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关注
报京侗寨三月三
潘年英 2016-12-07 02:15

农历三月三日,听说镇远的报京侗寨要过三月三节,我和老万便决定相约前往。我们从寨头出发,经岑松,然后翻越几十匹大坡来到一处视野开阔的高山之巅,远远看见对面山脚下有一大片寨子,木楼瓦檐,古树环抱。老万说,那就是报京侗寨。

我内心立即掠过一阵惊喜,也顿生无限感慨——30年前,当我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不久,还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年轻小伙的时候,就获得了前来报京采风的机会。记得当时是跟一大群民族学家和民俗学家一起来的,时间正是农历的三月三。那一次,我们在报京呆了差不多有一个礼拜的时间,采访了上百个当地人,获得了许许多多关于报京侗族来源的第一手资料。而后又过了好些年,也就是到了上个世纪的80年代末,我又再次获得机缘来到报京。这一回我是为了完成一个叫《镇远县情》的国家级课题而前来报京做社会调查的,一呆就是近一个多月……一晃,20多年时间又过去了,时光如电,人也不堪岁月的磨洗,许多东西都已经有了巨大的变迁,我不知道如今的报变成什么样子了?

还好,当我和老万从报京后山走下来,到达半坡俯瞰报京那一片灰黑色的屋檐的时候,我看到的报京与20多年前甚至30多年前的报京还真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一切都仿佛时光重现。

我们漫步下山,进入村寨,先在村头那几棵古榔榆树下欣赏一下寨子的容颜。树还是那几棵树,风景依旧,但新增了一个寨门,看来也是为了旅游开发才搞起来的。

进入寨中,我凭记忆很快找到位于寨子中间的芦笙坪,已经有不少外地来的摄影爱好者们在那里恭候着了,但节日的庆典仪式还远没有开始,我就和老万去串寨子——我发现,整个村寨的房屋建筑都还保持着20多年前的样子,基本没有什么大的改变。后来我和老万来到报京乡政府,见到了一位年轻的乡党委书记,我问他报京的传统建筑是不是有意保留的?他说是的,政府为了保护报京的传统文化,特别出台了相关的政策,不允许当地居民擅自修建破坏整体环境的建筑。他还说,现在的报京,已经不是报京人的报京了,因为“报京三月三”在2005年被贵州省政府公布为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2007年又被推荐为第二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实际上,报京已经属于全世界共同的文化遗产。

看得出,镇远地方政府在如何保护好报京这一极具地方特点和民族特色的文化方面,是有所思考的,也是有相应的保护措施的。但我却没有因此而感到特别的欣慰。因为在我看来,如果一个地方的文化仅仅得到了一种形式上的保护,而没有真正激发起这种文化自身的活力的话,这种保护本身也是没有价值和意义的。

这天,阳光灿烂,我和老万不停穿梭于现实与想象的时空中,试图找寻深藏于表象背后的民族文化的密码,然而似乎收获不多。我试图打听和联系几位曾经在这里工作过的老友,但都没有下落。

中午时分,由地方政府组织的游行仪式开始了。当人们穿着民族盛装,排着长队从山顶上的乡政府沿着公路敲锣打鼓浩浩荡荡走下山坡,走到寨中的芦笙坪的时候,我内心涌起过一阵莫名的激动——不管怎样,这种文化到底还是得到了有效的保护,尽管已经不如二十多年前那么充满活力,那么传统,那么民间,但文化的脉络还在,这就仍可令人感到欣慰。

下午的“讨葱讨蒜”、“下田抓鱼”和“情歌对唱”等民俗仪式的表演,虽然显得比较粗略,但还是让外地的游客们大饱了眼福。而且,我亲眼看到,中央电视台也来人做现场的录制了,更有不少来自全国各地的摄影爱好者们云集至此,施展自己的武艺,交流各自的心得。看来,“报京三月三”作为一个文化品牌,的确是高楼打鼓,响名在外了。

但是,他们不知道,真正的高潮要到第二天才到来——第二天,当外地的客人风流云散之后,当摄影家们都收拾起“武器”打道回府的时候,来自隔壁邻县的三穗寨头的苗族歌舞队才自发地前来跟镇远报京的乡亲们一起歌舞狂欢,共庆节日。他们的联谊和狂欢终于让我大开眼界,叹为观止,同时也让我深深体会和感受到了一种来自民间的巨大力量,明白这才是民族文化永不衰竭的真正奥秘。我无法用语言文字来描述和形容那种美丽壮观的场面和激动人心的情景,但我亲历的这段民间文化大联欢的历程,却像一幅永不褪色的图画,永远印在我的脑海里,终生难忘。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出版号:CN11—4606/C 京ICP备15020131号-2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9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