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专栏 > 天山南北
生为新疆人
2017-02-24 03:11 作者:黄毅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在一些人眼里,新疆人似乎与我们熟知的广东人、河南人、上海人等有着不完全相同的概念。而生于斯、长于斯或已在新疆生活了若干年的地道新疆人,对此却有着自己的解读:新疆人就是新疆人,无论少数民族还是汉族,只要认定这里是故乡(不管地下是否埋葬着亲人的骨殖,亦不管脐血是否滴落在此),只要敢于把身家性命交付给这里,只要热爱这块土地并坦然而诗意地栖居,只要舍得把一生中最重要或最漫长的时间都抛掷在这里,他们都是新疆人这个大的概念里的一员。

曾经的新疆孤悬关外,是一个远荒遐塞之地。有个新疆吉木萨尔县的老新疆人平生第一次出远门去了北京,回来后羡慕不已的乡亲们问他北京怎么样?他想都没想就回答:北京好是好,就是太“偏僻”了。显然这个吉木萨尔人的偏僻不是我们通常理解的关乎空间距离的偏僻,而是他在那个完全陌生情境下的一种心理感受。每个人都以自己生活的地方为圆心为参照,进而来衡量他与这个世界的距离。

新疆动辄几百公里荒无人烟的沙漠戈壁,常常让那些第一次来新疆的人张大了嘴。新疆有不少可以号称世界之最、中国之最的东西,生活在这样一个雄山大水的地方,眼睛能装得下多少,心胸自然也能盛得下多少。作家周涛某次在中国现代文学馆演讲就曾说:我看北京人、上海人未必都见过世面,也不都是大地方的人,连新疆那样的大地方都没去过,怎么能算见过世面呢?

每个新疆人都应该感谢新疆,是它赋予了我们不同凡响的气质。新疆已在不同的时间,用不同的方式,用大大小小的事情,用一切可以感受到的气息,用潜移默化的影响,用大美不言的缄默撞入我们的眼瞳,浸入我们的肌肤,进入到我们的血液,植入我们的骨头。我们的呼吸是新疆式的呼吸,我们的心跳是新疆式的心跳,我们的思维是新疆式的思维,我们的行动是新疆式的行动,我们的心胸是被新疆的广袤无际拉扯开的,我们的激情是被新疆的骄阳点燃的,我们的想象是被新疆的瑰丽诱发的,我们的豪迈是被新疆的大山大水激发的,我们的粗犷是被新疆的纯朴民风铸造的,我们的铁血柔情是被新疆的物候所培育的……我们有许多不如人的地方,比如楼没有别人高,灯没有别人亮,钱没有别人多,车没有别人靓,可我们有占到祖国六分之一版图的辽阔大地,有最长最高的山脉,有最大的沙漠,有最抒情的草原,有最美丽的森林,有最迷人的湖泊,有最奔放的河流,有最多的兄弟民族,有最多彩的传奇,有最丰富的物产……

一个人对大的偏爱是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养成的。比如新疆人在餐桌上的以大盘鸡为代表的大盘系列,表现出的就是对大的追捧,某种程度上是对阔大土地的一种回应,以餐桌上的大昭示那块土地对新疆人性格形成的巨大影响;而新疆人对小的回避,也是一种内心矛盾的外化,新疆人阳光且阳刚,慷慨而大方、干脆而感性,同时极好面子,也有那么一小点点虚荣。

我们是新疆人,新疆人是有理由也值得自豪的。

面对艰难困苦,新疆人表现出的气度、坚韧与他们对应的这块土地一样,从容而坚定。一个种棉花的农民和山里放牧的牧民,他们同样拥有自己的梦想,他们的梦想真切实在。再宏大的梦想之塔,不都是经由这一个个小小的梦想堆垒而成的吗?

在新疆,你可以随处发现梦的因子,那些马嚼夜草的声音,那些可以把小村漂浮起来的鼾声,那些风力发电风车巨大叶轮的呼呼声,那些坎儿井在地下汩汩的流淌声,那些抽油机一刻不停的叩拜声……这是梦的声音,是用声音书写的中国梦。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