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图志
金婚 与爱情有关的家国记忆——摄影家林添福的56个民族爱情镜像

IMG_5806.jpg

“56民族半世纪爱情镜像”摄影展


  1987年,一位年轻的台湾省籍男子为打发长途飞行中的无聊时光,随手翻看着报纸。一篇文字报道《独龙江的冬天》,引发了他的无限好奇:大雪,独龙族,完全新奇而陌生之所在。“太不可思议了,我得去趟独龙江。”当年,这位年轻人因为工作原因首次来到祖国大陆。此刻,他刚刚完成长江三峡的拍摄任务,坐在北京飞往香港的航班上,准备返回台湾新北市的家中。  

  此刻,这位年轻人并不知道,他后半生的事业和生活会与祖国大陆、少数民族发生如此紧密的联系。他就是台湾著名摄影师林添福先生,时任台湾《大地》地理杂志专职摄影师。


林添福.jpg

台湾摄影师林添福先生

  

  1989年,林添福以“独龙族的冬天”纪实摄影作品系列轰动台湾,在华人摄影圈一举成名。1997年,他在北京东单开办了自己的第一家婚纱摄影影楼。有了在大陆落脚点的同时,他以商业支持自己的艺术追求,坚持纪实性、民族题材摄影表达。斯时,兴起于1980年代的文学、文化浪漫主义思潮在大陆已日渐式微。林添福之举可谓逆流而行。  

  在东单大街附近的胡同里,林添福设置了一个小型的暗房兼工作室兼画廊。画廊最醒目位置,放置着《1948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尤胜美地国家公园的月夜》——那是他收藏的摄影大师安瑟·亚当斯的黑白摄影作品“Moonand Half Dome”。在安瑟·亚当斯精神指引下,林添福从1997年的北京胡同出发,在随后的20多年里走遍全国20多个省区以及台湾全省。《马帮》《半个世纪的爱》《彝族阿哲祭龙》等作品也随之诞生。  

  2016年岁尾,由国家民委文化宣传司主办、中国民族博物馆承办的“金婚——林添福:56民族半世纪爱情镜像”摄影展,令林添福和他的作品从业界走向了大众。


哈萨克族 拷貝.jpg

艾力·窝扎孜、玛依娜·希亚日夫妇,哈萨克族,2007年,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芦草沟乡

  

  丈夫艾力·窝扎孜生于1932年,妻子玛依娜·希亚日生于1935年,两人同为哈萨克族、新疆霍城县人,1952年结婚,育有四儿两女。  

  两人从小一起放羊,两家的毡包相距不到10公里。恋爱两三年后,艾力去玛依娜家提亲,聘礼为一头牛、一匹马和1000元钱。夏去冬来的游牧生活中,六个孩子陆续降临,生活艰辛。1968和1969年的雪灾,他们的羊死了近三分之一。1985年后,两人结束游牧生活,长住赛里木湖畔,在毡包里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艾力·窝扎孜向老伴表达爱意说:那是他们一辈子最宝贵的财富。  

  丈夫关阶扎巴生于1936年,妻子关阶拉金(生于1938年)、关阶平初(生于1942年),三人皆为摩梭人、云南宁蒗县人。走婚时间分别为1952年、1959年,育有五女一儿,孙辈六人。  

  曾经有着走婚习俗的摩梭人,始终保持着母系社会的文化传统。关阶扎巴从十六七岁就开始走婚生活,到拉金家走婚两年后,扎巴把她接到家里同住。拉金生育后,扎巴又有了一个名叫平初的阿夏,于是把她也接到家里,三人一直和谐地生活在一起。拍摄这幅照片时,关阶扎巴之子关阶益西,已是永宁县扎美大寺的活佛。四个女儿和阿爸及两位阿妈住在一起,她们都有自己的阿夏,并生养了六个孙子孙女。  

  蒙古族家庭赵荟芳夫妇是云南省通海县兴蒙乡白阁村人,而非传统意义中蒙古族的聚集地内蒙古——通海蒙古族又被称为卡卓人,族群溯源可追至13世纪,其先人即为蒙古军队征战云南时所留下的官兵。这支蒙古族的文化风俗与当地民族融合,形成独特的卡卓文化。


00-04B 拷貝.jpg

赵荟芳、杨丽芬夫妇,蒙古族,2006年,云南省玉溪区通海县兴蒙乡白阁村

  

  壮族陆振欧夫妇,丈夫壮族,妻子宋玉兰是汉族,两人响应国家开发大西北的号召,分别于自己的家乡广西清溪、山东省即墨移民到新疆石河子参加兵团建设,结婚生子。


04-17新疆 兵團 拷貝.jpg

陆振欧、宋玉兰夫妇,陆为壮族,宋为汉族,2006年,新疆石河子市二十三小区

  

  还有台湾少数民族排湾人、布农人白圣贺夫妇。妻子胡春兰及族人在雾社事件后,被日本人强制从山中迁出,遇到了后来成为丈夫的白圣贺。  

  ……


04-14新疆 塔塔爾族 拷貝.jpg

伊明江、木妮拉夫妇,塔塔尔族,2007年,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伊宁市胜利街

  

  汉族、塔吉克族、哈萨克族、蒙古族、藏族、独龙族、纳西族、水族、鄂温克族、赫哲族、黎族……耗费二十余载,总行程数十万公里,中国56个民族家庭全镜像通过林添福的镜头,齐聚北京中华世纪坛。大幅黑白照片中,一对对厮守超过半个世纪的老人立身于各自的日常生活:牧场、高山、丛林、雪原、梯田……半个世纪的爱记录、呈现出历久弥珍的婚姻情态。他们有的青梅竹马,有的父母包办,有的指腹为婚,有的抢亲结婚、有的私奔逃婚,有的相濡以沫……


04-04新疆 塔吉克族 拷貝.jpg

阿吉贝克、纳娜依克夫妇,塔吉克族,2007年,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提孜那甫乡杆栏村

  

  正如林添福所说:“在当今这个婚姻如纸如玻璃,如夏天的冰淇淋的时代,走进这些老人漫长而奇异的婚姻世界,无异于一次次史前考古探险。那里面有那么多令人讶异、令人唏嘘、令人感动的东西。”


13-02黑龍江 赫哲族 拷貝.jpg

尤金发、付秀兰夫妇,赫哲族,2006年,黑龙江省同江市街津口赫哲族民族乡

  

  通过56个民族家庭镜像,观众看到:这些普普通通的老人经历战争、饥荒、运动、爱恨、恩怨、忧患,与国家、民族一起走过苦难、欢欣,成为中国社会、历史的缩影和见证。


03-05貴州 從江 苗族芭沙人 拷貝.jpg

吴老道、滚老扑夫妇,苗族,2002年,贵州省从江县岜沙村

  

  “半个世纪的爱”最早构想于1987年,缘于林添福在台湾太鲁阁对少数民族赛德克人的一次采访拍摄,那时他还是刚入职的新人。1992年在湖南,他拍摄了第一对金婚的汉族夫妻。至今,林添福已记录近百对各民族金婚夫妇。在记录与行走中,他也走入了人生最华彩的暮年时光,而这场“半个世纪的爱”的记录依然在持续中。其中甘苦,如鱼饮水。  

  如今,除了继续金婚记录,林添福将主要精力放在了“海峡两岸公益行动·走进大凉山”,为凉山彝族群众进行拍摄、筹集善款。  

  机缘巧合,10年前我曾与林添福先生有过一次合作。就是在那次,我得知了金婚拍摄计划并有缘参与其中。


02-02雲南 西雙版納 布朗族 拷貝.jpg

岩敢章、玉叫扁夫妇,布朗族,2004年,云南省勐海县布朗山乡曼歪村

  

  那是2006年冬,应《华夏地理》之邀,由我撰文、林添福摄影,共同前往大佤山,寻访佤族的习俗遗迹。我们从云南的澜沧、西盟、孟连一路翻山越岭直至中缅边界,每天穿行于傣族、拉祜族及佤族各个村寨,非常辛苦。每至一地,采访、拍摄工作之外,林添福总拉着我,四处打听有没有夫妻都健在的老夫妇。边疆生活艰辛、卫生医疗条件差等原因曾经导致当地人的寿命普遍不高,想要寻找出符合条件的夫妇绝非易事。后来,我们终于在中缅边界的一个规模很小的佤族寨子,找到了一对佤族老夫妇。  

  这对佤族夫妇性格开朗,极爱笑,笑起来眼睛发亮。丈夫身形高大,足有1.8米,妻子娇小玲珑,虽年事已高,依然能看出年轻时的美艳。夫妻俩是那种摄影师喜爱的有“内容”的拍摄对象。  

  我问妻子:“你为什么喜欢他?”  

  “他勤劳咯……”老太太笑眯了眼,说话间脸上飞出了红晕。丈夫望着羞红脸的妻子,也呵呵地笑了起来。  

  我转身出门,立刻哭了起来。丢下林添福一人在屋里陪着老夫妻。  

  老人的杆栏式茅草房不足10平米且已坍塌一半,除了靠墙放置的几个面粉口袋,家无余物。勤劳一生,命运如斯。让我心酸。


019畬族.jpg

蓝木水、雷对莲夫妇,畲族,2016年,福建省罗源县霍口乡东园亭村

  

  后来,林添福告诉我,这些年他所遇到的、如这对佤族夫妇此般性情开朗的少数民族夫妇并不少见。老人们一生经历了太多大风波、大苦难,现在的年轻人根本无法想象。他们中很多人从来都没有拍过一张照片,在镜头前紧张局促、不知所措。所以,在拍摄过程中,他当自己就是他们的老来子,想办法逗他们开心,将他们最自然、开心、幸福的一瞬,永久定格。“人生多的是苦难,记录笑容更为珍贵。”


02-04雲南 傜族 拷貝.jpg

李成朝、赵四妹夫妇,瑶族,2002年,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金平苗族瑶族傣族自治县营盘乡太阳寨村

  

  最终,这对佤族夫妻还是没有被收录于“半个世纪的爱”中——他们距离林添福要求50年的金婚婚龄,当年还是差了两三年。而由于各种原因,我和他也未能如约再次合作,并渐渐失去了联系。  

  再见面,是在这次“56民族半世纪爱情镜像”摄影展开幕式上。林添福安静地坐在观众中,黑色棒球帽,黑边框架眼镜,黑色套头衫,黑色长裤和皮鞋。他发茬花白不再年轻,内敛、安静、温和,像一潭深水。这潭深水发言时才开始流动、流淌、奔流,显现出洞察人生的力量。


12阿昌族.jpg

李文用、李淑珍夫妇,阿昌族,1994年,云南省云龙县漕涧镇仁山村

  

  中国民族博物馆副馆长郑茜女士在开幕致辞上表示:本展览的独特价值,不仅呈现出多层次的视觉审美特质,而且蕴含着丰富的民族学价值,承载着深刻的社会历史文化信息,也是中华民族大家庭历史的缩影。  

  如此高度的评价,对大半生都在记录“正在消失的东西”的林添福,谓之恰当。观众亦被他的追求和执着打动。在他自己的发言中,他将这份感动给了他的拍摄对象、那些金婚老人。


06-01外蒙古 鄂溫克族 拷貝.jpg

胡日嘎、伊·布提德夫妇,鄂温克族,2005年,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陈巴尔虎旗鄂温克民族苏木阿尔山嘎查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而家庭的核心就是这些有着漫长婚姻史的老夫妇。在他们身上容纳了太多太多生命的元素,逝去的岁月和他们生存其间的环境在他们的身上刻下了深厚的印迹。这些看似平平淡淡的东西,却有着让我们震撼、感动,甚至敬畏的力量。为他们造像,记录他们长达半世纪以上的婚姻故事,在我已成为一种使命。”  

  每对夫妇都是生命的一座塑像,每对夫妇都是浩瀚史诗中精彩的一章。    文/拉姆     图/林添福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