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
让心去远方飞翔
2018-06-28 06:12 作者:文/马慧娟 来源:

mmexport1527233393490_副本.jpg

mmexport1527233389461_副本.jpg


  今年3月,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在宁夏代表团参加审议时对我说:“从你身上,我看到了文化的力量。”


  总理的话,让我热泪盈眶。


  我从1996年辍学至今,22年间数次与“文化”擦肩而过,一直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产生活中奋斗。我曾经以为,我的梦想遥不可及。但22年里,我唯一坚持下来的,就是阅读。而正是阅读,让我重新靠近了文化,重新找回了自我,重新规划了人生。当今天,我以一个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一个写作者的身份,站在自己的新书出版发布会上的时候,我可以完全自信地说:“没有阅读,就没有今天的我。”


  我出生在宁夏南部山区的黑眼湾,为什么要说这个地方呢?因为它四面环山,交通极其不便。小时候我很痛恨黑眼湾,无数次地想我们为什么要住在山里?我特别羡慕住在平原上的亲戚们,他们不用像我一样为了走出黑眼湾走得腿疼。


  我的外公是河南人、爷爷是陕西人,因为某种原因他们落脚在了宁夏泾源。我就成了宁夏人,而且是深山僻壤里的宁夏人。我小时候常爬到山顶呆坐着,幻想群山之外、没有山的地方,会是什么样子,但看到的除了山还是山。上小学时读课外书,才知道河南、陕西都是比自己家乡繁华的地方。于是我就抱怨外公和爷爷,为什么要舍弃那么富庶的地方跑到这穷山沟里来,他们要是呆在河南和陕西,那我就肯定不是宁夏人了。


  其实痛恨也好,抱怨也罢,我作为宁夏人、黑眼湾人的事实已经无可改变。河南和陕西肯定是回不去了,那就只有老老实实地做宁夏人了。


  由于住在山里,我们上学要翻一座山、淌一条沟,过一座村庄。在我读小学一年级时,母亲把我送到吴忠的姨妈家上学。吴忠平原是宁夏比较富庶的地方,有“塞上鱼米之乡”美誉。我第一次来到没有山的地方,看到了外面的世界。二年级时,因姐姐没有伴儿,我又回到了黑眼湾,跟着姐姐翻山蹚沟去读书。比起老家的孩子,我算是见过世面的人。


  不得不再次说说我的外公,他一生有11个子女,5个男孩、6个女孩。外公是个手艺人,靠摆小吃摊养活一大家子。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那些艰难的日子,他供养5个儿子读书,其中有4个学业有成,跳出农门——知识改变了命运。


  我初次接触到课外书就是从外公家“偷”来的。外公家有很多书,但却不许我们看。为了看书,我耍了很多小心眼儿。书太多,外公也记不住哪本是哪本。只要逮住机会,我就从书架上“偷”一本,在上学和放学的路上看,在夜深人静时点着煤油灯看。那时,一天多就可以看完一本书。一本接着一本,直到把书架上的书翻完,都没有被外公发现。那时,只要是本书我就拿过来读,囫囵吞枣,不解其意,但却让自己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向往。到现在我都记得当年那些书里的一些章节。后来学地理又知道了许多地方,突然就想,有一天能去看看黑眼湾以外的地方,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

  小学时我读完了舅舅的文学书籍。小学毕业时以超过录取线一分的成绩考进县一中,读书的空间更加广阔。热爱文学的表叔有间书房,藏着上千册图书,但他只是藏书,从不外借。幸好,我和表叔的女儿是同班同学,可以请她帮我“偷”书。就这样,初中三年,空闲的时间里,我都是沉迷在课外书中不可自拔,对未知的世界有了更多的认识。


  凡事有得必有失。因过于沉迷课外书,使我严重偏科,语文和数理化的差距越拉越大,最终导致中考落榜。恰好那一年黑眼湾的庄稼因为天灾颗粒无收,无论复读或者上高中,我的父母亲都没有能力承担。就这样,我失学了。蜗居在黑眼湾,我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在田里劳作,看世界几乎成了不可能的事情。


  失学这件事情给我的打击不是一般的大。因为我知道,只有考学继续读书才能改变命运,才能有机会和能力去看远方。而我永远失去了这个机会,只能重复我的奶奶、母亲、周围的乡亲们走过的路,在土地上终老。那时每当想起这个结果,我就整夜整夜的失眠。


  就在我非常绝望的时候,迎来了移民搬迁的命运改变。


  从黑眼湾搬迁到红寺堡,不再穷困的日子于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琐碎中逐渐安稳。我想读书的愿望却更加强烈。但在当时的环境下,借一本书甚至比借钱还难。偶尔,表哥给我母亲家里拿来了一摞报纸,这让我欣喜若狂,有事没事就去母亲那里拿起报纸来读。但在家人的眼里,这纯属不务正业。一个农村女人,种好地、管好娃就是最大的事情,老看报纸有什么用?我看报时的不管不顾终于让母亲忍无可忍,一怒之下,她老人家说,你要是再来我这看报纸,就不用来了。明目张胆的看是不可能了,只能和当年一样,继续“偷”着看。我抽空从母亲家里偷偷摸摸地拿几张报纸,在自己家像贼一样慌里慌张读完,再送回母亲家里。日子有点惊心动魄,但这些报纸极大地慰藉了我渴望读书的心灵。那时候,最大的渴望就是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书,才能光明正大地读书。


  这时候我接触到了网络,有了一批大江南北的网友。在他们的网络空间,我看见了远方的模样,知道了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网络,为我打开了一扇想象的窗。记得有一次我在QQ空间发了一句话:“如果可以,我们一起留在黑眼湾!”我的一个网友当时就拿白眼翻我:“黑眼湾有移动4G的网络吗?如果你在黑眼湾,谁会知道有个马慧娟。”


  我尝试着像网友一样,在网络空间写下几个笨拙的句子,直到有一天,我的网友们感叹:“溪风,你用笔勾勒出了西北广阔的天地和不一样的风土人情,让我们好向往。”看见这句话的时候,我萌生了一个想法,可不可以把我平时的生活记录下来,让更多的人了解这片土地上发生的故事,来关注我们的生活。


  于是,在空闲的时候,我都会拿手机随意记录一些事情,季节的变化、庄稼的收成、邻里的琐事、我的感悟等等。不知不觉,关注我的网友越来越多,而书写记录,也已经成为我的一种生活习惯。


  这期间,电子书和网上阅读占据了我的主要生活,虽然没有纸质书,但读书已经便捷起来。可一个农村妇女,把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用在手机上,不光是外人不理解,家里人更是想不通,看这么多书,写那些文章有什么用?我没办法解释这些有什么用,只是不想荒废自己,不想这辈子都走不出自己生活的地方。我曾经跟远方的网友姐姐说,等我50岁了,估计就能去看看江南。


  2014年,我写文章已经4年之久,积累了相当一部分原创的东西。这年年底,朋友鼓励我投稿,当几篇小文章第一次变成铅字发表在《黄河文学》上时,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方向。随后,我的文章被一些报刊不断刊载,并且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远方正在向我招手。


  我一直在想,假如没有移民搬迁、没有网络,也许就没有今天的我。移民搬迁让我走出了大山,网络给了我坚持梦想的平台。


  2016年3月,我接到北京卫视《我是演说家》栏目组的电话,邀请我去参加节目。当时,我吓了一跳。我就是个写字的农村妇女,去“演说家”干嘛?而且,我一直没觉得自己口才有多好,但是栏目组一直鼓励我。我对自己说,这么多年,一直向往远方,这次远方就在面前,不如去看看吧。


  我第一次坐着火车去了北京。远方的天地果然是另一种模样,站在远方的土地上感慨万千。“演说家”的舞台,有太多优秀的人。与我同台的雷殿生老师,才是真正行万里路的英雄,世界吉尼斯纪录的创造者和保持者。他像一座山令人仰望。而我是哪里都没去过的。这样的两个人,有什么可比性。无论谁晋级,我都以能和他同台为荣。虽然我不能像雷老师那样走万里路,但可以让心去远方飞翔。(本文根据4月26日马慧娟在其新书《希望长在泥土里》首发式上的演讲整理而成)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