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人物
你若盛开 蝴蝶自来——记三位十三届全国人大少数民族女代表

2018年3月5日上午8点刚过,北京人民大会堂,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开幕会前夕,湖北代表团的杨琴在自己的座位上刚坐定,便发现不远处的一位女代表穿着与自己同样的土家族服装。她过去一问才知,在广东省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杨明芳竟和自己是老乡,同为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咸丰县人。


随即,杨琴向杨明芳引见了与自己并排而坐的另一位咸丰籍苗族人大代表杨芳。“真是缘分啊!”三个人在人民大会堂说起了熟悉的家乡话,倍感亲切。


开幕会后,“三杨”携手走出人民大会堂,蓝、红、黄三色服饰光彩夺目,三位女代表笑容灿烂——这一幕被摄影记者定格,传为佳话。此后,她们像亲姐妹一样交往,在鄂粤两地认真履职尽责的同时,也彼此牵挂着。


4.jpg

         杨琴(中)、杨明芳(左)、杨芳“三姐妹”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前合影


三位代表,三段人生。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改革开放的浪潮让地处鄂西山区的咸丰小城生机勃勃。彼时,“三杨”在咸丰为人生梦想而奋斗,她们或怀揣“回得来,留得住”的乡土情结,或跃跃欲试着“走出去,闯一番天地”。如今,杨琴已投身民族地区职业教育数十载,杨明芳常年在广东揭阳务工,杨芳则始终以医者的身份服务乡里乡亲。时代之潮流,奋斗之精神,女性之魅力,或许从她们的人生故事中,可以撷取一二。


“80后”杨芳:医者仁心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清代诗人袁枚的这首《苔》是杨芳最喜欢的诗。短短20字,被她奉为人生准则。


39岁的杨芳,是咸丰县清坪镇申李坝村卫生室唯一的医生。她的父亲当年就是镇上有名的“赤脚医生”,也一直是她的偶像。1996年,父亲猝然离世。同年,杨芳考入县卫校读书,立志毕业后要像父亲那样做一名乡村医生。


杨芳习惯清晨5点半起床,早早地打开卫生室的大门,因为住得远的患者求医心切,总是提前赶来。卫生室平均每天要接待20个患者,她在药房和治疗室穿梭,不慌不忙,圆圆的脸颊有些发红。村民们也不催促,他们知道“杨医生心里都有数呢!”


许多患者都是来接受针灸、艾灸治疗的,完成一个周期的治疗花费不超过300元。武陵山区雨水多、湿气重,加上村民劳动强度大,风湿骨痛等慢性病十分常见。五年前,杨芳特地学习了针灸艾灸治疗方法,希望帮大家减轻疼痛。根据患者的病情、年龄等,治疗周期、方式也不一样,杨芳记得住每个人的进度。


上午治疗效果好,杨芳便将坐诊时间固定在了上午,下午她要例行到负责的几个村随访。卫生室的玻璃门上贴着杨芳的联系方式,门口的小黑板上更新着她近期的外出计划,以及新进药品清单。“不管病情着不着急,就怕大家联系不上我。”杨芳说话实在,带些憨气。


杨芳随访时会背一个医药箱,平常村民们找她扎针、拔罐、换药都不花钱,出门时还满满当当的箱子返程时都要轻省不少。她负责的几个村年轻人都在外打工,剩下的多为老弱妇孺,“能帮一点算一点”。即便是自己力不能及的病症,杨芳也会帮忙联系熟悉的医院。


“现在申李坝村有342户1497人,患高血压的170人、糖尿病的24人……”杨芳把村民健康档案“建”在了自己的脑中,是名副其实的“三全医生”:中西医全通晓,诊断治疗全天候,为村民服务始终全心全意。申李坝村卫生室是她服务的第四个卫生室,她已经在这里工作了12年。


每年仲春,村卫生室的院子里,芍药、银杏、月季、杜仲、桂花都会争相吐绿。杨芳爱花,来这里工作以后,她陆续种下了这些花草,如今已是满园清香。


晚上8点,杨芳终于回到卫生室。丈夫肖明贵赶紧端出热在锅里的饭菜。夫妻二人平常工作忙,几乎将家安在了卫生室,隔三差五才回一趟父母家看望两个儿子。“挺感谢他和家人的!”杨芳说,2013年,正是在家人的鼎力支持下,她拿出全年工资的三分之一,参加了远在北京的医疗培训班,此后才得以与全国400多名乡村医生一起学习交流。


也正是在2013年,杨芳亲历的一件事情令她极受鼓舞。


那年4月,时任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到咸丰县调研。来到申李坝村时,杨芳大胆向省委书记反映了基层医者心声:乡村卫生室硬件条件普遍差,乡村医生工资水平普遍低,“乡村医疗需要被关注!”让杨芳没想到的是,接下来两年时间,全省的乡村卫生室开始大变样,她和同行的年工资突破1万元,更为重要的是村民们买药都有了补贴,便宜了不少。“以前我准备了好多脸盆,为了下雨时接屋里的漏雨。”杨芳笑着说,那时卫生室是木头房,低矮潮湿,次年8月她便搬进了崭新的砖瓦房里工作。


从这件事之后,杨芳对推进乡村基层医疗事业发展更为热心了。“我们山区农村全科医生人才不足,医疗服务供给能力不理想,是普遍问题。政策的倾斜、待遇的提高会把优秀的医疗卫生人才留在基层,也有利于分级诊疗制度的推进。”当年与杨芳一起从卫校临床医学专业毕业的160多名同学,如今还坚守在村医岗位的不足60人,这一直让她感到遗憾。


2018年3月,杨芳作为新履任的全国人大代表,在现场听到李克强总理提出要“加强全科医生队伍建设,推进分级诊疗”时激动不已,“这说明党和国家都越来越重视我们乡村医疗事业了!”两个月后,杨芳报考了国家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考试,“我多学一点,能帮到乡亲们的也多一点”。


湖北省五一劳动奖章、湖北省青年五四奖章、湖北省最美卫生计生人、全国“三八红旗手”……做了近20年的村民健康守护人,杨芳获奖无数,她把象征荣誉的证书和奖杯都收在了抽屉里。杨芳就如同她的名字一样,在武陵山区的乡间,吐露芳华,芬芳美好。


“70后”杨明芳:闯出来的精彩


早7点30分,杨明芳锁好宿舍门,前往食堂用餐。20分钟后她准时出现在仓储部,召开完例行班前会,开始了今天第一次岗位巡查。


从14年前参加工作以来,常年“三点一线”的状态并未影响杨明芳的工作热情。从员工宿舍到她办公室步行不过5分钟,“我以厂为家,只要工作需要我可以随时到岗。”


杨明芳今年48岁,由于中度近视,常带着一副黑框眼镜,工作时习惯性地将长发盘起,爱美的她偶尔会为自己配上一条彩色丝巾,行事说话干脆利落。年纪小的同事称她“杨姐”,年长的喜欢叫她“芳芳”。


杨明芳任职的广东揭阳海大饲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大公司),是一家已上市的农业民营企业。2005年,杨明芳应聘进入公司工作,成为公司里为数极少的女仓管员之一。这一年她35岁,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时光匆匆,在公司工作12年后,杨明芳又迎来了一个新的人生阶段:2017农历新年刚过,她调任至揭阳海大公司,担任仓储部班长,分管5个部门21人。同年底,她作为基层一线工人代表当选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那天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全国人大广东代表团审议时,亲切地同我握手,还问我是哪个少数民族呢!”回想起2018年3月7日的情景,杨明芳仍然十分激动。 “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工、打工妹,在平凡的岗位上做着平凡的事。真的没想到能见到习总书记呀!”杨明芳说,如果当时没有选择再次南下,自己的人生就不会如此精彩。在入职现在的公司之前,杨明芳还有一次打工经历。


上世纪90年代初,赴广东等地南下打工的潮流席卷咸丰。“1992年邓小平同志去了深圳,挺轰动的。那时村里穷,大家觉得广东机会多,陆陆续续都出去打工了。”杨明芳也加入了南下的行列,当时好不容易才在广州找到一份电子设备流水线上的工作,逐渐安顿下来。后来因为大儿子要读小学了,杨明芳选择辞工回乡照看孩子。


2005年,两个孩子都大了,杨明芳又动了外出务工的念头。这一次她毅然到县城报了一个电脑培训班。她清楚地记得,报名费是450元,相当于自己当时一个月的工资。“如果不是懂点电脑,后来找工作可能也不会那么顺利。”杨明芳说,那时就业市场对于女性求职者远远没有现在宽容。


进入海大公司工作后,杨明芳从仓管员做起,成品仓、原料仓、包材仓、五金仓……几乎公司每个基层部门她都待过,“我既学会了开叉车,也知道了什么叫‘数据对标’”。聊起工作,杨明芳很是自豪。在她看来,无论哪个工种,只要不怕苦不怕累,十年如一日的工作就能换来如今的厚积薄发。


查库存、录数据、检查设备安全、帮忙装卸、总结点评、协调人事、做考勤考核、写总结……如今,当上仓储部班长的杨明芳比以前更忙了,工作内容愈发琐碎庞杂。在广东生活、工作了十余年,杨明芳感受到了从前家乡咸丰所没有的快节奏,她喜欢这样的生活,感觉自己“时刻在动起来”,心态也更年轻。


2018年9月16日,台风“山竹”登陆广东。杨明芳驾轻就熟,早早便带领员工做好了应对准备。每年到了台风季,为确保原料和成品不受飓风影响,保障仓库安全成了杨明芳的常规工作。“我在公司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出过安全事故。安全肯定是第一位的。”杨明芳觉得,一个严谨、讲原则的人才会把工作做好。


杨明芳的丈夫曾凡春同为公司员工,由于工作需要,近4年来夫妻二人两地分居:曾凡春在湖南最北边的岳阳市,而她在广东最东边的揭阳市,见一次面坐高铁转动车要七八个小时,更遑论与武陵山区的家人相聚了。“这就是我们打工一族的无奈,但一切都是为了家人和自己更好地生活。”多年务工的苦和难,杨明芳并未多言,但谈及夫妻二人疏于照顾老人和孩子,她在采访中偷偷掉了眼泪。


思乡心切,两年前杨明芳与丈夫用多年积蓄在咸丰老家盖了楼房。她心想,如今家乡发展的步伐加快,许多农民工都开始返乡创业,或许她将来也可以试一试。


“60后”杨琴:多重身份是我的坐标轴


在咸丰土苗“三朵花”中,杨琴最为年长,履职经验也最丰富——三人中唯一连任的全国人大代表,并担任了三届恩施州人大常委会委员,杨明芳、杨芳对她都十分信赖。“我自己家就是三姐弟,有土家族也有苗族。能新认识两个妹妹很开心,以后我们会相互照顾。”言语间,杨琴就有大姐的风范。


杨琴的老家在咸丰县坪坝营镇,祖辈都是农民,从父辈开始“跃龙门”,家里有了读书人。她的父亲是老师,母亲是医生,带着儿女三个在咸丰县城生活和工作了大半辈子。而今二老已近耄耋,选择在咸丰安度晚年,杨琴时常回去探望。


在杨琴看来,父亲的严肃、内敛,母亲的勤劳、朴实,直接影响了自己和弟弟妹妹的成长成材。“从小家教比较严,父母都是热爱工作、乐于奉献的人,我们耳濡目染,塑造了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1986年,18岁的杨琴考入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心理学专业,如愿赴省府武汉求学。“恩施多山路,咸丰县交通更是闭塞,单单去趟省城就得3天,这让我们更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后来,杨琴的弟弟妹妹都赴上海读书,在他乡安了家。而今杨琴唯一的女儿也在武汉读书,当天即可往返一趟恩施。“和我们以前是截然不同啰!”的确,如今的恩施州通了高铁,高速公路修到了咸丰县,未来咸丰还要建机场。


彼时,走出大山的杨琴见到了书本中所描绘的都市景象,大学教育极大地开阔了她的眼界。而毕业后回家乡工作,成为了杨琴深思熟虑后的抉择,“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家乡的天地更广阔,我对教师职业也十分痴迷。”杨琴的第一个工作单位是恩施教育学院,主要负责全州中小学校长、教师培训。直到2000年,学校并入恩施职业技术学院,杨琴才开启了职业教育生涯。


2009 年,杨琴调任州卫生学校副校长,主管教学、市场开发等工作。和记者聊起自己的主业时,她的话多了起来。


2016年,恩施州被确定为全国首批、全省唯一的以市州创建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的单位,全州各领域正在把全域旅游作为未来发展的新引擎,恩施州卫生学校也不例外。在杨琴及其教学团队的努力下,与市场需求接轨、采用订单培养模式的中医康复保健专业应运而生,目的就是为恩施州发展康养休闲旅游服务提供人才支撑。


“去年9月,我们已经有了第一批60名中医康复保健专业的学生了!”杨琴兴奋地说,“我们依据市场发展需要培养人才,正在努力为学生配备‘工匠型’教师队伍和好的实训设备。”


从1998年首次担任恩施州政协委员,到连任三届州人大常委会委员,再到当选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杨琴一直活跃在参政议政、履职尽责的第一线。“我的多重身份就像坐标轴一样,让我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和存在的价值,也促使我不断思考问题。”早年间,杨琴加入了中国民主建国会,成为了一名民主党派人士。


始终保持学习的状态,是杨琴从学生时代就养成的习惯。自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以来,杨琴陆续参加了代表履职培训班、少数民族代表培训班、香港培华基金培训项目等,并与各界代表一同到各地学习、调研,还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的议员进行过友好交流。“让我有机会像学生时代那样,真正钻到学习里去。”这些难得的学习交流机会,令杨琴受益匪浅,也开心不已。


2015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中等职业学校免学费补助政策扩大到三年”,201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再次强调要“发展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这让杨琴尤其振奋,“职业教育领域得到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是对我教师职业和履职工作的莫大肯定” 。


清晨6点30分,离上班时间还早,杨琴简单吃过早餐,又准时出发了。这是她多年养成的习惯——步行50分钟上班,在知天命的年纪,杨琴仍然保持着简单、充实的工作和生活状态,正如同多年前她第一次走进大学校园时一样,满怀期待地迎接新的每一天。


(责编  刘雅)


制作:李泓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