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
《盘中餐》里的哈尼梯田——于虹呈与她的梯田绘本
苑 利 2019-05-06 01:57

云南红河梯田从当地农民眼中的一块块普通的水田,华丽变身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并最终进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是许多人没有想到的。创造这项遗产的是世世代代的哈尼族人民,当地政府在申遗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也不容低估。此外,为申遗提供了一幅幅美图、一篇篇美文的艺术家们的贡献同样不可忽略。我一直想写一位为红河梯田的文化传播作出过重要贡献的艺术家,但到底应该写谁却一直举棋不定,手握提名权的张红臻(红河州世界遗产管理局原局长、红河学院人文学院研究馆员)对此也犯了难。就在这时,一位名不见经传的艺术家突然进入我的生活,她就是本文的主人公于虹呈。


1.jpg


最早接触到于虹呈,是通过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传艺。一天,传艺在微信朋友圈中上传了她最新录制的一期节目。节目的内容是关于一个刚从中央美院毕业的小姑娘,如何在红河创作出自己的梯田绘本《盘中餐》,并由此获得了被称为绘本“奥斯卡奖”的博洛尼亚国际插画展优秀作品奖。这个小姑娘就是于虹呈。这时,我突然想起我的研究生小鱼说起过在红河梯田搞田野调查时,曾经遇到一群为红河梯田画绘本的艺术家,难道其中就有她吗?经过了解,果然有她。于虹呈生于湖南,现居北京,2011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绘本创作工作室,在校期间曾获得2010年度国家奖学金。2012年,她曾赴英国攻读硕士学位,学习插画和版画。2015年,她的绘本《梁山伯与祝英台》被北青报评为年度好书,她则被评为插画届的“年度新人”。2016年,凭借绘本《盘中餐》,于虹呈获得2016年博洛尼亚插画展优秀作品奖。博洛尼亚国际儿童书展是每年在意大利举办的国际性图书博览会,至今已有52年的历史。展会期间举办的插画国际大奖赛,被称为“绘本界的奥斯卡”。这个大奖,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60多个国家近3000名插画师的15000幅作品参赛……


初次见面,于虹呈显得有些拘谨。她给我讲起了创作《盘中餐》的缘由:2013年夏天,她和家人去大理旅游,一家人坐在爸爸租来的马车上,沿着洱海边兜风。当她看到路边田里的农民们正在种地的情景时,说不出为什么,心里特别感动。那天后,她心底里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愿望,觉得应该为这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画一本绘本。可画什么呢?种粮食的,种菜的,还有养鸡养鸭的,总得选个主题吧。说到这里,于虹呈的脸上飞过一道红晕:“是人就要吃饭,一说到吃饭,我们南方人首先想到的便是大米。所以,想来想去,我决定画一本有关‘米’的绘本。”


选择什么地方的稻米呢?这是于虹呈需要着重考虑的一个问题,思前想后,她最终选择了红河梯田。因为那里是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地,并且父亲就在红河工作,去那里体验生活相对方便,最重要的是,她曾去过红河,在她的印象里,红河梯田美得不可思议。


于虹呈在城里长大,根本不了解怎么种庄稼。为准确地描述农耕生产,她住在当地一户哈尼族人家观察生活。但这家人已经不种地了,办的是农家乐。于虹呈在这里一住便是两个多月,每天抱着相机走村串寨,观察记录当地人的生活。经过观察,她注意到,农民干活不是凭性子,而是顺应自然,什么季节干什么活儿。所以,在水稻育种、插秧、除草、收割等重要时节,她就会在乡下多住些日子。到农忙时节,房东大嫂也会提前打来电话,让她赶紧过去。


为了创作绘本,在乡下的日子里,于虹呈几乎每天都呆在田里观察当地农民的劳动过程。在她的绘本中,有一幅作品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那是一块撒上稻种不久的育苗田,田里的稻粒才发出嫩绿色的小芽,几片粉嫩的花瓣儿,像是羞涩的少女,被人推拥着半推半就地飘落到这里,再细细看去,花瓣间还散落着几只小鸡新鲜的爪印……那画面仿佛在告诉人们:春姑娘真的来了。


就这样,于虹呈就像齐白石观察鸽子羽毛那样,认真观察稻子生长的每一个细节,并用相机将它们记录下来,然后,在画室里进行二度创作。


观察体验生活和种田一样,同样需要吃苦。譬如,梯田灌溉需要水,而水来自山上。为了弄清水的来源以及雨天水渠的流量,于虹呈有时需要顶风冒雨,跟在赶沟人后面观察他们怎么赶沟。采风最大的障碍是语言。由于她不会说哈尼话,又没有翻译,只得每天在沟渠入口处傻等。赶沟人不知道这个漂亮姑娘远远地跟着自己到底要干什么。很多时候她不紧张,赶沟人却被她的跟踪行为吓住了。


与住在山下河谷地带的傣族不同,哈尼族通常都住在山坡上。哈尼族的村寨有老寨与新寨、母寨与子寨之分,这些具有“血缘关系”的村寨都有一个共同特点——每年秋收过后,人们都会去各个村寨走亲戚,喝喜酒。这个时候,房东也会领着于虹呈一起到处去凑热闹。我想当然地以为,每次赴宴,热情好客的哈尼人一定会把这位腼腆可爱的小姑娘灌得酩酊大醉,但于虹呈却笑着告诉我,尽管她经常跟着房东到处蹭饭,还真没喝过酒。她说哈尼人老实厚道、热情质朴,她告诉大家自己酒精过敏,村民也从不向她劝酒。


2.jpg

        于虹呈作品《长街宴》


于虹呈去各个哈尼村寨,多半乘坐行驶于村落间的小巴士。没车可乘,路途又太远时,淳朴的乡亲们就会让村里的男孩子骑摩托将她送回去。路途不远时,她就徒步走回住的寨子。哈尼人常年生活在山里,对于他们来说,走山路、辨方向根本不是问题。为了让于虹呈早点到家,乡亲们经常会给她指近路走,但大部分时候都会成为“坑”她的一道“陷阱”。例如老乡明明讲好由这里上去“只有一条小路”,可走着走着前面就会又多出一条;有时感觉这个方向可以出去,可走着走着路又会拐到另一个方向;有时信心满满以为马上就能走出去了,可谁知走着走着小路居然会在眼前神秘消失。迷路时,于虹呈会赶紧先找到一个村落,只要找到村落,找到人群,找到大路,自然就会找到回家的路。


传统农业与现代农业的最大不同,就是在生产活动中会有很多祭祀活动。在红河州,这类活动很多,给于虹呈留下了深刻印象。在她居住的哈尼族村寨,每年开耕之前都会举行祈求丰收的仪式。由于这些仪式女性参加得很少,所以,于虹呈在给我叙述这些故事的时候,用得最多的词是“听说”“好像”,因为是“道听途说”,所以,这部分内容在她的《盘中餐》中没能详细展开,成为绘本中的一个遗憾。


在近两年的实地体验中,最令于虹呈难以忘怀的还有哈尼族过年时摆的长街宴。长街宴通常摆在村里一条最长最宽的路上,虽然动辄上百桌,但实际上都是一户一桌、一户一桌攒出来的,因此在经济上并不会给村民带来负担。哈尼族热情好客,不管是哪里来的客人,只要来了,都可以上桌用餐,主家不会收取分文。于虹呈说她被哈尼人的善良好客深深打动,每次一到现场,都一改平时的腼腆,端起相机啪啪啪拍个不停,还和那些肩扛长枪短炮的男摄影师一样,爬到房顶上去选景。其实,最令于虹呈动容的,并非长街宴盛景,而是长街宴上各族农民丰收后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之情。也正是这些对生活点点滴滴的深入观察和体验,才使得绘本《盘中餐》真实自然、打动人心。(于虹呈/供图)


(责编 梁黎)



制作:李泓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