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 · 关注
回归:少数民族摄影展在798
拉姆 张瑶 2016-02-22 10:24

草原照相馆  德戈金夫(蒙古族)摄   “故乡的路”中国少数民族摄影师奖获奖作品.jpg
故乡的路——中国少数民族摄影师奖作品《草原照相馆》    德戈金夫(蒙古族)/摄


  798艺术区自创立之日起,从来不乏各类各色的视觉艺术展览。这就仿佛是一场永无终期的盛宴,让慕名而来的国内外游客收获颇丰。

  2015年夏天,只要在798各画廊和艺术空间进出,你总能与这样一幅海报相遇。海报以一张摄影作品为母图:一位身着普蓝色长袍的蒙古族女性的背影,在一汪湖水前静立。画面引人遐思。由背影而起,艰难转场的哈萨克族牧民,手捧索玛花(杜鹃花)的彝族儿童,练习跳神的乡间萨满,捻羊毛的额吉,白盖头白纱裙的回族新娘,河床寻玉的维吾尔族妇女,骑摩托车赶圩的傣族夫妇……随着观众脚步的移动,一帧帧摄影作品慢慢地铺展呈现,继而延伸出一条路,引领人们寻觅心灵深处的故乡……


《故乡的路——少数民族摄影师摄影作品展》海报.jpg

  映艺术中心/映画廊曾于2013年举办《故乡的路——中国少数民族摄影师联展》。及至2015年,已升级为《故乡的路——中国少数民族摄影师获奖作品展》,社会效应更加显著。这一年,共展出了20位摄影师的200多幅作品。

  与人们通常所看到的表现少数民族题材的摄影作品不同,《故乡的路》的作品无论在摄影语言还是在表现主题上都更为平实、朴质,也因此其具备了直抵心灵的动人力量,引导看惯了所谓“少数民族风情”糖水片的观众更为深刻的思索,进而去了解真实的少数民族和他们的生活。


美丽新疆  张兆增(回族)摄  “故乡的路”中国少数民族摄影师奖获奖作品.jpg

故乡的路——中国少数民族摄影师奖作品《美丽新疆》    张兆增(回族)/摄


草原上的人们  宝音(达斡尔族)摄   “故乡的路”中国少数民族摄影师奖获奖作品.jpg
故乡的路——中国少数民族摄影师奖作品《草原上的人们》    宝音(达斡尔族)/摄


  《故乡的路》参展作品之所以能够唤起观者的真实情感,多源于参展摄影师的少数民族身份及独特的视角。参展摄影师,分别来自维吾尔、蒙古、回、傣、拉祜、彝、藏、达斡尔、哈萨克等民族。他们中的绝大多数生活和工作均未离开过其出生地,即便是定居于异乡的摄影师,也如蒙古族摄影师巴义尔一样,在一年中的一半时间里会回到内蒙古老家。这些少数民族摄影师作为本民族文化的亲历者和见证者,民族的身份认同和文化属性本身就赋予了他们艺术创作与表达的独特气质。

  由少数民族摄影师拍摄本民族题材,一直是《故乡的路》成展的初衷与宗旨。

  那日松,《故乡的路》策展人、映画廊艺术总监。他身材瘦小,但接触多了便会发现他身上有典型的蒙古族性格:坚持、坚韧。早年在摄影杂志作摄影编辑时,那日松便发现少数民族题材一直非常受欢迎,但大多数少数民族题材的摄影作品都很落俗套,缺乏真情实感。如此,“本土的少数民族摄影师如何拍摄故乡和人民,我又能为此做点什么”的念头,随着时间的推移在那日松心里变得越来越迫切。“很多没有经过训练的少数民族摄影师有真情实感,但没有很好的方法和机会,我希望通过这种展览,能够挖掘好的摄影师。自己看本民族是什么样的,这很重要!”


傣乡青年  李值森(傣族)摄   “故乡的路”中国少数民族摄影师奖获奖作品.JPG
故乡的路——中国少数民族摄影师奖作品《傣乡青年》    李值森(傣族)/摄


  基于这一理念,那日松依托映艺术中心,多次策划、举办了少数民族摄影师摄影作品展,引起社会各界关注,多个机构和人士表达了支持中国少数民族摄影发展的意愿,并最终将《故乡的路》做成品牌。2015年度的展览,是映艺术中心与思源摄影基金联合主办,并且首次以设立奖项的形式来挖掘与筛选优秀的少数民族摄影师,促进少数民族摄影发扬光大,以此影响和推进中国本土民族文化的多元发展。

  应该说,通过798和映艺术中心,少数民族摄影师愈加为观众所认识、接受,并逐渐成为一种现象和一个话题。如今,原生态的少数民族文化传统在夹缝中求生,如何让其保持特色、创造生态空间,以实现对多元民族文化的认同和追溯?这正是“故乡的路”的意义所在。

  正如那日松本人所言:之所以说《故乡的路》对于反映少数民族文化摄影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文本,原因在于参与此次展览的都是拍摄自己本民族的摄影家——身份上的单纯性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文本的客观性。更关键的是,他们中绝大部分人的文本都彻底摒除了过去民族摄影作品的弊端,显示了其在历史发展中卓尔不凡的特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