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关注
巴基斯坦行纪
铁木尔 2016-12-07 02:29

巴基斯坦是南亚重要的国家之一,由于领土、宗教等矛盾,在地缘政治上与印度是宿敌。多次的印巴冲突,曾使南亚战云密布,搅动整个世界。但常被人们忽略的是,这两个国家有着太多相同的渊源。追溯历史,他们都曾沦为英殖民的印度领地。巴基斯坦也有着自己的特点,这里曾是印度文明重要的发源地,也是历史上多种文明交汇的十字路口。今天作为伊斯兰教国家的巴基斯坦,它的神秘与美丽也毫不逊色,花园城市拉合尔、首都伊斯兰堡、古城塔克西拉都会让人流连忘返。

 

花园之城——拉合尔

拉合尔是巴基斯坦最富裕的省份旁遮普的省会,拥有2000年历史,公元630年玄奘大师造访过这里。拉合尔也曾是巴境内多个王朝时期的都城,它被巴基斯坦人尊为文化和艺术之都,还被誉为“巴基斯坦的灵魂”。

拉合尔在历史上素有“花园城市”的美称, 距印巴边境仅30公里,是一个战略要地。在第二次印巴战争期间,曾发生著名的拉合尔保卫战,然而战略之城并没有掩盖它的美丽,巴基斯坦人认为要是没有去过拉合尔就等于白活了。仅拉合尔古堡里精美的建筑就达21座,古堡外的名胜也不胜枚举。

拉合尔堡原为1021年伽色尼王朝时期的一个土堡,1526年莫卧儿帝国的阿克巴大帝迁都至此,为加强防御,拆土堡重建了一座红砂岩的军事堡垒,与德里红堡和阿格拉红堡极为类似,城堡大门多达14个,其中朝东德里方向的城门称为德里门,恰与德里红堡朝西的拉合尔门遥相呼应,也反映了它们深厚的历史渊源。

这座本已有悠久历史的城堡,在阿克巴之后又被历代统治者不断重修扩建。开启了白色大理石时代的沙贾汗大帝,在历史的不经意间,把一些重要的城门和建筑风格与颜色随了他的意志。城堡里最富盛名的杰作,正是沙贾汗大帝为他的爱妃泰姬玛哈尔所建的镜宫。宫内墙壁皆用白色软玉砌成。拱形穹顶上镶着无数宝石和玻璃镜片,夜里烛光照映,五光十色,璀璨如繁星满天。据说这镜宫也是沙贾汗取悦喜欢星空美景爱妻而建的,只可惜天妒红颜,在它完工之前泰姬玛哈尔已魂归征途。

莫卧儿帝国的历代统治者有不断迁都和建设园林城市的习惯,这大概源于他们作为游牧民族后裔逐水草而居的天性。当然,爱好文艺的秉性是他们不可否认的传统。当你徜徉于这世界历史文化遗产之中,面对残存的苑囿花圃和楼台殿宇,可以畅想往昔帝王们在此处理军国大事的严肃和欣赏阆苑美景的怡情。

当帝国崩溃,这些辉煌的建筑也不断易主,除了自然的风雨洗礼,还免不了一次次的兵火之灾。也许只有那些尚存的精雕细镂的门窗和繁缛考究的装饰,还曾记得隐藏在斑驳历史里的人与事。

这是一双白色大理石雕成的仿真手像,它的原型主人是锡克帝国王后金丹,这个有着迷人美貌和非凡气质的女人,也曾作为帝国的摄政王成为拉合尔宫的主人。透过她离奇的人生,几乎可以看见南亚近代史的缩影。

莫卧儿帝国晚期,在地方总督割据称雄又面临波斯帝国打击的局面下,中央权威早已名存实亡。也正如马克思所言:“正在大家混战的时候,不列颠人闯了进来,所有的人都被征服了”。然而,历史可以这样大手笔的书写,但具体的进程却是相当的惨烈。在沦为殖民地之前,南亚统治者和人民虽没有像帝国强盛时期那样有效阻挡西方葡萄牙、荷兰等殖民者的渗透入侵,但也从没有坐以待毙,也进行了激烈的抵抗。这其中,占据南亚西北地区的锡克帝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足足阻挡了英属东印度公司40余年的殖民步伐。锡克帝国的创立者正是金丹王后的丈夫——旁遮普的雄狮兰吉特·辛格大君,这个因幼年患天花而左眼失明的天才,12岁继承酋长,16岁力排众议率军击败阿富汗入侵者,后来又一鼓作气征战四方,开辟了南亚西北部广袤的领土,建立了皈依锡克教的帝国。如若不是被英国殖民者打断,也难说他可能像莫卧儿帝国那样一统南亚。毫无疑问,扩张主义盛行的英殖民者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但运用现代军事技术的锡克铁军几乎又是他们的噩梦。但兰吉特·辛格咽气不久,锡克帝国王室上演了令人惊惧的内讧,长子继位后不久,其孙联络党羽发动政变篡权,囚其父而后杀之。其孙不久又被谋杀,兰吉特·辛格的另一个儿子被新的政治派别推上王位,遂又被其宠臣杀死。短短几年间首领走马灯似的换了几个,强势的帝国败相已露。这时,并不为兰吉特·辛格宠爱并险些殉葬于锡克教义(因为正在育婴而免)的最年轻妻子金丹历经磨练,开始登上了帝国末日的政治舞台,其年仅九岁的儿子杜丽普·辛格继承王位,金丹王后成了摄政王。

大权在握的金丹王后上台便面对的是内忧外患的局面,内部是权臣的尾大不掉,外部是英殖民者的虎视眈眈。但像男人一样坚毅的她顶住了压力,以强硬的手腕管理内政,对英殖民者也针锋相对,遭到了权臣和英国殖民者的嫉恨。为了帝国安全和自己的权威,她为应对英国殖民者的挑衅发动了战争。

今天,我们依然可以在拉合尔博物馆的《为自由而斗争》展室,看到当时英勇士兵可歌可泣的战斗场面。但由于英国重金收买的叛徒泄露了他们的作战策略,他们重创英军后自我损失更大。在后来的谈判中,锡克帝国王室被其最大的权臣古拉柏·辛格出卖。古拉柏·辛格后成为英殖民者的走狗,曾吞并查莫地区建国。他在中英鸦片战争期间,入侵西藏藩属达拉克和西藏阿里地区,造成今天所谓的中印边界问题。崛起于兰吉特·辛格大君时代的狡诈弄臣和贪婪的英殖民者,终于葬送了显赫一时的锡克帝国霸业。年幼的末代王——杜丽普辛格被英殖民者改造收养,王后也被软禁在拉合尔宫里与儿子隔绝。聪慧的金丹王后向往自由,后来秘密逃脱。英式教育下的杜丽普·辛格王公“乐不思蜀”,向英国女王献上了世界最古老的曾辗转于南亚、中亚等帝国的钻石“光明之山”,这颗带有“谁拥有它,谁就拥有整个世界;谁拥有它,谁就得承受它所带来的灾难”魔咒并被威尔基科林斯的小说《月亮宝石》声名远播的古老钻石,最终成为英王冠上最耀眼的光芒,如今依然在伦敦塔里向世人炫耀。

巴德夏希清真寺是与拉合尔古堡对门而居的另一处世界文化遗产。巴德夏希是波斯语乃“国王”之意,所以该寺又称“皇家清真寺”。它是由莫卧儿帝国第六世皇帝——奥朗则布于1673年至1674年主持兴建的,占地面积三万平方米,基本上沿用了融合多种文化的莫卧儿建筑风格。寺院地势较高,外观宏伟壮丽,整个建筑分为拱门、广场、礼拜殿三部分。进入寺院内,便可看见一个南北长160米、东西宽159米的方形大理石广场,据称可容纳五万人同时礼拜。广场西侧有三个巨大的银色圆顶的大殿,在阳光辉映下很是夺目。

在锡克帝国时代,皈依锡克教的兰吉特·辛格大君为表示对穆斯林怀柔,还曾在此礼拜,并把锡克教堂建在附近。英国殖民者到此后,该寺遭到很大破坏,1856年被穆斯林收回,1961年巴政府进行了大规模的修葺。据说寺内珍藏有先知穆罕默德的披风、法蒂玛的手帕及阿里手抄的《古兰经》珍本等珍贵文物,因此,每天都有很多虔诚的穆斯林前来礼拜。

从沉重的近代殖民史迈向现代国家,巴基斯坦和印度一样也历经磨难,甚至付出了更多的代价。在立国道路上,巴基斯坦国父真纳功勋卓著。穆斯林在南亚虽然曾是上层统治阶级,但在人口总体上是少数派,远不及印度教派。本已有的宗教矛盾加上英国分而治之的策略,使南亚的印度教徒和穆斯林教徒冰火不容。虽然真纳一度受到历史争议,但他曾是倡导与印度教派结成统一战线的先驱,据最近公开的档案显示他也是印巴一同建国的坚定支持者。但迫于以印度教派为主的国大党的压力,他开始领导穆斯林团体及联盟独立建国。1940年3月23日,真纳领导穆斯林联盟在拉合尔召开全国会议,通过了建立巴基斯坦的决议。在付出了难民潮、宗教纷争等代价后,现代意义的巴基斯坦国家建立起来。1967年,为纪念真纳在拉合尔的建国决议,巴基斯坦政府在拉合尔建造了著名的独立纪念塔。该塔高59米,巨大的五角星式的塔基蕴含着伊斯兰教义,塔座上白色的莲花,意喻纯洁、发展,四周镌刻着记录历史的文字。塔身外部有九根镶嵌着大理石的方形立柱,它们围成的一个圆体直通塔顶。内部是圆形的墙壁,设有两层台阶和电梯,可以凭此登顶,鸟瞰拉合尔美丽的全貌。

 

年轻的都城——伊斯兰堡

相对于花园城市拉合尔,伊斯兰堡更多的展现出它现代化的气息。这个年轻的都城大有万红丛中的一抹绿的新颜,它虽不能代表历史,但于那些自然美景和现代装束下,依然有着强大的象征,费萨尔清真寺就是显赫的一例。

费萨尔清真寺是巴基斯坦乃至南亚地区最大的清真寺,同时也是世界第六大清真寺。它坐落在伊斯兰堡西部的巴基斯坦国际伊斯兰大学旁,依山而建,宏伟壮观,庄严肃穆,是巴基斯坦清真之国的重要象征。该寺在建筑风格上是一次现代和传统的大胆融合。它把传统的穹顶变为立体感的多边形,远远望去,就像一顶白色的大帐篷。旁边的四个宣礼塔,高达88米。整个建筑的总面积近19万平方米,大厅和广场可同时容纳十余万人同时祈祷。

更与传统清真寺不同的是,费萨尔清真寺是一座钢筋水泥铸成的现代建筑。礼拜大殿采用大跨度无柱式结构,把压力分布在有周围,最后汇聚在四个高大的宣礼塔上。顶部和四壁修有蜂房式通气孔道,高达40米的内殿大厅中央悬挂一盏三吨重的大吊灯,由近百根镀金管组装而成,装有几百只灯泡。灯光开启,整个大殿辉煌气派。在这种装有现代化设备、条件舒适的伊斯兰教圣殿里礼拜,不变的是信仰者的虔诚。

每到礼拜或是伊斯兰教重要的节日,费萨尔清真寺里聚满信徒,他们不分贫富尊卑,互相礼让,毕恭毕敬地跪伏在地,用心灵感知安拉的召唤。这正符合真实的伊斯兰教义,也是建造者所希望的伊斯兰教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扬。其实,从其名字“费萨尔”就能感知该市的由来。它是1966年沙特费萨尔国王出访巴基斯坦时,馈赠给穆斯林兄弟国家的一个大礼。但直到1976年前后才开始兴建,主体设计由土耳其著名设计师达罗凯完成,巴基斯坦工程技术人员设计了其他设施,耗费了十年之功终于建成。这个浩大工程在建造过程中不断追资,共耗资约4500万美元,其中2800万美元来自沙特政府。在这个大清真寺建造期间,费萨尔国王去世,巴政府遂以老国王之名命名了这座清真寺。

 

东西古文明相会的见证者——塔克西拉

距伊斯兰堡西北50公里,就是有着2500年历史的古城塔克西拉。在这里你会感受到南亚古文明的悠久脉络,地处十字路口的塔克西拉是古代东西文明交融的真正见证者。公元前六世纪塔克西拉,是犍陀罗王国的首都。公元前五世纪,古城成为波斯大流士帝国的一部分。公元前四世纪,亚历山大远征南亚在此驻军,希腊文化在此扎根。公元三世纪孔雀王朝把它变为香火鼎盛闻名于世的佛教圣地和学者云集的哲学宗教艺术中心,这也曾是玄奘大师西游的终点“西天”所在。后来西徐亚王朝、帕提亚王朝、贵霜王朝及莫卧儿帝国纷至沓来,最后把它皈依于真主安拉。但随着时局和交通的变迁,塔克西拉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直到近代,它才被考古工作者发现,并在1980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如今,古城昔日的光彩早已为历史风雨销蚀了,但曾经的繁华所酝酿出的神韵依然另人迷恋。步入方圆12公里的塔克西拉遗址区,坚硬的石质墙基错落有致地分布在大片的荒野上,宽阔的干道和幽深的小巷纵横成行,甚至下方的排水沟、城脚深深的水井都清晰可辨。行进在历史的废墟里,恍惚间,那些高大的城垣、宏伟的神庙及精致的佛龛就会浮现于眼前。

可惜的是,那些曾经登峰造极的犍陀罗艺术佛雕大都已面目全非,想必不是完全毁损于自然力的侵蚀,在历史和平与繁荣的间隔里充满着争夺资源和权力的征战与杀伐,以及种族和宗教狂热的矛盾与冲突。人类文明史不免一串串的遗憾,一片片的废墟可是它轻轻的叹息。

 

人为的经典——印巴边界降旗仪式

乘车出拉合尔城向东30公里,就到了印巴边界巴方的瓦加边检站。这里每天都演绎着经典的印巴边界降旗仪式,正因此它成为了当今世界上遐迩闻名的景点。

天近黄昏,威武高大的仪仗队早已做好准备。巴方边检站上正装高冠、状如黑塔的士兵脸上写满严肃。

突然,一声长啸由印方号兵发出,声如飞瀑落潭。几乎同时,巴方号兵也是一声长啸,同样气势逼人。紧接着,双方令人叫绝的经典表演开始了。双方怒目相向,仪仗兵跨出正步的脚也快踢到头顶,钢枪震得哗哗作响,气氛十分紧张。

有意思的是,双方的 “配合”却格外默契,节奏和动作几乎一致。旗绳解开,两绳交叉,两端是各自的国旗,降旗手一边瞪着对方,一边把绳子交到己方传送仪仗兵的手中。

与此同时,两边看台上,双方前来助阵的国民,也在挥旗人引导下,一致振臂高呼“胜利”或“万岁”。呼声排山倒海,直至降旗仪式结束。巴方的挥旗者米哈典老先生,已在此义务工作了数十年,但依然激情如故。印巴边境降旗仪式是印巴双方交流最直接的方式,也是双方关系的晴雨表。

降旗仪式前,我为三位仪仗兵来了张特写,友好的巴方朋友气势真的不一般。

在巴基斯坦参观期间,我还在不经意间为巴基斯坦人民拍下了许多特写,成为我的巴基斯坦之行永久的纪念。 (责编 增林)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