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关注
中国电影需要新神话
牛颂 2016-12-07 02:36

牛颂,满族,长期从事民族文化艺术创意策划与推广交流,北京民族电影节(展)创始人、执行主席、主席、北京市民族宗教题材影视剧本评审委员会主任、民族宗教题材影视作品总监制、总顾问。曾任《中国民族电影交响音乐会》总策划、总导演,电影《德吉德》总监制等。


在中国电影事业大发展、大繁荣的时候,民族题材电影显得落后了。通过四届北京民族电影展,我们初步得出一个结论:当前民族题材电影的主要问题一是现代性不强,二是类型化不够。为推动民族题材电影的提升发展,国家民委、中国作家协会已决定设立“中国少数民族电影工程”, 并于今年10月13日启动。将以北京民族电影展为平台,建立制片机制,从剧本创作开始,准备埋头苦干,再创辉煌。为此,我们已做了一个电影创作规划,其中有一个项目即中国三大民族史诗电影:《格萨尔王之“霍岭大战”》、《玛纳斯之“英雄的诞生”》、《江格尔传奇》,分别委托藏族、柯尔克孜族和蒙古族的优秀导演、专家组成创作团队。

研究神话的法国学者罗兰·巴特曾去了一趟日本,后写了一本《符号帝国》。他还来过一趟中国,是在上世纪70年代,但一无所获。中国的确缺少神话,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中国需要神话,特别是新神话,这也成为我多年来的一个情结,“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神话”这个概念是学者提出来的,神话思维说到底就是人的本能思维,从这个意义上讲,人就生活在神话当中。人无论是其身体还是其来源,都是自然的一部分,神话反复说的就是“人类属于自然,而自然不属于人类”这个道理。所以说,神话的境界也是其他任何作品达不到的,因为它使人类得以在宇宙大尺度时空中审视自己,从人性、社会性、自然性以至神性的全维度来审视自己。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曾说东方无史诗。但实际上,中国神话一直是中华民族辉煌璀璨的文化遗产中的一部分,只是材料比较零散,本身又具有多学科性质,以至于散见在经、史、子、集中。这些神话内容大致分为开天辟地、英雄传奇、民间演义和风俗史话等种类,保存神话资料最多的是《山海经》。佛教传入后,产生了像《西游记》这样优秀的神话小说。遗憾的是继《西游记》之后,至今再也没有产生与之比肩的神话文学作品,中间的空白实在是太长了!

不过,中国无史诗是指传统的汉文化,中国很多少数民族都有自己的史诗,如堪称“世界上最伟大的史诗”的《格萨尔王》(藏族)、《江格尔》(蒙古族)、《玛纳斯》(柯尔克孜族)等。《格萨尔王》已产生流传了千年以上,至今还在传唱。可以说,这些史诗都是最好的中国神话题材。

然而,今天的中国银幕上只有美国的《钢铁侠》、《蝙蝠侠》、《魔戒》、《霍比特人》以及英国的《哈利·波特》,还有外星人电影《2001:太空漫游》中超自然的“长方体”、《异形》中的外星虫怪、《火星人玩转地球》中的大头火星客、《E·T》中的友善外星矮人、《阿凡达》中的生化机器人替身……我们中国的神话和魔幻电影又在何处呢?

我认为,中国文学的发展,必须着眼于人与宇宙、人与自然、人与社会这几个维度来创作。科幻文学、奇幻文学、生态文学都应进入主流文学视野,这样才能使中国文学、中国电影与世界文学、世界电影同步。中国真正具有世界意义的文学作品,真正“惊天动地”的电影巨制,都必将诞生于此。为此,未来的文学创作、电影创作,要求电影创作者必须提升自己的智力水平和知识结构,去探索宇宙和地球生命的关系,实现观念再造与想象力的重建。

在今天这样一个需要激发出前所未有的创造能力、奇思异想能力的大时代,我们期待着中国神话题材大片的“横空出世”。“中国三大民族史诗电影”的创作,正是这万里长征迈出的第一步。 (责编 梁黎)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出版号:CN11—4606/C 京ICP备15020131号-2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9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