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地方
查干湖冬捕 冰天雪地的馈赠

1.webp.jpg


冬至后的第四天,地处北纬45度的查干湖,整个湖面已被封冻,分不清是湖还是陆地,仿佛不再有生命的迹象。而在“鱼把头”眼里,冰层之下,丰收即将来临。


冰之下,渔网在动。冰之上,“鱼把头”胡海飞心里有了谱,“这一网算是有了!”距离他脚下1米深的冰层里,一张2000米长的渔网正在缓缓收拢,数万斤的胖头鱼即将浮出水面。


2.webp.jpg


下午1点,零下25度,胡海飞守在查干湖,出网眼处围满了渔工和来看冬捕的游客。阳光当头,冰下的鱼似乎也感受到了来自冰上的热闹。


渔网开始一寸寸被捞上岸,刚上来的鱼不算大、也不算多,渔工们并不着急,50米开外,六匹马正在绕圈缓慢转动绞盘。“你看那马的吃力劲儿,这网肯定有大鱼。”拉网的渔工探着头瞧着前方的动静。


3.webp.jpg

马拉绞盘


4.webp.jpg

渔工收网


惊喜声越来越大,这一网,捞上来的基本是5斤以上的胖头鱼,渔工不停使劲儿向后拖拽渔网。胖头鱼来到了新的世界,张着大嘴,翘着尾巴。移动的渔网就像是传送带,鱼儿被缓缓输送出来,6寸的渔网,能伸进一个拳头,捕获的都是生长了5年以上的大鱼。出网口,渔工挑出小鱼,再放回水里。胡海飞打开发动机,用湖水冲洗鱼身上的泥沙,嫩白的鱼肚皮在阳光下泛着光。


冬捕的丰收是用等待换来的。冬捕的前一天,“鱼把头”会事先确定好下网眼和出网眼。隔天凌晨五点,渔工们坐上马爬犁,在夜色中向湖中心出发。“马爬犁走到下网点,天刚好亮”,马车师傅王亚彬说。


5.webp.jpg

马车师傅王亚彬


一天的冬捕作业从打下网眼开始——用锋利的冰镩子打下一个直径20公分、深2米的冰眼,由此向两侧分散形成“网翅”,每间隔15米插上旗子,再相继凿出拨杆洞。随后,两侧的渔工分别用扭矛和走钩开始在冰下穿杆,引绳控制着渔网向前移动,一张巨型渔网缓缓拉开,水线在水中前行,直到出网眼。


每天,四“趟”渔网从查干湖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同时下网捕鱼。一个捕捞点一个作业组,每组50名渔工,全听“鱼把头”一人的指挥,能不能出鱼,压力全在“鱼把头”的肩上。


“出了鱼,对大家伙都有了交代。” 90后“鱼把头”白晓雨抱起一条大约7公斤重的胖头鱼,终于松了一口气。12月27日,查干湖冬捕出现“红网”(单网捕捞鱼量超过10万斤)。湖面上“万尾鲜鱼出玉门”,直到第三天这网鱼才全部用铲车收完。


“今年出的‘红网’得有60万斤呢!又破纪录啰!” 84岁的“鱼把头”石宝柱早已不再“上冰”,冰上的消息都是徒弟们说给他听的。坐在自家火炕上,石宝柱心里暖烘烘的。


6.webp.jpg

90后“鱼把头”白晓雨


7.webp.jpg

冰湖上的丰收


2008年,查干湖冬捕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石宝柱成为查干淖尔冬捕习俗代表性第十九代传承人。他自幼生活在查干湖畔,15岁开始捕鱼,23岁便当上了“鱼把头”,有一身渔猎的好本领。30年前石宝柱就退休了,但查干湖“镇湖之宝”的称号一直伴随着他。


常年从事冬捕作业的人,在冰湖行进如履平地。“我在冰上一走,就知道鱼在哪儿。鱼花(即鱼呼吸时吐出的泡泡)又大又多还在冰底晃荡,那鱼群一定‘猫’在这儿了!”一个合格的“鱼把头”,寻找鱼群的眼力必须好。透过冰层,石宝柱总能找到最佳下网眼。


查干湖,蒙古语为“查干淖尔”,意为百色圣洁的湖。早在辽金时期,历代帝王就喜爱冬季到查干湖畔凿冰、取鱼,摆头鱼宴,宴请文武百官。千百年来,湖边的渔民靠湖吃湖,也把扭矛走钩、马拉绞盘等捕鱼方式传袭下来,保留了最原始的渔猎文化。


不上冰了,每年的祭湖醒网仪式石宝柱却是绝不会缺席的。在冰天雪地间,他率领着一众年青“把头”和渔工,祭天地,祭湖神,饮热酒,听蒙古族人颂祈愿词,祈求冰湖下的丰收。


8.webp.jpg

颂祈愿词


9.webp.jpg

萨满舞


如今,祭湖醒网仪式已经成为查干湖冰雪渔猎文化旅游节系列活动之一,吸引着全国各地的游客在12月28日这一天来到松原,见证古老神圣的祭拜仪式。仪式结束后,寓意新年好彩头的头鱼捕捞、拍卖等活动也受到人们的欢迎,今年的头鱼就拍出了91万多元的高价。


把传统文化和冰雪旅游、渔业经济相结合,是查干湖近几年走出的一条新路子,也让闻名已久的查干湖冬捕吸引了更多游客前来观看。湖周边的村屯开起了渔家乐,村民们用全鱼宴、热炕头招待远道而来的客人。


10.webp.jpg

2017年12月28日,中国•查干湖第十六届冰雪渔猎文化旅游节在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开幕


查干湖的胖头鱼,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但这个最后渔猎部落所保留的原始捕鱼方式,却是唯一的。


“要是用机械化捕鱼,我们能节省多少成本?“对于肖慧超来说,这个问题没有答案。作为查干湖民俗文化顾问,他非常明白,只有保留、传承最传统的捕鱼方式,才是每年举行文化旅游节的意义。


作为土生土长的查干湖人,已经退休的肖慧超仍然在参与筹备一年一度的祭湖醒网仪式。“我们能做的就是坚守,老把头守着最传统的捕鱼方式,我们用这个活动坚守着前郭的蒙古族文化和渔猎文化。” 


11.webp.jpg

“鱼把头”石宝柱在祭湖醒网仪式上 


12.webp.jpg

查干湖畔的蒙古族


查干湖冬捕期通常持续40天左右。等到腊月二十三,北方小年前,年味渐浓时,查干湖封湖,冬捕就结束了,行话称作“扣网”。扣网意味着一年的捕鱼作业全部完成,查干湖开始涵养水域,等待来年开春播撒鱼苗。正如坚持用六寸网口捕捞一样,查干湖人选择保护与繁衍相结合,才让“猎而不绝”的前郭蒙古族渔猎传统沿袭至今。


每年,冬捕头鱼拍卖所得,都用于查干湖的生态保护。“就好像鱼儿离不开水,查干湖人也离不开母亲湖。“肖慧超说。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