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经济
清风吹绿塔里木河畔——新疆南疆四地州纪行之阿克苏地区

大棚采摘_副本.jpg

柯坪县农户在乡村合作社里采摘蔬菜


  夏收时节,天山以南,塔里木河畔的阿克苏地区,机器的隆隆声,仿佛一首仲夏奏鸣曲。男人们开着康拜因收割麦子,准备在麦收后复播玉米。女人们骑着电瓶车,换上白色制服,长发挽进工帽里,走进车间、工厂,昔日的家庭妇女成为今天的“上班族”。


  一朵棉花从田间到衣被天下,其间能创造多少价值?


  作为我国最大的优质棉生产基地和长绒棉产区,阿克苏地区正是通过大力发展纺织和服装产业,带动了南疆30万农村富裕劳动力转移就业。产业扶贫是精准扶贫工作的重点,也是贫困人口脱贫的内生动力所在。


  就业是民生之本。2018年,新疆把“转移就业扶持一批”作为脱贫攻坚“七个一批”之首,把就业扶贫作为重大政治任务和头号民生工程,集中聚焦22个深度贫困县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劳动力,制定了南疆四地州深度贫困地区就业扶贫三年规划,通过疆内跨地区转移就业、有序扩大转移内地就业规模、转移兵团就业和就地就近转移城镇、企业、园区就业以及转移“卫星工厂”就业、小微创业带动就业等“六个一批”渠道,2018年上半年转移就业6.2万余人。


  脱贫攻坚,是数字和时间的比赛。


  2017年,阿克苏地区41个贫困村退出,10620户40976人脱贫,实现了“两不愁、三保障”的目标。2018年,阿克苏地区要实现7986户33436人脱贫,59个贫困村退出。到2019年,乌什、柯坪两个深度贫困县要摘帽。


  2020年时未到,身已动。心灵手巧的阿克苏人已经在工厂车间、乡村田间种下了脱贫的种子,期待收获致富的“糖心”苹果。


产业发展  让农民变工人


  北京时间10点整,本是新疆的上班时间,却是纺织女工海丽切姆的下夜班时间。阿克苏纺织工业城华孚色纺有限公司门口,停满了女工们颜色鲜艳的电瓶车。海丽切姆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的红色电瓶车,回到工业城另一侧的宿舍后,她打算洗个热水澡,简单收拾一下就返回来,她可不想错过工厂白天开设的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辅导班。


  去年10月,海丽切姆在乌什县人社局劳保所看到华孚企业的招聘宣讲,就想走出家乡来城市看一看,家里人也支持她。“乌什县基本不种棉花,我们以前也不懂纺织,但是我很想看看在工厂工作是什么样子,就报名了。”


  刚进厂时,一切既新鲜又陌生。夏季炎热,车间有空调,宿舍有热水,有独立卫生间,这是海丽切姆从未想到过的生活。“工厂的生活环境和节奏,和农村完全不一样。要从农民变成工人,一开始肯定不适应。改变自己,一定会痛,但我们陪着她们。”阿克苏华孚色纺有限公司公共事务部经理孙瑛说。


  阿克苏纺织工业城人社局工作人员祁心向记者介绍,工业城始终坚持推进经济发展与促进就业联动,以产业发展扩大就业容量,着力解决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问题。


  从田间地头来到现代化生产线车间,紧张的生产节奏和规律的作息时间,让这些“转型”工人一时难以适应,迟到早退现象时有发生。工人们上岗前,企业对他们进行了3个月的封闭式军事化训练,严格考勤制度,树立劳动纪律观念,养成集体生活和服从命令的习惯。


华孚纺织车间的女工_副本.jpg

华孚纺织车间的女工


  “我们的生产线是流水作业,要求员工一定要有团队意识。只要有一个岗位缺勤或操作不到位,整条生产线上百人的劳动就会变成无用功。”孙瑛说,很多学员经过培训和实践后,逐渐明白了自己的责任。


  一年前,25岁的布娜亚孜古丽还在乌什县打零工,除此之外,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些什么。如今,她已经能用普通话一字一句地解释并条、精梳、粗纱等纺织专有名词的含义。“我以前在村里务农不会看手表,看太阳就行了,不太需要知道准确的时间。现在做工人了,知道了时间的宝贵。”布娜亚孜古丽聪明,一学就懂,进车间不到一年已经学会了三个纺纱工种技术。平时,经常会有小姐妹来找她请教,师傅也有心栽培她做车间小组长。


  语言是一道关,纺织专业的技术名词多,机器操作指令复杂,纺织工们很难用本民族语言表达清楚,而大多数工人的普通话水平还只会简单的日常交流。为了便于员工理解,纺织培训老师采取了“傻瓜”式教学:把操作流程编成数字序号,通过步骤演练,一遍遍耐心示范给学员,或分解成图片贴在工人们的工位上。第一次上机实操,布娜亚孜古丽紧张坏了,但她还是准确地完成了。“技术记住了,就不会忘了,但是语言一定要多学。”布娜亚孜古丽从没想到自己会成为一名细纱挡车工,更没想到每月有3000元的收入。“我们家是贫困户,以前种地一年才有一次收入,现在每个月都有,帮家里减轻了很多负担。每次寄钱回家,我都特别开心。”


  带队干部是连接企业、职工和开发区管委会的桥梁。而在女工眼里,乌什县驻纺织工业城的带队干部杨晓莉就是她们的“娘家人”。车间工作三班倒,男女工人都是8小时工作制。杨晓莉和同事要帮助员工们解决生活上、工作上的大事小事,“两个带队干部负责700人,非常忙。”开发区人社局局长支俊杰说,从农村转移来的职工因风俗习惯、语言、思想观念等因素带来的一些不适应问题,需要带队干部进行引导和解决。“就业转移是为了让劳动力脱贫。为此,我们为每个贫困户员工建立档案,发工资、交社保卡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