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关注
英语之痛
黎曦 2016-12-05 07:16

英语热在中国“盛行”了30年,将国人从狂热逼到焦虑。最近终于传来各地高考改革从英语入手的好消息,可我在同一时间得到的却是一个坏消息。

“我学不会,我好想回家”、“数学化学再难,我努力能赶上。但是我怕英语,我永远也不想学了。”刚刚考上山东某大学的侄子前几天在QQ上给我发来的一则留言,让我的心一下子揪紧了,继而一种难以言说的悲哀涌上我的心头。难道,我的老家——一个只有几百号人的壮族小村子也被英语诅咒了?或者,它在以这种方式对外来文化和文明作最后的抗议?

我这样说,是有原因的。侄子的这句话和几年前从北京某重点大学退学回乡的小钱在北京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如出一辙。小钱是壮族,我的同乡,邻居大婶的儿子,是继上世纪80年代初,我成为我们村历史上第一个大学生之后的第二个大学生。来北京上学时,他才18岁,第一件事情就是兴冲冲找我这个老家唯一在北京工作的姑姑。小钱喜欢写散文表达自己的情感和理想,群发给帮助和关心他的人。他考上名校,我为他骄傲,曾带同事采访他,希望他的励志故事能让少数民族考生出更多的高考状元。命运似乎早有预见,这篇采访文章最终未能成文发表。现在想来,文章幸好没有发表,这样无形中减少了一份对他的间接伤害。

在小钱之前,我们老家邻村还有一个曾经考上清华大学的壮族学生,因英语基础差,学业跟不上,大学二年级时被迫转学。小钱的结局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无学可转,办完退学手续,自尊心极强的他连跟同室和班主任老师打招呼的勇气都没有,就告辞了。此后,所有在北京与他结识的人都失去了他的消息。很久很久之后,我收到他给我发来的一条短信:“感谢您的帮助,将来我攒钱了,一定会还给你的。”我回复他:“我不需要你还钱,你好好生活就好了。”我不敢再说任何激励他的空话,更不敢提大学的梦想。其实,他如果重新考一次,选择一所普通的大学,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是我不敢触及他敏感受伤的心,大学这个字眼,英语这门学科,可能已经成为他的心里阴影。要走出阴影,需要时间,需要力量。再后来,小钱永远消失在我的生活中,没有人能告诉我他去了哪里,我也打听不到他的下落。到现在我都无法想象文弱的他能去打什么样的工?每每想到那个让多少学子向往的学府竟然会成为他一生中的噩梦,我就难以抑制内心的伤感。

小钱当年是县里的理科高考状元,高考分数远远超过他的同学。他的勤奋刻苦,一直是村里人交口称赞的楷模。小钱父亲早逝,家境贫寒,姐姐嫁人,哥哥因为家里穷,盖不起房子,娶不到媳妇。小钱的学费全靠贷款和一只眼睛有疾患的母亲种菜卖菜换取。母亲希望儿子将来能够改变一家人的境遇,每天天刚亮,就挑着菜去市场卖。小钱没有辜负母亲的希望,他高考成绩优异,顺利来到北京。带着大学毕业后在北京工作、买房、将母亲接来享福的梦想,入学后的小钱,一度充满阳光。除了学习,学校照顾他每周在图书馆勤工俭学。初上大学的他还是很快乐的,几乎每周末都给我发短信讲述他的计划。而我每个月都会给他的卡打去500元生活费,为他减轻负担,并承诺会一直无偿支持他到大学毕业。在我看来,他念完大学不仅是他的事,更是我们村所有乡亲的大事。想想看,一个离县城几公里的壮族小村子,一个数百年来一直用壮语汉语双语生活的小地方出这样一个大学生,是多么稀罕的事!村里的孩子壮语和汉语一样好,但自从英语进入后,90后出生的孩子又增加了一门新语言的学习。在很长的时间里,村里没有人考上大学。其中,对于英语学习的恐惧和吃力,是最重要的原因。村里的孩子不像县城孩子那样有条件去上补习班,也没有条件接触英语环境,即使他们能学到的一点点英语,往往都是用汉语拼音注音的英语,应付着念到初中,英语成绩将他们最后的一点自信彻底击垮,他们中的很多孩子就很难再继续考上高中。小钱、我的侄子这样的孩子,算是村里出类拔萃的了。小钱一直是全校学习成绩最好的学生,我的侄子在班上总分成绩也名列前茅,得过很多次省级州级数学化学竞赛奖。可是,他们坚持到了高中,通过高考进入大学这道门槛,对于英语学习的困难和畏惧却将他们的梦想就此斩断,最美好的梦想,在他们最爱做梦的年龄破灭了。

我曾经也怕英语,好在我上大学的上世纪80年代初,大学对英语学习还不像现在这样全民狂热。而且民族大学对外语的要求不是统一的,而是按照成绩来分快中慢班,各地来的少数民族考生的考试成绩在各自学习的内容上都能通过。尽管这样,我对英语学习的恐惧一直没断。幸运的是,大三时英语是选修课,我几乎不加思考就痛快地将英语“休”了。告别英语,却不能彻底放下。人生的考试无处不在,明明我在做汉文杂志,接触的都是少数民族文化,应用英语的机会微乎其微,却因为中级职称高级职称考试都必须要考外语,我无奈地继续学习英语,但始终不能进入那种语境。大学毕业10多年后的高级职称外语考试,出于恐惧,我用仅仅学了几年的日语代替学了20多年的英语,轻松通过。看来,英语给我带来的不是学习的难度,更多的是心理的畏惧。

当然,我不能因此指责英语。毕竟有很多能将英语学得非常好的学生。但我看到他们付出的代价和时间精力已经远远超过了对母语学习的程度。对于少数民族学生来说,英语学习障碍让他们失去的不仅仅是对本民族母语的自信,还有对汉语的自信。

在给侄子的大学班主任的电话中,我了解到,像小钱和我侄子这样的情况,并不在少数。这些学生中的大部分都是来自边远民族地区。他们克服了很多困难,好不容易考上大学,却因基础差出现各种问题,有的甚至导致少数民族学生出现心理问题。很多大学虽然都在努力解决这类问题,但目前还没有更好的办法。电话里,我表达了希望学校能够采取特殊措施,帮助来自边疆少数民族学子挑战自我、度过学习难关的愿望。我唯一的愿望就是与小钱是邻居、校友的侄子,不要重蹈他师哥的覆辙,人生毕竟还有很多条路可以选择。

小钱如今不知漂泊何处?我总是想起他腼腆的笑容,还有无论走到哪里都背着书包的身影。每当想起来,心里便一阵发酸。老家人说再没见过他回家,连他那辛苦一辈子、曾经因为儿子是高考状元而无比荣耀自豪的母亲,他因为这场变故,无颜回到住了一辈子的老屋,而投奔了嫁到他乡的女儿。如果我有机会见到这位大婶,我一定会告诉她,人生其实没有什么状元,您不必为您的儿子感到难过。他能够身心健康,自食其力,就是最好的。我们的国家富强了,英语的学习或许就不会显得那么重要了。这一天,应该快了。 (责编 许鑫)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出版号:CN11—4606/C 京ICP备15020131号-2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9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