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社会
茶马古道上的家庭和谐交响曲——走进云南贡山丁大妈家
2018-11-26 01:50 作者:本刊记者 牛志男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1.jpg

                                                           老相册中丁大妈家合影


2.jpg

                                                      丁大妈翻看以前的老照片


见丁大妈,她正在重丁教堂前给一拨来自北京的游客指点旅游线路。这里是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的丙中洛镇,滇藏交界处。“到西藏察瓦龙的路好不好走,有没有大雪封山?”“路好走得很,景色也最漂亮喽。”丁大妈热情地介绍着。


作为一条全新的进藏线路,滇藏新通道(即丙察察公路)起自贡山县丙中洛,进入西藏林芝市察隅县的察瓦龙乡。游客可从昆明经大理,沿正在改建中的怒江美丽公路一路北上进藏。沿途自然风光壮丽、民族风情独特,被称为“最美自驾旅游线”。


丁大妈汉名俞秀兰,藏族,老伴是怒族,汉名丁四方。上世纪90年代,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一批批背包客走进“养在深闺人未识”的丙中洛。性格开朗又热情好客的俞秀兰经常给游人指路、带路,有时还把客人喊到自己家中喝茶歇脚。慢慢地,在一些游客的建议下,俞秀兰在当地开起了第一家农家客栈,她也被大家亲切地称为“丁大妈”。


丙中洛地处贡山县北部,北与西藏察隅县接壤,东连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西接独龙江与缅甸毗邻,南邻贡山县捧打乡,属于滇西北三大山脉即高黎贡山、怒山、云岭与三江即怒江、澜沧江、金沙江形成倒“川”字的“三江并流”核心区。怒江自北向南贯穿全境,东面为碧罗雪山,西面是高黎贡山,两山夹一江,神奇的“怒江第一弯”就在这里。


世外桃园般的丙中洛,被许多人称为“人神共居”的地方。这里不仅有神山、碧水、诗画般的田园生活,而且是一个多民族、多宗教和谐共生的宝地。这片总面积823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着包括汉族在内的16个民族,其中藏、怒、傈僳、独龙、白、纳西等少数民族约占总人口的99%。同时,这里藏传佛教、基督教、天主教等宗教并存。当地绝大多数村寨是多民族聚居,大多数家庭都由两个以上的民族组成。


丁大妈全家近二十口人,有藏、怒、白、傈僳、纳西、壮共6个民族。汉语,藏语,怒语,傈僳语……;苞谷稀饭,酥油茶,烤洋芋,米饭馒头……正如许多多民族家庭一样,丁大妈一家人尽管生活习俗、宗教信仰不尽相同,但大家相处融洽,其乐融融。


美好家园的好日子


四月的怒江大峡谷,碧绿苍翠,樱花绽放。丙中洛镇的主干道上车水马龙,有外来的游客,更多的是自驾车的当地群众。放眼望去,远处的噶哇嘎普雪山、贡当神山白雪皑皑。走滇藏新通道的人,不管是自驾还是骑行,都会把丙中洛作为重要驿站。当人们一路经历各种艰辛,来到地势相对平缓而时常云雾缭绕的丙中洛,犹如进入仙境一般,豁然开朗。


丁大妈家位于甲生村村委会对面,大门两侧绘有浓郁的民族风情画。在98%以上面积为高山峡谷的怒江州,丙中洛占据着全州三个大坝中的两个,因此当地村民除了种植山地作物,还种水稻。如今,甲生村在脱贫攻坚中发展起稻花鱼和冬闲田鱼养殖等特色产业,越来越多的村民吃上了旅游饭。


“外地来的游客有时讲方言,听得累死喽。”丁大妈一边往家走,一边和记者聊着天。这天上午,她原准备去菜园找猪草,结果来问路的客人特别多,刚走一拨又来一拨。“我讲话他们听不懂。我说路况相当好,他们有时不会听。”丁大妈今年77岁,虽然现在腿关节不好,走路时经常拄根拐杖,但说起话来中气十足,而且话语中总是带着些许幽默感。


丁大妈家的院子很宽敞,大门左侧是一排供游客住的客房,再往里是大妈一家人起居的房间,最靠里是一座正在建造中的三层小楼。院子中间有一个花圃,里面鲜花怒放,正中央的旗杆上一面五星红旗迎风招展。


“以前这里都是大石头,到处是长满刺的草。”丁大妈指着院子说,那时的小院面积只有现在的五分之一,来了游客也经常没床位,只能睡在家中的草房里。后来,家里生活改善了,不仅盖起新房,还找来挖掘机对院落进行平整,先后修整过5次。如今,新建的三层小楼也很快竣工。“家里石头这么多,房子随便盖都用不完。”丁大妈笑着说。


秋那桶是丙中洛最北端的一个小村落,丁大妈的老家就在那里,优美的田园风光吸引着众多游客前往。从秋那桶继续向北,便进入西藏了。在怒江州,往往通过地名就可以判断这里是哪个民族的聚居地。比如,地名称为“洛”的,一般是藏族聚居地;称为“桶” (怒族语“和平、平安”的意思)的,是怒族、傈僳族聚居地;称为“当”的,则是独龙族聚居地。


如同这里的很多村落一样,秋那桶曾经只有一两个民族,如今生活着五六个民族。用丁大妈的话说,今天这家儿子领来一个独龙族媳妇,明天那家姑娘带来一个汉族丈夫,慢慢村里的民族成分就多了。


在甲生村,有丙中洛著名的重丁天主教堂。信奉天主教的丁大妈,掌管着教堂的大门钥匙。老伴丁四方大叔信奉藏传佛教,已于4年前去世了。无论生活困难时期,还是在物质不断丰裕的年代,丁大妈和丁大叔都相濡以沫、互敬互爱。


2004年,田壮壮导演拍摄了一部名为《德拉姆》的纪录影片,讲述的正是怒江流域茶马古道上各民族家庭的生活。正如田壮壮所言:“居住在这里的民族,就像高原的山脉一样,不卑不亢,充满了传奇般的色彩,与自然和谐地并存。我们这些从外边来的人,只能仰视、欣赏、赞美他们。这里能给你一种力量,一份祥和及发自内心的喜悦,他们并不会因为你的赞美而改变自己。”


也有人说,这块土地似乎拥有一种强大的力量,能融合各民族、各宗教之间的文化差异。作为茶马古道上重要的贸易集散地,丙中洛处处彰显着人与人、人与自然、民族与民族、宗教与宗教之间的和谐。在长期交往交流中,当地各民族互帮互助、和睦共处。在当地,除汉语外,许多少数民族会说藏语,藏族也会讲怒族语、傈僳族语等。


“现在生活太好喽,真是一年比一年好!”丁大妈深有感触地说,以前到镇上买盐巴、茶叶都是用头顶着筐子和袋子,有的老人头发都磨光了。改革开放前,一家人一个月只有3两盐巴,买布和线也都要布票、线票,家里有劳力的一年可以买一两双胶鞋,衣服破旧了也都是缝缝补补穿了再穿。如今,老百姓不仅衣食无忧,而且所有劳作都可以靠机器帮忙了。


忆苦思甜,丁大妈备加珍惜现在的好日子:“党和国家政策这么好,一定要好好珍惜。我们各民族都是一家人,只要齐心协力,就一定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


“如果美丽有颜色,你已经看到了。”这是在丙中洛随处可见的一句宣传语。想必,在这抹最靓丽的色彩中,除了壮美的自然风光,更有着各民族团结奋斗的时代之美。


和和美美一家人


1964年,时年23岁的丁大妈生下了自己的大女儿丁秀花。这个在丁大妈眼中最老实的孩子,如今已是怒江州副州长,并先后当选为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和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


作为丙中洛的第一个大学生,丁秀花的求学之路可谓异常艰辛。当时家乡没有通公路,读完高中考取昆明一所大学的丁秀花,需要走8天的山路才能到州府六库。从秋那桶出发到丙中洛镇,再到捧当乡、贡山县城、普拉底乡、马吉乡、石月亮乡、鹿马登乡、匹河乡……沿着怒江大峡谷,年轻的丁秀花每个乡镇要走一天的路。途中没有小卖部或餐馆,干粮等所有用品都只能靠自己背。对于一般体力差的人来说,这段山路要走半个月时间。


为供大女儿读大学,丁大妈一家省吃俭用,平时上山砍柴卖,养头猪舍不得吃,要卖掉换点钱……辛苦的付出,改变着家庭的命运。


大学毕业的丁秀花分配到怒江师范学院工作,并在那里认识了她现在的白族丈夫。如今,两口子都在州政府工作,平时工作也都很忙。即便如此,丁秀花每到外地出差,都会抽空给丁大妈打电话问候。春节期间,一家人也会从六库回到丙中洛老家,跟老人和兄弟姐妹团聚。


二女儿丁秀英初中毕业时,家里再也没条件供她继续上学。上进的丁秀英考取了独龙江乡妇女干事,经受了艰苦的锻炼。5年后,丁秀英调到捧当乡做妇女工作,后又调入县扶贫办,前后已工作近30年。丁秀英的丈夫是傈僳族,以前在县百货公司工作,后来调到县老干局工作,如今是捧当乡扶贫工作队的一员。


1970年,丁大妈唯一的儿子丁顺林出生。他在州农校读书时,学习成绩优异,深受学校老师喜爱。毕业后,丁顺林被分配到昆明农业系统工作。后来,为了家乡发展建设,他毅然离开昆明回到贡山县农业局任职。丁顺林的妻子,是纳西族。


同丁顺林一样,丁大妈的三姑娘丁秀梅也在县农业系统当农技员。老百姓种树、种羊肚菌等,都要打电话向她请教,有时一天她的电话费就有200多元。“这个村民打来电话说,我家羊肚菌怎样啦;那个村民打来电话说,我家果树种子不够啦赶紧送来……”孩子们工作很忙,丁大妈都全力支持,聊起他们来也是一脸自豪。丁秀梅的老公是来自广西的壮族,他们在昆明一所医学院校读书时相识。毕业后,两人回到丙中洛工作。


小女儿丁秀珍从小读书成绩就好,后来在州里的师专毕业后,走上了教师岗位。如今,她和傈僳族老公都在州府所在地工作,儿子正在云南理工大学读书。


家和万事兴。虽然丁大妈家有多个民族,但一家人从没因生活习俗、语言交流及宗教信仰等发生过矛盾。“儿女们都很孝顺,家里有什么事,也是全家人一起商量。”丁大妈说,虽然自己一个人生活在老家,但一点儿也不孤单。平时,在贡山县工作的几个儿女经常回家看她,帮忙收拾家务、做农活或打点客栈。


茶马古道上的交流使者


《德拉姆》影片开头,一位邮差骑车穿过横跨在怒江上的铁索桥,沿着马帮走过的茶马古道,来到丁大妈家,送上来自广东和北京的信函。这些信件,都是游客在丁大妈家住宿后寄回的照片或感谢信。


如今,丁大妈依然保留着这些照片和留言,叠在一起有厚厚一摞。闲暇时,大妈经常会拿出这些照片翻看,当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


丁大妈家里的第一位客人是来自广州的背包客。由于当时没通公路,他沿着山路不知不觉就走进了大妈家。丁大妈、丁大叔热情好客,这位背包客一连几天都住在他们家里。后来,随着游客口口相传,丁大妈家的知名度越来越高,院落里经常停满各地的车辆,有时客人还在院子里搭帐篷住。


大妈家的厨房也非常宽敞,火塘上方,挂满了熏制好的腊肉。屋内一侧,有两口做饭的大锅。每当游客到来,丁大妈都会给客人打酥油茶、烙石板粑粑、挤马奶等。大家围坐在火塘边,品尝着农家饭,喝着大妈自酿的苞谷咕嘟酒,抒发情怀,畅谈感想,好不自在。众多客人中,有不少来自国外。在丁大妈收藏的照片中,有一张是她正在帮一位日本客人穿怒族服装。由于很多外国游客对云南当地民族文化感兴趣,丁大妈一家人也没有把他们当外人,对所有人都是以诚相待。


“朴素的院子,善良的大妈,憨厚的大叔,纯洁的小女孩,还有可爱的小狗,当然还有这里的云,这里的山,这里的水,所有这里的一切,都属于碧罗雪山下怒江边的热情人家。”


“坐在丁大妈家的院子里,远眺高黎贡山白云缭绕的山顶,如同置身世外桃源,这里真是我的精神家园。可惜,今天丁大妈煮奶茶的银壶被烧漏了,这可是用了20年的漂亮茶壶。”


“忘掉烦恼与情感,一身轻松走出大山,走向新生活。”

……

厚厚的留言本上,留下了众多游人的感言。丁大妈一家人,也似乎成为丙中洛乃至茶马古道上的文化交流使者,诠释着当地人民的淳朴善良、勤劳智慧。

                                                                                                              (责编:贾天粒)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