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专栏 > 天山南北
感恩天山
2017-03-02 08:20 作者:黄毅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天山是国际上以中国名字命名的山。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天为最大,天代表着无可比拟的至尊,而这座以“天”为姓的山,自然喻示着它与天齐高,因此被古人称为“天上之山”“通天之山”,也被今人视为神圣之山。

从来没有一座山像天山那样影响着一个地区的人,他们的模样、性情、心理甚至胃口都直接得益于天山的造化。

你看天山,多么伟岸的身躯,面孔刀砍斧凿般地硬朗有力,托木尔峰和博格达峰仿佛是肩头隆起的二弘肌,而雪杉和塔松就是他根根直立的胡茬。这难道不是新疆汉子的写照?

天山之阴的丰茂植被,与天山之阳的寸草不生,碧空白云、日丽风柔与黑云压城、雪暴肆虐恰恰代表着新疆人性情的两个极端,爱憎分明。

天山是世界上最大的独立纬向山系,也是世界上距海洋最远的巨大山系。在中国境内,体量巨硕的天山横亘于新疆中部,全长1760公里。这种庞大伟岸,足以奠定新疆人的心理优势。

荟萃了丰富的地质地貌、植被类型、生态系统、生物多样性的天山自然景观,恰与新疆多元文化混合的人文景观暗合。因此,新疆人的胃口绝不是单一的选项,而是融合了诸多之长的吸纳。

冰川是天山的另一个奇观。天山的艺术收藏非冰雪莫属,那些水晶的山峰、剔透的沟壑、玲珑的丘谷,无一不是闪烁着艺术灵光的杰作。海拔7443米的托木尔峰是天山的主峰,托木尔——汗腾格里是天山最大的山岳冰川分布区,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山岳冰川分布区之一,冰川总面积达2706平方公里,有着规模壮观、丰富多样的冰川地貌,被誉为“山岳冰川的博物馆”。

绿洲是冰川的子孙,有多少沉默的冰川,就有多少奔放的绿洲。当炽热的阳光让冰川融化,第一滴下坠的水珠叩响冰壁,绿洲的夏天就聆讯到了久违的呼告。这是一个多么神奇的季节,所有绿洲的田地,并不祈盼天降甘霖,却都在祈祷阳光更强烈、更持久些。因为只有阳光可以让季节激情横溢,只有阳光可以让沉寂的冰峰像抛洒金钱一样慷慨地施舍冰川之水。

而冰川之水,是一切生命的源头。

我们也因此而坐拥了这个世界上最丰饶的物产,不但丰饶,更是优良。在品质决定一切的今天,新疆的物产就是品质的代名词;当你对天山有了一定了解,就不会惊诧新疆麦浪起伏的是美妙韵律,新疆葵花转动的是无数太阳。在一望无际的田野上,那些炽热的阳光和沁凉的冰川水成为农作物的辩证法,每一片绿叶每一个果实都在矛盾中践行着统一,就像新疆的瓜果,凡苦涩盐碱太盛之地,瓜果必奇甜无比。新疆就是这么一个能化腐朽为神奇、化苦涩为甘甜的地方。因此新疆的瓜果就不应该是一般意义上的水果,它包含了太多内容,那些跨越时间、洞穿历史的藤蔓和根须,吮吸了太多的苦难、太多的酸楚,当它以果实的面目出现的时候,我们才理解了何为苦尽甘来。

天山,是山的莅临,山的从天而降。天山孕育的湖泊尊为“天池”,天山上伟岸的雪岭云杉叫做“天山青松”,怒放于天山雪线以上的雪莲被命名为“天山雪莲”,天山出产的骏马被冠以“天马”,腾跃于天山的雪豹被称为"天山雪豹",出没在天山密林深处的马鹿定为"天山马鹿",生活在天山南北的新疆各民族人民便是“天山儿女”。

有人说天山是一道书脊,南疆和北疆就是它打开的书页,一半金黄,一半苍翠。金黄的是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苍翠的是北疆无垠的草原。谁把握了天山,谁就把握了新疆;谁捧读了天山,谁就拥有了新疆。也有人说天山是一只金雕,南疆和北疆是它巨大的翅膀,因此在新疆,常常有飙升的冲动,有扶摇九天的感觉;而天山更像是一条脊梁,一条坚实粗粝充满张力的脊梁,不仅是新疆的脊梁,也是整个亚洲的脊梁。 

我们感恩天山,犹如感恩一个父亲。所有溢美的言辞都显得那么虚假轻浮,对待沉默的父亲,也许报以沉默就是最大的尊敬,谁还能有太多的非分之想?对他的爱是与生俱来的,用不着刻意去唤醒;对他的爱不是暂短的冲动,而是绵长经久的,须用一生为代价去完成。

我们完全有理由自豪,抬起头挺起胸。因为谁也不会像我们一样,依傍着天山宽厚的肩背,体味着他不可撼动的沉稳,感受着与时间同在的尊严。不自觉间,每个新疆人的脊梁也拉直了不少,人似乎也长高了许多。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