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地方
高原之上 幸福日子还长着呢——青海省藏区纪行

青石嘴镇圆山观景台远眺_副本.jpg

海北州门源县·圆山观景台远眺


  “四时常见雪,五月未知春”。六月,地处青藏高原东北部的青海终于迎来3个月的“黄金期”——


  气温在10到25度之间,几乎每个午后都有一场雨,使得山峦草地的绿意日渐浓厚。风停雨歇,雪山消融,青海湖一碧如洗,日月山经幡飘舞,游人纷至沓来。乘车奔驰在青海大地,云朵随海拔增减或高或低,“进入村庄,小心牛羊”的标识时常出现在公路旁,藏族歌谣丝丝入耳。


  随处可见蜿蜒曲折的河流妥贴地“趴”在草地上,流水潺潺,大江大河的支流数不清。作为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及水源涵养地,青海全境有270余条较大河流,“三江之源”“中华水塔”的美誉由此而来。此时,许多人正爬到远山深处采挖虫草,牛羊悉数被赶去了夏季牧场,油菜刚刚播种,又是充满希望的一年!


  在这样一个朝气勃发的季节走进青海藏区,记者眼前的一切消减了高原反应的侵袭。中国版图上,青海形似一只玉兔,其藏区所囊括的6州(玉树、果洛、黄南、海西、海南、海北)33县占据了“兔嘴巴”以外的绝大部分,平均海拔在3500米以上,是我国除西藏以外最大的藏族聚居区。独特的自然环境造就了不可多得的高原美景,孕育了悠久的藏区农牧文化,也带来了高寒缺氧、山大谷深、干旱缺水、地质灾害频发的致贫“基因”。作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和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全覆盖区域,青海深度贫困地区涵盖15个县、129个乡镇、24.1万贫困人口。2016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赴青海考察,嘱咐各级党员干部要有“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坚定决心和坚强意志,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切实做到脱真贫、真脱贫。


  2017年,青海以“决战黄金季”“夏秋季攻势”等专项行动为载体,实现15.8万贫困人口脱贫,7个贫困县有望顺利摘帽,超额完成当年减贫目标。今年2月,青海省正式印发《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三年(2018-2020年)行动方案》,吹响了向深度贫困地区“宣战”的冲锋号角。


  “要继续在实施‘八个一批’‘十个专项’上聚焦用力,重点在产业扶贫、健康扶贫、智力扶贫、精神扶贫上下功夫,确保脱贫成效经得起历史、实践和人民群众的检验。”7月12日,青海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推进会在玉树藏族自治州举行,省委书记、时任省长王建军在会上庄严地作出上述表态。今年以来,青海已向深度贫困地区安排中央和省级财政专项扶贫资金16.5亿元,较去年同期安排资金增长70%;落实行业部门投资28.5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5%。


  青海藏区是全国“三区三州”脱贫攻坚主战场的重要组成部分,拿下这个“战场”,青海志在必得。


守护江河之源的永恒使命


  地点:玉树藏族自治州


  平均海拔:4200米


  从玉树巴塘机场出发,巴塘草原渐行渐远。一路上,迁入新址的禅古寺、红瓦黄墙的禅古新村、庄严肃穆的抗震救灾纪念馆……宣告着玉树已逐渐走出地震伤痛,城乡风貌焕然一新。


寺庙僧人与孩子们做游戏_副本.jpg

寺庙僧人与孩子们做游戏


  人们关注玉树,除了因为8年前的那场特大自然灾害,还因为它是青海乃至全国最具代表性的生态保护区——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所在地,而记者要抵达的治多县在玉树又有其特殊性。“治多”,藏语即意为长江源头,属源头三县之一,万里长江自此奔涌向东。著名的环保卫士杰桑·索南达杰便是任职治多县委副书记时,献身可可西里生态保护工作的。


  习近平总书记考察青海时曾强调:“青海最大的价值在生态、最大的责任在生态、最大的潜力也在生态,必须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位置来抓,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筑牢国家生态安全屏障,实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生态效益相统一。”


  在青海谈扶贫开发,绕不开生态保护的话题。全省深度贫困乡镇全部位于三江源和祁连山生态保护区内,25个省定深度贫困乡镇处于重要的水土流失防治生态功能区,绝大部分深度贫困地区属于禁止和限制开发区……治多县便属其中。


玉树扶贫产业一条街_副本.jpg

玉树扶贫产业一条街


在养老院的幸福晚年生活2_副本.jpg

玉树州治多县·敬老院的幸福晚年生活


  暴雨的终点,是一片草原。从玉树市前往治多县这个雨天,雨水一路冲刷着柏油马路。等穿过长江源第一隧道,只剩雨后湿润的空气,海拔陡然增高,视野愈发开阔。连绵草场上,无数黑色牦牛和白色藏系羊点缀其中,治多县治渠乡的同卡村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同卡村合作社)就在草原深处,3个半小时的车程后终是抵达。


  同卡村党支部书记存多兼任合作社理事长,今年是他在村中连续任职的第25年。“以前村民都是靠天养畜,哪里草好就去哪里,没有多少生态保护的概念。”10年前,在存多的率领下,同卡村作为省级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社试点村,开始探索科学养畜。


  “最初只有30户入股,把自家牛羊放到社里统一管理,按照‘羊发展、牛稳定、马控制’的路子走。现在我们全村276户牧户全入社,草山全入股,一来保护了草场,二来解放了劳动力。”存多说,如今社里育养的牛羊超过14000头,成为了省级推广模范合作社和精准扶贫推介社。


  近两年,合作社将49万亩草地划分为4个草场,按照“50亩草地1头牛,15亩草地1只羊”的整体规划,逐渐建立起草畜平衡机制。草场管护由27个小组轮流作业,同时设置12个集中圈养点,由牧民轮流放牧,按牛羊数量支取工资。不仅如此,还全面落实草原生态奖补机制,根据各家草场品质,每年每亩补贴3.3-3.5元,实现了平均每户稳定增收5800多元。


  2017年,同卡村合作社盈利107万元,其中70%全部拿给社员分红。“这不算多的,下拉秀镇的钻多村分红达到304万元,是有名的富裕村。我们要向钻多看齐,让大家知道生态养畜的好。”存多说。


  玉树州是纯牧业区,像同卡村这样的生态畜牧业合作社共发展了204个,已成为实现生态保护和牧民稳定增收“双赢”的高原产业发展模式。尤其随着牲畜保险理赔工作的开展,进一步了提高牧民抵御自然灾害和畜牧业综合生产能力。


  中午时分,记者在合作社遇到放牧归来的尕东周。他是同卡村33个低保兜底户之一,因为要照顾常年卧病在床的妻子和5个孩子,无法和村民们一起上山采挖虫草。合作社将尕东周安排在最近的圈养点,方便他看顾家庭。“他从来没有耽误过合作社的工作,在草场上被雨淋更是常有的事。”存多称赞道。


  每天早晨7点,尕东周都会哼着藏歌,沿着聂恰河一批一批地把400只牛羊送出大棚,等到晚上7点清点好数目再归家。合作社的工作令他十分开心:每年可以为家里增收2万元,去年还拿到了1000多元的分红,妻子的疗养费和一家人的生活费都有了着落,家里也有了积蓄。


  今年初,尕东周用积蓄和政府扶持的6400元产业到户资金购买的13头牛,全部入股合作社。“啥鸽!啥鸽!(藏语‘很好’的意思)”尕东周只会说藏语,他指了指存多,又指了指合作社的招牌,竖起大拇指,憨憨地笑了。


  除了尕东周这样的低保兜底户,同卡村还有42户建档立卡贫困户,他们大多担任了草原生态管护员,每个月有1800元的收入。一份稳定的工资性收入,为牧民们提供了看得见、摸得着的生活保障。目前,治多县已落实生态公益性管护岗位3464个,而在被纳入国家公园长江源区管理范围的索加乡、扎河乡,更是实现了“一户一岗”全覆盖。


  不仅治多县,在整个青海,生态管护员都是不小的群体。截至2017年底,青海累计开发生态公益性管护岗位16万个,其中有贫困户4.7万户。仅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就设置管护岗位10051个,一半以上是当地建档立卡贫困户。生态补偿机制加上生态公益性管护岗位,已经成为当地牧民稳定增收的重要渠道。


  记者从存多口中得知,今年合作社又申请了产业贷款150万元,准备做牛羊肉熟食粗加工,通过延长产业链,提高产品附加值。10年前,为保护家乡生态,同卡村创新模式走在前列;10年后,存多和村民们仍然壮心不已,携手创造美好新生活。


果洛州甘德县民族寄宿制中学_副本.jpg

果洛州甘德县·青珍乡寄宿制小学强化班的孩子们_副本.jpg

果洛州甘德县青珍乡寄宿制小学强化班的孩子们


“控辍保学”攻坚年


  地点:果洛藏族自治州


  平均海拔:4000米


  从果洛州府大武镇前往甘德县,同行的州民宗局干部昂杰与记者聊起了他的求学经历:


  2009年,18岁的昂杰第一次离开牧场走进州民族中学,零学习基础随班就读。2013年夏天,在经历高考之后,他作为班上仅有的两名考取大专的学生之一赴上海继续读书。那时,昂杰去学校要花3天时间,先坐汽车到西宁,400多公里的路程要翻越14座大山。冬天路上常有积雪,上学路就更难走了。


  昂杰,正是青海教育精准扶贫的受益者。等到他2016年毕业返乡之时,果洛机场正式通航,从西宁市飞抵果洛州不过40分钟。


  果洛是传说中藏族英雄格萨尔王的诞生地。阿尼玛卿雪山逶迤境北,巴颜喀拉山绵亘南部。在壮美史诗中,格萨尔王骑着天马,征战四方。如今,果洛儿女有了新“天马”,负笈求学的路途不再遥远。


  “十二五”期间,果洛州率先在全省实行15年免费教育,孩子上学早已不是果洛农牧民家庭的负担。过去5年,果洛州标准化学校数量从5所增加到68所,幼儿园从6所增加到57所,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