乱花钱。老俩口很早就明确告诉我们:不许为他们办什么结婚纪念活动,不搞寿辰纪念什么的。近些年来,我们开始在家里为阿爸和额吉过生日,但形式十分简单,只是家人在一起吃顿饭,不同之处就是在家常饭菜外增加了蛋糕、手把肉、蒙古包子而已。

阿爸生活中很多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不可能在此一一详述,然而对阿爸的思念之情将会伴随我们的人生。和阿爸在一起的日子,也是他留给我们最大的精神遗产。

敬爱的好阿爸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洛布桑同志为国家民委原副主任)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出版号:CN11—4606/C 京ICP备15020131号-2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9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