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社会
乌蒙深处寄乡愁——贵州省水城县印象记
2018-02-24 07:21 作者:高文侠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闰六月,贵州水城。
  山青水碧,云雾缭绕,仅容两车错身的柏油马路呈“之”字形蜿蜒山间,尽头消失在云中。我们蹲在路边,身后是苔藓和藤蔓恣肆生长的防护墙,面前切开十个八个红心猕猴桃。因为果肉实在太甜,我们连咬带吮吸,唇舌一边忙着享受甘甜,一边含混不清地跟卖猕猴桃的汉族小哥聊天。他热情似火的彝族妻子,看着我们的吃相,在一旁爽朗地笑。
  水城地处贵州省西部、乌蒙山腹地,我们都是第一次来。习惯了北方平原上的都市现代生活,被钢筋混凝土丛林磨得粗粝的心,来到峰峦如林的乌蒙山,一下子撩起了乡愁。

  

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


  留住乡愁,首先需要“看得见山,望得见水”,“青山绿水”是最基本的前提条件。水城山川秀美,同时煤炭资源丰富。作为全国首批100个重点产煤县之一,水城一度“吃煤饭、念煤经”,“十五”期间,煤炭产业收益占到全县可用财力的70%,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作出重大贡献的同时,也对环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加之当地属于喀斯特地貌,生态环境一旦遭到破坏,恢复重建难度很大。
  当地县委县政府较早地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在持续抓工业转型升级的同时,下大力气调整产业结构,在喀斯特山地上依靠高效型生态农业,走出了一二三产业融合、农旅结合发展的新路子。经过不懈努力,目前已初步形成“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的良性模式,既提高了农村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能力,也使自然资源得到有效利用与保护,生态、经济、社会三方面都得以兼顾。
  打开水城县的一份规划图,“百里猕猴桃产业观光带”“百里刺梨产业观光带”“转山核桃观光园”等吸引了我们的目光。想起此前让我们在路边大饱口福的红心猕猴桃,再想象“百里观光带”的壮观,我们坐不住了。
  我们首先驱车前往位于米箩镇的猕猴桃园。一路上海拔攀升,层层烟岚,让人真正体会到什么是“地无三尺平”“云贵万重山”。连绵苍翠的山峦,近者浓,远者淡;飘渺洁白的云雾,忽远忽近,似水墨丹青,让人内心感受到了一份宁静——这就是青山绿水独具的魅力。
  当猕猴桃果园出现在眼前时,我被这景象震惊了:连绵起伏的青山间,数以万计的白色长条石犹如列队的士兵,整齐竖立。石条上串起钢丝,猕猴桃枝蔓缠绕其间,漫山遍野一片青绿。这长石条作架,有些像我老家胶东的葡萄园,但老家的葡萄架子远没有这么壮观,这么无边无际。猕猴桃园坚硬的长石条和缠绵攀附的绿藤蔓,阳刚柔美搭配,绵延百里,形成独特的“观光带”,极具视觉冲击力。
  此时,县长王尔彬介绍说,水城的猕猴桃是2000年从四川引进的,因为自然条件特别适宜,一试成功。这种猕猴桃口感好、营养价值高,不愁销路。加上政府扶持政策得力,如今全县猕猴桃产业基地达10万亩,占贵州全省的90%以上,成为全国最大的红心猕猴桃产区之一。很多昔日的“煤老板”都关停了小矿井,转行搞农业开发,种植、加工和销售猕猴桃。王县长给我们算了一笔账:一亩猕猴桃园年管理费不过两三千元,年产2000斤,以批发价20块钱一斤算,农民一亩地的年收入就有近4万元,而猕猴桃树的盛果期为25年。盛果期之前的培育期,政府每年还给5000块钱的补贴……
  枝蔓间的猕猴桃,一片金黄,闪着金光。在这里,园区就是景区,景点又是产业,农产品是广受欢迎的特色旅游商品,森林变成了摇钱树——这不正是“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的生动体现吗!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发展成就举世瞩目。但这个过程中,经济发展同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在一些地方、一些领域没有完全处理好,能源资源、生态环境问题逐渐显现并日益突出。提及祖国,我们都会脱口而出“地大物博”“山河壮美”,但必须意识到,能源资源相对不足、生态环境承载能力不强,已成为我国的一个基本国情。西方国家一两百年出现的环境问题,在我国三十多年来的快速发展中都集中出现了,并呈现明显的结构型、压缩型、复合型特点。老的环境问题尚未解决,新的环境问题接踵而来。发展是硬道理,但牺牲一切的“硬发展”没有道理。“美丽”与“富强”如何兼得?
  路在山水间。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要建设“美丽中国”。这一理念延续了中华民族“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哲思和智慧。“金山银山”是财富,“绿水青山”更是财富之源,“两山”得以相互促进、相得益彰。水城县的三产融合、农旅结合、“两山合一”的路子,正是以保护“绿水青山”为基点,实现了经济发展方式转型,创建了“绿水青山”型经济。
  漫步在山道上,呼吸着清甜的空气,我心里涌起更多的喜悦、浪漫。望向绿野,乡愁萦怀,遐想联翩。原来,我们奔小康的金光大道,也可以是如此美丽的绿色。


北盘江大桥_副本.jpg

穿越水城县境的北盘江大桥

  

景区新村寨   脱贫好良方


  夏天的水城多阴雨,但当我们走在海坪彝族风情街上的时候,却赶上了难得的晴朗天气。看着两旁土黄色彝家小楼上的烈焰纹图腾,耳边商家游客的声浪鼎沸,内心被如火的热情点燃着,我们手痒痒、心痒痒,恨不得去敲敲手鼓、披件擦尔瓦(彝族披风)、烤个红薯捧着吃。
  海坪村位于玉舍镇,是六盘水著名景区野玉海的核心地带。这个彝族风情街只是景区的一小部分,再向前,千户彝寨里的彝族都过着现代而不失传统的新生活。这个寨子也是近两年才规划建成,居民们都是从附近6个乡镇相关村组异地搬迁来的。
  当海坪彝寨出现在眼前时,我们禁不住失声赞叹:青山映衬蓝天,郁郁葱葱的山前缓坡上,数以百计千计的房屋随山就势,错落有致,大多是二层三层风情小楼,凸显着彝族文化特色。房屋的外墙保持了泥土的颜色,悬山顶黄木为架,屋顶有青瓦,有的还有苫草,院落有木围栏。水泥村道边,是一方水色青碧的小池塘,池边是水车、苍松、翠竹、芦苇……瞬时,我脑海中浮现出《桃花源记》里的句子:“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这不就是《桃花源记》的生动写照吗?
  流连赞叹间,时间过得飞快,天色将晚,红日西沉,小寨被夕阳涂上一层霞光,使得彝家神韵呼之欲出,更加美妙莫名。
  这里既是村寨,也是景区,共有面积300亩,总建筑面积11.6万平方米。寨里的1006户、4123名村民,原本都生活在自然条件差、石漠化严重、通过种植养殖都无法脱贫致富的典型贫困村。通过精准扶贫的异地搬迁,如今他们“住进了”景区,政府提供房屋、就业、产业、技能等保障,在生产、生活、就业、就学、就医等各方面给政策、解难题,保证他们能“住下来、富起来、可发展”。效果可谓立竿见影——且不说每户至少有一人在景区就业,通过从事环卫、酒店服务等工作,可以有稳定收入,就是没安排就业的居民,在景区卖烤玉米、红薯卖彝家特产,一天全村的毛收入最多时也可达到1万多元。这条异地搬迁的路子,既让贫困户依托旅游业得以就业、脱贫致富,也为景区旺了人气、增强了人文底蕴,带动景区良性循环发展,实现了双赢。可以说,景区因彝寨而活、彝寨因景区而富,寨子与景区浑然一体,就业生活密不可分。
  异地搬迁易,扎根发展难。扶贫搬迁,不仅仅要把贫困群众从较差的生产生活环境中转移出来,搬到自然和基础设施条件较好的地方,还要优化和集聚各类发展要素,用以改变旧有的生产生活习惯,激发他们脱贫致富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实现“输血”式扶贫向“造血”式扶贫的转变。“旅游精准扶贫”的概念,经2014年国务院《关于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为很多具有民族特色的村寨指出了脱贫致富新路径。几年来,贵州的不少民族特色村寨都探索出了充分发挥后发优势、利用旅游精准脱贫的特色之路。海坪彝寨新建不久,借鉴了本省雷山的西江苗寨、黎平的肇兴侗寨等经验,有事半功倍之效。但面临商业利益的驱动,村寨建筑特色与人文风情如何保护传承、旅游产品同质化如何避免、旅游产业链延展性如何加强等问题,都值得深思。必须明确,保护民族特色建筑和传承少数民族文化传统是旅游开发的前提,丧失了“本真”的村寨,游客得不到良好的旅游体验,村民的生活与文化的传承也会发生异化,图近利小利,必伤长远大局;同时,在旅游产品线路的设计上要统筹兼顾,整合资源,“组团”发展,百花齐放桃红李白,才能拉长旅游产业链,增强吸附力。
  离开海坪已是深夜,朋友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好想到水城当个贫困户啊!”戏言中不乏真意。遥想千户彝寨里,点点灯光,收工回家的人们围坐篝火旁,喝上两口咂酒,对唱几曲酒令,兴之所至,再跳一段欢快的达体舞,妻子欢笑着,儿女嬉闹着……何等寻常,又何等珍贵!

       清风明月入怀抱,犹忆海坪一夜凉。

  

传承文化   是留住乡愁的核心


  人是一种文化动物。乡愁,或许是人类独有的情愫,山水村落是其载体,核心则是对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体悟、归依和认同。文化是一个民族的根与魂。民族特征的保持和延续,依靠的是文化。因文化而起乡愁,是中国人共通的情感、强烈的共鸣。不论你的乡愁是一碗马奶酒,还是一曲木卡姆,是一座风雨桥,还是一幅红春联,总有这么一种情愫,或沸腾壮烈或柔软缱绻,都会被中华文化的某个具象、某个细节唤起。
  水城县居住着汉、彝、苗、白、布依等26个民族,民族文化异彩纷呈、源远流长。这里有神秘悠久的彝族火把节、有古朴多姿的苗族芦笙舞、有悠扬的布依盘歌、有盛大的白族三月街……瑰丽多姿的民族文化,于外人而言,是新奇有趣的;于本民族而言,则是一种价值理念、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精神归属。留住乡愁,最根本的,就是保护、传承、弘扬好这些优秀文化。
  在这一点上,水城县下了大力气。县里成立了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办公室,整理遗珍、传承文化,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因势利导各民族传统节日,主导、组织苗族跳花节、彝族火把节、布依六月六、白族本主节等民族民间文化活动,创出了品牌;打造米箩布依文化园、陡箐苗族文化园、海坪彝族文化园、龙场白族文化园“四大文化园”,推出大型彝族神话歌舞剧《支格阿鲁》……
  享誉全国的水城“农民画”,就很有代表性。农民画的创作者,都是当地苗寨的村民。上至古稀老人、下到垂髫小儿,没有受过专业绘画教育,有人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但他们凭借天生的艺术才能和后天的文化濡染,创作出了一幅幅构图大胆、笔法细腻、色彩鲜艳的作品,纯朴率真、大俗大雅、动人心弦,具有独特的民族气派和很高的艺术价值。农民画为苗家人心手相传,曾一度式微。六盘水市市长李刚介绍说,过去只有20位画师、30名从业人员,年产值仅4万元。但在政府的大力扶持下,目前已有360多位画师、530多名从业人员,年产值达到810万元,有15件作品获得国家级奖项,水城也被命名为“中国现代民间绘画画乡”“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
  走进水城陡箐乡猴儿关,这个苗寨路边墙上,全是五颜六色的农民画,带着乡土特色和泥土气息,充满艺术气氛,游客也都莫名地“很燃”,忙不迭地拍照留念。2012年,寨里的几位农民成立专业合作社,将农民画发展成文化产业,创作队伍不流失,绘画速度和质量都得到提高,文化与产业形成良性循环拉动。寨子中一间农民画工作室里,盘发插梳的苗族女画师正在一笔一画勾描,“喜欢哪样画哪样,怎样好看怎样画”,自由展现民族历史和生活场景,表达着内心的喜怒哀乐……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