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人物
阳光之梦 ——记云南省开远市阳光托养康复中心院长马林辉

马林辉给患者整理衣衫.jpg

马林辉(左)与托养康复中心的患者在一起


2014年12月27日,由全国老龄办、共青团中央等七部门在北京举办了第六届全国敬老爱老助老主题教育活动表彰大会。作为云南省受到表彰的两位“提名楷模奖”获奖人之一,马林辉来到了北京。

说起自己的阳光托养康复中心,马林辉滔滔不绝,如数家珍。

在出任阳光托养康复中心的院长以前,马林辉是开远市明威医院的院长兼精神科的主治医师。

成为精神科医生,是马林辉从小的梦想。长大后的马林辉如愿成为一名医生,虽然不是精神科,但离自己的梦想更近了一步。2004年,马林辉所在的明威医院面临改制,49岁的她抓住机会,投资120万元接管了医院,当起了院长。接管明威医院后,马林辉立即开设了精神病专科,聘请医生坐诊;同时她也到省精神病医院进修,掌握精神科的治疗和管理方法,终于成为了一名精神科的主治医师。

对精神病患者,马林辉有着超乎常人的同情和关怀。她不仅尽力为病人治疗,也关心他们的日常生活。所以当开远市残联找到她说要联合共建托养中心时,马林辉没有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看到病人的状况,我心里难过。我的很多病人都没有家。我想把他们统一托管起来,让他们也能过上正常的生活。很多病人年轻时就得了病,一直也没有结婚,我希望他们到老年的时候能够享受到家庭的温暖。”


阳光一般的“家”

马林辉的阳光托养康复中心是2009年与开远市残联联合共建起来的,刚开始以精神病和智力残疾患者的托养为主要业务。随着业务的不断开展,马林辉了解到很多老年人患了孤独症,在家里无人照顾,于是又建起了福缘老年公寓。2013年,红河州残联将智力残疾儿童康复训练项目交给托养中心,每年接收州内智障儿童参加培训。中心现在共接纳220多名患者,其中包括60多名60岁以上的患者和40多名智障儿童。

马林辉对中心实行分类管理。“老、中、少”三类患者按照不同的治疗目的分别进行管理,实现了中心管理的专业化。

在福缘公寓里居住的老人大多是独居老人。马林辉尽力为他们营造出家一般的环境,让他们能够在中心愉快地生活。中心平时除了为他们提供文艺、体育方面的服务外,还组织老人们到农疗中心干农活,保持身心愉快。全部由患者组成的文艺队还能独立表演一台一个多小时的晚会。由于很多老人已经没有亲人,中心还要肩负起为老人送终的职责,让每位老人都能有尊严地离开人世。

中心对智力残疾儿童进行的培训主要包括认知功能、自理能力恢复训练等,通过训练让患儿掌握简单的生活自理能力。很多孩子进入中心时不会上厕所、不会穿衣,吃饭需要人喂。在通过专业特教老师的训练后,大多数孩子都能做到生活上自食其力。

尚有一定劳动能力的精神疾病患者还可以参加到中心的“工艺队”,中心从当地企业找来一些简单、劳动强度小的工作交给家庭特别困难的患者完成,比如套包装袋,每套一个可以收入1.5分钱,长期积攒下来的收入可以用来买自己喜欢的东西。

马林辉坚信,托养中心的首要任务是让病人们精神快乐。“我们组织很多活动,让患者唱起歌来。音乐是打开心门的钥匙,他们唱完歌感觉心情特别好。人只有精神快乐,生活才会有希望。”她最怕的就是病人情绪低落,想自杀、想逃跑。

“托养中心是你温暖的家!”马林辉经常自掏腰包为病人买衣服,毎人一年四季从里到外一应俱全。看着病人们穿得干净整洁,她就由衷的高兴。中心的护士都要经过专业培训,她有时候还会亲自上场示范如任何替病人洗澡、剪指甲。“与精神病患者相处要讲究方法,讲话的语气、站立的位置都要注意。”马院长在这些方面很有经验,“不能凶他们,要称呼他们‘大哥’、‘小弟’,他们也会感到亲切。”中心每周组织看报读报,有位患者很是感动,说自己患病30年来从来没有机会看报,来了中心不仅看得认真,朗读还用上了普通话。“我得病以前最爱说普通话了!”

看着自己病人从完全脱离社会生活的动物状态慢慢恢复过来,马林辉满心欣慰:“我也很感谢他们,因为他们的转变对我们的工作来说是很大的鼓励。”


P1090198.jpg

托养康复中心的孩子们


阳光梦有了后继者

说起开办托养中心以来遇到的困难,马院长也有几分无奈。“我每年都到当地的卫生学校去招护士,可是有的培训后上岗三五天就要走,不愿意做精神科护士的工作。”目前托养中心能够坚持下来做这份工作的只有40多名护士,每年招聘来的新人都由他们培训,往往培训时身边的几个护士最后一个也没留下。

的确,这份工作的危险性和特殊性让很多人望而却步。马院长记得中心有一位小护士,已经工作了两年多,表现非常优秀也很有爱心,可有次为了督促病人睡觉关掉了电视,被病人一巴掌打倒在地,此后她就再也不愿意继续做这份工作了。趋利避害和自我保护是人之常情,马院长希望更多的人能够了解托养中心,从中找到人生的价值和意义。

阳光托养康复中心虽然已经实现了老、中、青患者全覆盖,但马院长仍然有不满意的地方。目前的智力残疾儿童培训是学期制,很多孩子在中心掌握的技能,回家后缺乏专业指导就逐渐忘记了。尤其是有些父母很忙,没有时间陪孩子练习。她希望将来智力残疾儿童培训能开办学校,让这些孩子也能像普通孩子一样升学,最终掌握一门能在社会上立足的本领。

蓝图已经在马林辉心中呈现了,那就是建立一个阳光社区。在这个社区里,有智障儿童学校,有老年公寓,还有精神病专科医院,三者为一体,让患者在社区里享受正常的生活。

马林辉今年已经60岁了。她每天都要到托养中心去和病人相处,观察他们的状态,冬天的晚上更是常常担心护士没给病人盖好被,要自己到中心确认过才放心。对于这项事业,她还有抱负,还有梦想。

“残疾人的事业需要接班人,我就把我儿子叫回来了。”马林辉很感谢家人对自己的理解和支持。马林辉的儿子原本在红河大学担任行政工作,如今已经辞职到托养中心从事管理。儿媳本职就是护士,后来又到湖南湘雅学院进修,专攻智障儿童的培训和鉴定,为中心带来了全国最先进的卫氏鉴定法。托养中心也因此成为了红河州的智障儿童鉴定中心。

“我可以一直帮助儿子儿媳,把他们培养成比我更好更优秀的管理者。”助人者,人恒助之;爱人者,人恒爱之。衷心祝愿马林辉通过两代人的努力,早日实现她的“阳光社区”之梦。(文/本刊实习记者 张瑶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