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人物
草原上奔腾的骏马——记西部战区某旅玉树独立骑兵连副连长尼都塔生

     在青海玉树广阔的巴塘草原上,一匹军马奔驰而过,骑手一勒缰绳,马儿高扬头颅,抖动如丝般亮滑的鬃毛,一声马嘶响彻晴空。


西部战区陆军第76集团军某旅独立骑兵一营教导员柴凯,指着军马行进的方向对记者说,他就是玉树独立骑兵连副连长尼都塔生。


尼都塔生,25岁,藏族,一个真正的康巴汉子。魁梧的身材、黝黑的脸,一双浓眉大眼,英姿勃发。


“血管里响着马蹄的声音,眼里是圣洁的太阳。”《康巴汉子》里的这一句歌词,用来形容尼都塔生再贴切不过了。尼都塔生的先辈为藏区的和平稳定作出了突出贡献:1949年,其曾祖父土登宫保带领族人为解放青海的解放军支援战马、兽皮,积极促成玉树和平解放。土登宫保深深感到“只有共产党才是真心为民”,尼都塔生的祖父彭措旺扎更是献出家产,参加革命,坚定地同党和人民站在一起。


作为玉树藏族自治州“康巴世族”后代中第一个穿上解放军军装、跨上战马的骑兵,尼都塔生牢记“跟着党走”的族训,坚定从军报国之志,以实际行动书写了一名新时代革命军人的使命与担当。


尼都塔生做骑术训练.jpg



一心向党


尼都塔生的成长延续了他的传奇家世,这是一部藏族同胞一心向党的当代史。


2008年5月,原昆明陆军学院民族中学在玉树招收一批藏族学生,这也是军队院校民族中学第一次在玉树招生。15岁的尼都塔生得知消息十分兴奋,第一时间报了名。经过层层选拔,他被录取了。


经过3年的学习,2011年,尼都塔生从民族中学毕业并考入原昆明陆军学院步兵指挥专业本科队。入学前,父亲东坝阿宝与尼都塔生进行了严肃的谈话,要求他遵循“跟着党走”的族训,将积极向党组织靠拢作为最重要的事。


尼都塔生所在的东坝家族,曾是治理管辖超过百户牧民及僧侣的藏区“百户”。在面临数次重大抉择时,东坝家族都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中国共产党。尼都塔生从没见过曾祖父土登宫保和祖父彭措旺扎,但通过家人和邻里街坊的口口相传,从小他就以祖辈为榜样。老人们告诉他,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进军西宁,当时的玉树地处偏远,信息不通,一时间谣言四起、人心惶惶,不少“百户”携家眷及管辖地的百姓出逃国外。土登宫保在反复甄别了传闻的真假后,率先向囊谦“千户”建议,并在“千户”的带领下,携千匹骏马、百张兽皮同家人踏上前往西宁的路。这一路山高路远,走了两个半月,半道上,西宁解放的好消息就传来了。当时,第一军在听闻了东坝家族的事后,专门派了一辆卡车将他们接到西宁,正式接收了他们的物资并表示感谢,还回赠了礼物。


此后,土登宫保为玉树的和平解放倾尽全力,并在当地政府任职。弥留之际,土登宫保留下遗训——凡东坝族人必须跟党走,绝不可三心二意。“父亲告诉我们,曾祖父总是说共产党是真心为民。”谈及祖辈们的事迹,尼都塔生的脸上满是自豪。


尼都塔生的祖父彭措旺扎开创了“百户”入党的先例。据尼都塔生的父亲东坝阿宝回忆,彭措旺扎曾告诉他,1958年,在西北野战军骑兵团担任翻译的日子里,自己对共产党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决心向党组织靠拢。但在那个年代,“百户”入党没有先例。经过党组织一年多的考察并经中共中央西北局批准,彭措旺扎在1960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在当时的藏区产生了巨大影响。


对于尼都塔生来说,祖辈的荣光既是压力,也是动力。上军校后,他第一时间就向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军校对学员入党要求十分严格,头两年,尼都塔生都因为自身的一些不足,没有被党组织接纳。但他没有灰心,继续向党组织靠拢。每当遇到困难的时候,他总是从祖辈那里汲取前行的力量。功夫不负有心人,大学三年级那年,尼都塔生终于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消息传回玉树家中,全家人欢欣鼓舞。“可把我父亲给高兴坏了。”尼都塔生记得,电话那头,一向严厉的父亲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反复叮嘱他,一定要坚定跟党走,做优秀的党员。


循着祖辈的足迹,2015年,军校毕业的尼都塔生回到了生他养他的巴塘草原,加入玉树独立骑兵连。作为连队党支部成员,他带头认真学习和传播党的理论政策。党的十九大召开后,尼都塔生的足迹遍布了巴塘草原。


“副连长组织我们连的藏族小伙成立了一支‘马背上的宣讲队’,专门给老乡宣讲党的十九大精神。”骑兵连军马勤务班班长仓洛加才让是“马背上的宣讲队”中的一员,他说,尼都塔生一边学习党的十九大报告,一边结合驻地实情,带领宣讲队走村入户发传单、开讲堂,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将党的声音传递到草原上的家家户户。尼都塔生和战友的宣讲,十分受藏族同胞欢迎。“每次老乡们看到我们来了,就端出热茶欢迎。”仓洛加才让说。


钟爱骑兵


对康巴汉子来说,骑马是他们的最爱,能当上骑兵更是无上荣光。


2011年,尼都塔生从原昆明陆军学院民族中学毕业,有两个选择摆在他的面前:一是前往地方高校完成本科学业,二是留在原昆明陆军学院成为一名军校生干部学员。尼都塔生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上军校。因为成为一名军人,是他从小的梦想,也是家人的希望。


父亲东坝阿宝年轻时也曾报名参军,但由于种种原因,没能如愿。“如今儿子圆了我的当兵梦,无憾了。”他接受记者采访时笑着说。   


在军校学习的日日夜夜,尼都塔生拿出康巴汉子那股不服输的劲头努力学文化,自我加压练体能,他手榴弹投远达73米,打破了学院记录,综合考核成绩在学员队名列前茅。


“尼都塔生能文能武,大学一年级和二年级都是他们连的代理连长。”现任职31640部队的中尉贡雀仑珠,是尼都塔生的同班同学。他说,尼都塔生在校期间一直起模范带头作用,不管是纪律、作风,还是作战能力,都是大家学习的榜样。有件事让贡雀仑珠至今难忘,他家住在藏区的深山里,条件较差,那时候还没有通电话,与家里联系只能靠写信。一次,家中遇到难事急需用钱,尼都塔生知道后,默默地给贡雀仑珠的父母寄了钱。这件事,还是后来贡雀仑珠从家人来信中得知的。


2015年,以优异成绩从军校毕业的尼都塔生再次面临选择,分配派遣的选择中不乏环境优渥的大城市。尼都塔生仔细翻阅分配接收单位目录册时,“玉树独立骑兵连”跳了出来,令他怦然心动:“就是它了。”从小喜欢骑马的尼都塔生,带着喜悦的心情,回到了他钟爱的那片草原。


一到骑兵连,尼都塔生就要求去连队条件最艰苦的巴塘驻训点军马勤务班工作,那里海拔4200米,紫外线特别强,风大、寒冷,冬天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以下。


“他总是坚持带头训练,皮肤晒得脱了一层又一层,但从不吭一声。”尼都塔生的表现,教导员柴凯十分了解。为了驯服性情刚烈的军马“枣红”,尼都塔生每天要在马背上骑行6个小时,几天下来,大腿内侧被磨得鲜血直流,坐不下站不直,但他没有放弃,而是开动脑筋摸索与“枣红”的相处之道,终于将“枣红”训练成全连最好的军马。


尼都塔生选择到巴塘驻训点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因为他知道军马勤务班虽离自己家最远,却离马最近,草原才是他施展拳脚的广阔舞台。有付出,就有收获。骑兵连最烈的一匹马“大黑”也被尼都塔生驯服。骑上“大黑”,他参加劈刺、射击、越障等重难点科目考核,均达到了优秀水平。


“马儿都是很通人性的,它把嘴皮往上一翻,我就知道它很开心。”尼都塔生说,“由于玉树山高地广,肩负反恐维稳任务的骑兵连战士必须能‘马上定乾坤’。”


骑兵是一个古老的兵种,传统的训练课目难以适应新的使命任务。为此,尼都塔生深入钻研骑兵训练内容,将陆军合同战术与骑兵使命任务融合,区分《训练大纲》《骑术教程》等9类内容,融入“连排班进攻”“隐蔽接敌”“山地围剿”等实战元素,汇编成册并组织连队官兵进行针对性训练。


“对于骑兵连官兵来说,战马不仅是坐骑,也是战友,必须把它们照料好。”尼都塔生从兽医出身的父亲那里学到了不少养马驯马的要领。在负责军马勤务班的那段时间里,尼都塔生将父亲的叮嘱仔细记好,笔记本里密密麻麻写的都是“高原上季节变换时马匹饲养的注意事项”“马吃完东西的饮水时机”等细致又实用的养马技巧。2017年军马“枣红”因突发胃胀气而离世,让尼都塔生伤心不已。从那以后,他待在马房里的时间更多了,还登门求教,向玉树兽医站站长阿宝地学习医术。“不能让任何一匹军马再因生病死去。”尼都塔生肯定地说道。


倾情团结


亲眼看见玉树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的尼都塔生,真切感受到了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十分珍惜民族团结。


2010年4月14日,玉树发生7.1级强烈地震,美丽的玉树在顷刻之间被摧毁。尼都塔生的父亲东坝阿宝时任玉树藏族自治州州委副书记兼工会主席,作为玉树州抗震救灾指挥部的成员,他参与协调和调度来自全国的抢险救援部队、各地的志愿者队伍。“在这种大灾难面前,更能体现出共产党的伟大、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东坝阿宝说。


地震发生后,一连好几天,尼都塔生的母亲卓玛才吉都戴着口罩为受灾群众做饭,忙得晚上睡觉也忘了摘下口罩,最后口罩黏在她的脸上,忍痛摘下,鲜血便渗了出来,但她说:“这点痛和玉树各族群众承受的痛相比不算什么。”


父母的一言一行让尼都塔生备受触动,他深知正是全国各族人民团结一致、鼎力援助,才使玉树挺过了那场罕见的灾难。灾后重建的玉树更使他感到社会主义制度的无比优越性,“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援,至少使玉树加速前进了二三十年。”


在巴塘草原,尼都塔生在军事训练之余,想得最多的是如何让藏族同胞认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加强民族团结和军民团结。


部队驻地巴塘乡的牧民有时会因草场、围栏等问题发生纠纷,尼都塔生总是第一时间到现场进行调解。2016年4月的一天,牧民伊西才仁将牛羊放到驻训点周围,与铁力角村的牧民土多才仁产生草场纠纷,尼都塔生闻讯后立刻赶到现场调解,他劝说两户牧民:都是康巴汉子,都是草原养育的,应当相互支持、相互帮助,不应该为了一点小小的利益就动手。他牵住两个牧民的手,让他们握手言和,并约定可以到对方草场放牧。


“副连长的电话是‘草原上的热线’,老乡们有事第一个就想到他。”玉树独立骑兵连军马勤务班的战士马海波记得,一次牧民武玉兰家的牦牛被车撞了,她马上打电话给尼都塔生请求帮助。接到电话的尼都塔生冒着风雪、打着手电,带着军马卫生员李广岳赶赴武玉兰家中成功救治了牦牛。武玉兰拿出财物感谢他们,但尼都塔生坚决不收。这份恩情一直记在武玉兰心中,她把骑兵连官兵看作家人,战士们的衣服破了,她总是主动帮他们缝好。


“只要老乡有困难咱就帮。”尼都塔生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经常探望驻地周边的孤寡老人,83岁的东周卓玛老人就是其中一个。东周卓玛的女儿女婿因车祸相继离世,留下孙辈4个孩子,老人自理尚且不易,更别提照顾孩子了。尼都塔生每次去都要帮老人做一些热饭菜。


“奶奶,我来了。”东周卓玛虽然有些看不清,但她立刻听出这是尼都塔生的声音。只见尼都塔生双手紧紧握住老人的手,他们额头碰额头,脸颊贴脸颊,十分亲近,令人动容。


玉树骑兵连是“高原民族团结模范连”荣誉连队,如今,战士们在尼都塔生的带领下,不论天气条件多么恶劣,都坚持深入牧区为百姓提供帮助。部队驻地牧民都说:“解放军就是我们的亲人!”


巴塘草原的冬天来得早,四蹄翻腾、长鬃飞扬,尼都塔生胯下的骏马正带着他奔驰向草原深处,为穷困藏族同胞送去过冬的棉袍被褥。


“冬季的巴塘草原气候寒冷,风雪大得耳朵都挂不住。”这是骑兵连官兵的真切感受。但有尼都塔生和战友们在,草原上就充满了暖意。


(来源:《光明日报》2018年10月7日  责编  龙慧蕊)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