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
散忆舒乙先生
2021-06-14 12:52

专业与学问

我与舒乙先生相识于1990年代初。那时他已调任中国现代文学馆任常务副馆长。1992年夏,北京将举办首届中国国际老舍学术研讨会,当时作为老舍及其作品的爱好者和杂志社编辑,我在会前采访了舒乙,请他介绍了当时国际上老舍研究的情况。那时刚从木材专业转行到老舍研究没几年的舒乙,思路开阔,介绍详尽,故成篇《国际学者参与中国老舍研究》。(原文载《北京工人》1992年4期)

在首届中国国际老舍学术研讨会期间,舒乙先生还带着各国专家参观了建设中的中国现代文学馆,向他们介绍了中国现代作家的成就。会后,我采写了专题报道《国际友人心中的老舍》(原文载《民族团结》1992年10期)。当年,形象酷似其父的舒乙神情并茂、生动幽默的解说及其音容笑貌,恍若昨日。

微信图片_20210614125304.jpg

1999年,为纪念老舍先生诞辰100周年,国内有一批相关题材的影视剧即将和观众见面。为此我们又采访了百忙中的舒乙先生。记得当时他的介绍有电视连续剧《骆驼祥子》《离婚》《二马》等。《二马》是老舍先生的第一部海外生活题材的作品被改编为电视剧,由舒乙先生和老艺术家谢添任该剧艺术顾问,老舍夫人、著名书画家胡絜青先生也专为《二马》剧组题词:马到成功。

在历次老舍国际研讨会上,我们也总能看到舒乙先生活跃的身影。每逢有前苏联、俄罗斯学者的大会发言、讲演,舒乙先生总会自告奋勇地担当翻译,一展他这位曾留苏的化学工程师的语言风采,乐当老舍研究的语言桥梁。他懂父亲,也最了解学者们需要什么。

舒乙先生在老舍研究上虽然是“半路出家”,但他打的是“真情牌”、“刻苦牌”、“友情牌”。

真情加亲情,他写下《老舍最后的两天》《老舍的平民生活》《关坎与爱好》等;

刻苦加钻研,他写下《发现北京》《疼爱与思考——一个政协委员的大运河四次考察》《见证亲密——记北京承德两市带藏文的石碑和藏式建筑》等;

友情加坦诚,他写下《一生爱好是天然——记东山魁夷》《“柿子先生”——记水上勉》等。

 

勤勉与履职

舒乙先生一生勤勉,待人真诚,性情颇似其父。

2000年春,为全面、形象地介绍中国现代文学馆,我刊在常务副馆长舒乙的热情帮助下,对该馆做了系统、深入的采访,推出了《走进中国现代文学馆 尽览各族大师风采》的长篇报道。可以说,中国现代文学馆是国内最早的一批推出观众接触、全景体验观展方式的博物馆。舒乙先生不厌其详、不厌其细、不惜其力地介绍和讲解,给我们也上了一堂生动、深情的中国现代文学课!该篇报道亦获当年国家民委“民族报道好新闻一等奖”。

在中国现代文学馆建馆前后,舒乙先生很早就意识到文学对大众特别是青少年的教育启迪作用。他积极四处奔走,倡导举办社会公益文学讲座活动,利用筹馆期间的临时办公场地,向慕名而来的各阶层听众宣讲中国现代文学诸位大家、宣讲老舍和北京城,弘扬社会正能量,与大伙一起见证和分享首都发展的万千气象。在文学馆建成有了固定的场地后,他更是义不容辞地成为上述系列专题的义务主讲,不辞辛劳,精心备讲。以后,我又几次在全国两会上见到舒乙先生,见证他为北京城的发展、为保护中华民族古建筑古文物及人类文化遗产,积极履职,建言献策。

今天,舒乙先生的这些可行性建议、提案,正在得到重视并陆续付诸实施。如他提到的北京市三处民族古建筑的保护,已由北京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委员会和市文物局共同拨款修缮。正如有关方面在其生平中所评价“舒乙同志对北京滚烫的情感、对祖国山河历史遗迹的珍惜疼爱、对民族团结祖国统一的维护、对北京文物保护的实绩令人记忆深远。”

斯人已逝,风范永存。

文:刘增林

责编·制作:刘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