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关注
山谷中飘出奇异迷人的音乐——四川省雷波县彝族民歌一瞥
蔡辉杰 蔡鸥 丁取正 2016-12-05 07:25

四川雷波彝族民歌是彝族人民在生产劳动和日常生活中创造和使用的口头音乐,具有口头性、集体性、流传变异性等特点,内容丰富、题材广泛、语言生动,富有浓厚的生活气息。雷波民歌优美动听,在大小凉山乃至整个西南地区都占有一席之地。近年来,伴着旅游业的快速发展,雷波民歌也飘扬过海,传遍五洲四海。2006年10月,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授予雷波“中国彝族民歌之乡”的称号。

开口唱歌,一唱百和,回旋婉转;逢年过节,男女追随、轻歌曼舞、舞姿回旋;出门行走,上山打柴、放牧,婚丧嫁娶等各种仪式即要说诗、唱歌……彝族人民善于用诗、歌表情达意,自我娱乐,也善用诗、歌总结自己的民族历史和生活经验。雷波彝族有“宁可三日不吃饭,不可一日不唱歌”的习惯。一位专家评价说:“雷波彝族民歌有其特别的色彩,就像在山谷中忽然出现的奇异迷人音乐”,民间也口传:“要听民歌到雷波”。

在雷波的民歌中,有着彝族姑娘的优美歌声、彝族小伙子高吭的歌喉和扣人心弦的月琴歌、催人泪下的二胡歌、尖锐动听的卡西都而(口晗竹笛)笛子歌,以及纯正而谐和的口弦歌等。其民歌一般比较押韵、讲究节拍曲调,既可以在高山峡谷引吭高歌,也可以一个人浅吟低唱,即兴抒发自己的感受,易于流传,脍炙人口。

同社会发展一样,雷波彝族民歌经历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的洗礼。很多民歌都是以阶级社会为背景,揭露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的罪恶与黑暗,生动描述受压迫、被剥削的劳动人民的痛苦生活和反抗,以及对美好生活的憧憬。随着历史发展,雷波民歌的风格和特色也发生了很大变化:语言和词汇有了新的变化,许多旧的观念和词语在不断消失,如像“苦歌”那样凄怆的民歌当今已难以找到。

情歌是表达男女之间的爱慕歌,一般在山坡上没有人时放声高歌,是彝族青年男女最爱唱的歌曲。雷波彝族情歌大胆、泼辣、热情,充分表现了彝族青年男女对婚姻、美好生活、理想的热烈追求。如情歌《阿惹妞》表现男女间真挚、热烈、纯真的感情,又如哭嫁歌《阿依勒勒》表达女儿向父母倾诉自己的依依不舍之情。

雷波的彝族民间歌手,主要由毕摩、苏尼和有一定文化知识、喜欢民间演唱的出色代表组成。毕摩演唱多为祭祀歌,根据具体祭祀仪式的不同将其文献《经书》分为斋经、作祭经、指路经、祭祖经、鬼神经、祝福经、诅咒经、百解经、谱牒经、教育经等,其内容包括历史、人文地理、礼俗、医学、战事、生产、传说、婚丧嫁娶等。改革开放以来,雷波彝族毕摩多次被邀参加省、州、县旅游和毕摩艺术节演唱表演,他们优美的歌喉、古朴久远的原生态法艺获得广大观众的好评。

上个世纪50年代以来,雷波县涌现出许多有才华的彝族民间演唱歌手,他们有出色的歌喉且熟悉本民族民歌的表现形式和大众生活。如沙马乌芝,雷波县上田坝人,自幼喜欢唱歌和弹月琴,颇有名气。她先后收集、整理、创作的月琴独奏曲达40多首,其中《雷波调》、《甘洛调》、《越西调》、《春天的姑娘》、《春回彝寨的花开》等流传海内外。1988年,沙马乌芝被评为国家一级演员,同年被国家文化部命名为“优秀月琴演奏家”称号。在她的影响下,雷波月琴后起之秀有勒格子批、丁德华、阿都戈尔、普指拉伯、吉克合火、吉纳什巫等。

曲比阿乌,雷波县马颈子人,从幼爱唱歌、跳舞,自1982年调入中央民族歌舞团任独唱演员至今,国家一级演员。其演唱歌曲《情深谊长》、《我的家乡美》、《月琴弹起来》、《锦绣中华》、《请你跟我一起来》等深受广大听众喜爱,并曾多次出访欧美等国及港、澳、台地区,被评为全国“德艺双馨”演员和“民族团结先进个人”。

女高音独唱演员吉木喜尔于1997年荣获全国广播文艺金奖,1998年,又获四川广播新歌演唱金奖,第三届四川省少数民族文艺汇演专业组演唱一等奖。吉木喜尔的歌喉成了彝族青年演员中的佼佼者。此外,雷波彝族歌手还有卢夫门、安鲁体等。

近年来,雷波在打造“中国彝族民歌之乡”、开展原声态演唱活动中,帕哈的阿约觉几和瓦岗地区巴姑乡的约古日博、马黑林英等,是目前最具有代表性的基层农村男女歌手。他们土生土长在农村彝家山寨,以山为歌、以地为歌。由彝族歌手约古日博和马黑林英共同演唱的《阿惹妞》,在2004年第四届《中国·凉山彝族国际火把节》民歌、民乐大赛中获银奖。 (责编 牛志男)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出版号:CN11—4606/C 京ICP备15020131号-2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9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