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
守护亚丁的康巴汉子
张建国 2019-05-06 02:16

 春分才过两天,高原的雪花还是一如既往,说来就来。抬眼窗外,远处的跑马山一片朦胧,千树万树的雪花宛如初春的梨花那么美艳。近处的雪花犹如绒花,在窗外翻飞轻舞。风不大,绒花般的雪花晶莹剔透的身姿愈加清晰,伴随着轻旋纷飞的雪花,《向往亚丁》的旋律在室内漫延开,天籁般的歌喉让人的思绪也飘向了千里外的亚丁……


调离石渠十年后再见索郎达吉是六年前到石渠出差,当年的大孩子已成长为一位康巴汉子,唯一不变的是其对音乐的热爱。围坐在熊熊的牛粪钢炉旁,我还是一如既往叫他达吉,而他也如当年一样叫我“张老师”。达吉一边弹着吉他,一边唱着自己的得意之作。就着奶茶,嚼着干牛肉,我们师生俩谈起十多年前他的调皮,都不由自主开心地欢笑起来,当年我们师生相处的一幕幕如今回忆起来还是那么美好,聊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那一夜熊熊的火炉燃烧了整个通宵。


2.jpg


三年前,又见达吉十分偶然。那是高原鲜花烂漫的8月,我们从康定出发,前往雅江、理塘和稻城,为全州“六大战略”现场会实地踏勘和确定点位。盛夏的康巴高原,阳光灿烂,风光无限,车作离弦奔前方疾驰之际,在车上信手随摄即兴的美好,一路飞奔不断,一路美景闪现。从康定出发,两日的行程,结识和邂逅了许多新老朋友。在实地踏勘确定最后一个点位——打造《亚丁》歌舞剧的剧院里,我们一行人都为甘孜州拥有了如此现代的剧院而自豪之际,一位扎着马尾辫头戴牛仔帽的康巴汉子走过来,叫我“张老师”,我一看,这不是我的学生达吉吗?因为工作,与既是学生也是朋友的达吉相逢在亚丁雪山下的香格里拉镇,真是一种缘分。拥抱之际,我能深切地感受到这个昔日搞笑、幽默的卷发男孩已成长为魁梧的康巴汉子。因为有工作在身,我们简单地寒暄了几句,约定忙完工作后聚。


3.jpg


忙完工作已是晚上7点过,中途达吉来了几次电话。华灯初上,达吉让他的表弟来接我,因为他要照顾自家“矮房子”酒吧的生意。沿着香格里拉镇灯光朦胧的夜景,我和他的表弟,一位很帅的大男孩一边欣赏夜景,一边聊起石渠的事。说起达吉家里的事,我依稀记得当年在达吉家见过这个男孩,只不过很小,大约不到十岁的样子。达吉家族尤其是母亲家族出帅哥,其几位舅舅都是康巴汉子,而且大都能歌善舞,堪称扎溪卡草原典型的牛场娃。缘于家族的艺术基因和环境熏陶,达吉上初中时就十分喜欢音乐,还偷偷地自学弹吉他,被父亲发现后挨了不少揍。好在我作为他的老师和班主任,十分支持他这个兴趣,我还多次做父亲的思想工作,鼓励达吉上音乐学院。达吉的表弟认识我,也知道这些往事。大家就这么摆谈着,不知不觉就到了达吉的“矮房子”酒吧。 “矮房子”酒吧很有特色,利用一老旧、低矮的土墙房子装修出来,房内摆满了当地人生产生活使用的器具,原本对酒吧没有多大兴趣的我饶有兴致地参观了达吉别出心裁的创意空间。看得出,达吉在营造酒吧氛围上花了不少功夫,也融入了自己的情感,难怪“矮房子”酒吧在亚丁的知名度很高,许多到亚丁的人都会光顾。作为学生,达吉也知道我对酒吧并不感兴趣,就提议到旁边僻静的地方喝喝茶,我就提议能否一块出去转转,看看香格里拉镇上的老房子。


算来那次到香格里拉镇是第五次,之前都是奔着农业工作而去,并且都是在田间地头看完就匆匆离开。之前也只在昔日被称为日瓦镇“绿野仙踪”的客栈住过一晚,当时感觉老房子还有许多,现在越来越少。让我欣慰、高兴的是达吉已事业有成,更让我佩服的是他对亚丁旧民居保护很有想法。在洛克小道旁,他谈到几年前那幢老藏房被拆掉时,眼含热泪,我感同身受——我们都认为每一幢老民居都是有生命力的,我们不能毁掉那些养育了我们的祖辈、承载着许多故事的老民居。


迎着从亚丁雪山而来的怡人晚风,达吉陪我到附近的几处老房子转了转。坐在达吉为保护亚丁老房子而长期租下开的“藏迦主题酒店”大厅里,我们继续着保护传统民居和村落的话题,当达吉说出他到亚丁的缘由和在这几年里所做的一切,我都无法想象这就是当年那位调皮、腼腆,而且有点搞笑的男孩了。当年达吉的学习成绩靠后,还时不时逃课,连校长的话都不听,而我一直以平等的身份同他们相处,更多是把他们当成朋友来疏导和引领。当年,我曾鼓励他不仅要搞好当前的学习,一步一个脚印,慢慢逐步提升,更要着眼于十年、二十年后来考量自己的人生——哪怕就是当“牛场娃”,也要当个懂技术、会管理、善经营的现代“牛场娃”。与达吉初中学习分别至今恰好12年,真不敢相信当年成绩不好的达吉,经过十多年的磨砺和锻炼已成长为一位真正的康巴汉子。达吉的言谈举止,特别是在公益、艺术、音乐等方面的观点和看法远在我这位当年的老师之上。


看着达吉有如此成就,打心底替他高兴,这也是当年我执教时对所有学生一直坚持的目标。达吉谈起他十多年的经历,让我自叹弗如。之前我只知道他对音乐十分着迷,当了兵后还到四川大学求学,作为独立音乐人及制作人参加过“快乐大本营”等节目的录制,还获得过许多奖项,后来却突然回到稻城亚丁工作。作为稻城亚丁官方旅游形象大使、甘孜免费午餐滴水公益的发起人,达吉专注公益事业已有十余年。谈及对未来的打算,达吉充满憧憬地说,自己放弃许多机会回到甘孜,来到亚丁,十分值得,自己将把家乡的美好呈现在世人面前。说着,达吉还为我唱起了《向往亚丁》……


今年春节前,达吉又频传捷报:先后成为中意合作周中国访问团最年轻代表、格莱美的特约颁奖嘉宾……今年5月,他还将带着来自“神秘东方伊甸园,遥远的香格里拉”的藏地天籁之音,亮相当今世界最具影响力最顶尖的国际电影节——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作为此次特邀音乐人,达吉将用音乐剧、纪录片等形式通过全球巡演,围绕“消失的地平线,心中的香巴拉”这一主题,把著名探险家洛克曾在稻城耳闻目睹的“最后的香格里拉”呈现在世人的面前。


被誉为“圣洁甘孜、大美康巴”的这方山水历来是康巴文化的核心区。作为三大藏文化之一——康巴文化的发祥地,甘孜州的康巴文化源远流长、灿烂辉煌,是中华文化瑰宝之一。在这片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的土地上,孕育出了《康定情歌》这样的不朽名曲,也诞生了许多知名的音乐人,可以说音乐始终流淌在每个甘孜儿女的血液里。从小在歌舞海洋里成长起来的达吉,二十多年来耳濡目染雪域高原的牧歌,一路走来用音符串成对甘孜的挚爱。


44.jpg


有意义的人生,永远在追求生命的质量,永远在追求生命的宽度、高度、广度、深度和温度。相信达吉定能心想事成,正所谓:不忘初心,定得始终。 


(责编 吴迪)



制作:李泓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