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
走近哲蚌寺、八廓街、布达拉宫广场 感知各民族共同书写的西藏历史
2021-11-25 14:50

今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西藏考察时先后来到哲蚌寺、八廓街、布达拉宫广场考察,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西藏是各民族共同开发的,西藏历史是各民族共同书写的,藏族和其他各民族交流贯穿西藏历史发展始终。”这一论断,是当代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在西藏工作方面的具体体现,深刻揭示了西藏历史发展的本质和主流。

让我们跟随习近平总书记的脚步,走近哲蚌寺、八廓街、布达拉宫广场等重要地标,回望岁月深处,感知各民族共同书写的西藏历史,坚持正确的中华民族历史观,进一步牢固树立休戚与共、荣辱与共、生死与共、命运与共的共同体理念,不断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不断增进各民族对中华民族的自觉认同,不断推进中华民族共同体建设。

哲蚌寺:承载着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厚重历史

7月22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位于拉萨西郊的哲蚌寺。措钦大殿广场,法号齐鸣,哲蚌寺管委会负责人向总书记敬献哈达,僧人提香炉、持宝伞,总书记沿台阶步入大殿。习近平总书记听取西藏宗教工作情况和哲蚌寺加强创新寺庙管理情况介绍,并察看措钦大殿,充分肯定哲蚌寺这些年在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制度、维护祖国统一等方面作出的积极贡献。习近平总书记走出大殿,数十名僧人手捧哈达欢送总书记。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全面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尊重群众的宗教信仰,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依法管理宗教事务,积极引导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促进宗教和顺、社会和谐、民族和睦,在推动社会发展进步中发挥积极作用。

作为历代达赖喇嘛母寺的哲蚌寺,兴建于明朝永乐年间,距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

当时,格鲁派寺院兴建进入高潮期,西藏各教派首领亦纷纷进京朝觐明朝皇帝。1414年,应永乐皇帝邀请,宗喀巴派出其高足弟子释迦也失进京朝觐。永乐帝在释迦也失返藏时赏赐了大量金银珠宝、绸缎、茶叶、牛马等财物。哲蚌寺建成后,逐渐发展成为格鲁派实力最雄厚的寺院,而三世、四世达赖喇嘛作为该寺的寺主则承担起了联系藏、汉、蒙古等各民族以及西藏地方与明朝廷的重任。

1578年,哲蚌寺寺主索南嘉措经过一年多跋涉来到位于青海湖附近的恰卜恰(今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境内),住进由明朝廷赐名、蒙古贵族出资兴建的仰华寺与顺义王俺答汗会见。这是一次各民族团结和睦、交往交流的大集会。从各地赶来观光巡礼及听经拜佛的蒙古、藏、汉、维吾尔等各族僧众、军民达10万余人。俺答汗为索南嘉措举行盛大欢迎仪式,赠送大量金银币帛和缎绢、驼马、金银器皿等,并赠予其“圣识一切瓦齐尔达喇达赖喇嘛”的尊号,后者也赠予前者“转千金法轮咱克喇瓦尔第彻辰汗”的尊号。这两个尊号蕴含着民族文化的深刻内涵,玉成了这次哲蚌寺寺主与蒙古汗王共同营造的、各族僧俗民众往来互动的盛会。此后,索南嘉措一直活动于甘、青、蒙、藏等地,并在俺答汗的荐举下与明朝廷展开直接联系。他曾致函明朝权臣张居正并代问皇帝安好,之后被明朝廷赐予“朵尔只唱”的封号。俺答汗及其儿子切尽黄台吉相继病故后,索南嘉措亲赴召城(今呼和浩特)念经超度,并赴京朝觐。很可惜的是,他尚未实现进京面君的愿望,便中途示寂于开平府一带(今内蒙古正蓝旗),临终前预言其下辈转世于蒙古世家。由此,一位蒙古族的灵童成为了第四世达赖喇嘛云丹嘉措。

1602年,四世达赖喇嘛在各界人士护拥下前来哲蚌寺坐床。值此机缘,蒙古、藏、汉等各族人士奉蒙古汗王和明朝廷之命往来于哲蚌寺与召城、北京等地之间,拜佛熬茶的各族僧俗也纷至沓来,极大地促进了各民族之间的交往交流交融。期间,明朝廷时刻关注着驻锡于哲蚌寺的四世达赖喇嘛。1616年,万历皇帝派遣专人来到哲蚌寺,授予其“普持金刚佛”封号。这是明朝廷对哲蚌寺又一位达赖喇嘛的最高荣崇。

明末清初,哲蚌寺面临教派间和不同政治势力的冲击。此时,和硕特蒙古和清朝廷给予了格鲁派巨大支持。得益于和硕特蒙古固始汗的鼎力相助,格鲁派在哲蚌寺的甘丹颇章建立了蒙藏联合执政的地方政权。此时,密切关注西藏局势的清朝廷邀请五世达赖喇嘛进京朝觐。

在哲蚌寺,珍藏着体现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大量文物。最著名的有历代精美瓷器,尤以明清特别是清代为最多。当时,哲蚌寺高僧频繁往来于拉萨与京城及其他各地区之间,历朝皇帝赐予的宝物源源不断,而藏、蒙古、汉等各族信徒也多有奉献,各扎仓均拥有许多瓷瓶、瓷碗、瓷盘等。其中,最珍贵者当属五世达赖喇嘛赴京觐见时由顺治皇帝赐予的文殊铜镜。此镜通高1.29米,两面錾刻文殊菩萨坐像,极其优美生动。

在哲蚌寺措钦大殿的三楼强巴通真殿上方,还悬挂着驻藏大臣琦善赠送的刻有“穆隆元善”四个大字的匾额,含有朝廷希望西藏和睦昌隆、福祉百姓的寓意。

清朝后期和民国年间,哲蚌寺发展为可遂愿接纳、融入各族僧俗之众入寺学经或熬茶的佛门圣地。成书于清朝年间的《西藏志》曾记载:“哲蚌寺,拉萨西去二十里,依山布立,层楼数层,周环数匝,内金殿三座……寺内乃汉人、蒙古、西番、杨土司、鲁土司、布尔康、布本等处之人(在此)居住,习学藏经。”藏族学者波米•强巴洛卓活佛也说:“奉持法主(指宗喀巴)学说的学人与得道者遍于全瞻部洲,汉、藏、蒙地人士无论高下,曾圆满敬奉供养,吉祥哲蚌大寺之美誉超越大梵天的世界。”在哲蚌寺学经7年的邢肃芝于《雪域求法记》中记述,该寺有各民族的学经僧人,招收汉族学经人的为汉人康村,而蒙古族则分布于各个康村。他说:“教我因明的师傅是位蒙古喇嘛,名叫喜瓦拉;教我《俱舍论》的师傅名叫赖登喇嘛,也是蒙古人……与我因缘最深的要算是教授我《现观庄严论》的上师衮曲丹增格西(藏族)。”邢肃芝在哲蚌寺结识了许多藏、汉、蒙古等族僧人,与他们建立了很深的友谊。

哲蚌寺僧众在驱逐廓尔喀入侵以及两次抗英斗争中,都坚决反对外来侵略。抗日战争时期,哲蚌寺等寺庙的僧众常常一道诵经祈祷,祈盼抗战早日取得胜利。

八廓街:展现了各民族共同开发西藏的悠久历史

7月22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位于拉萨老城区的八廓街,察看八廓街风貌,走进特色商品店,询问旅游文创产业发展、藏文化传承保护等情况。八廓街上人来人往,各族群众纷纷向总书记问好。

八廓街距今已有1300多年历史。从形成之日起,这里就深深镌刻下各民族共同开发西藏的印迹。

兴起于唐蕃境域内各民族交流互动频繁期的八廓街,与松赞干布迎娶文成公主有密不可分的联系。当时,中华民族的历史发展已上升到新的水平,唐代先进、稳定的国家制度和经济文化的繁荣将鲜卑、突厥、回纥、吐谷浑、羌、氐、“南蛮”、“乌蛮”、靺鞨、室韦等在内的诸多民族凝聚在一起,使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共同体更加巩固和壮大。勃兴于雅砻河谷的吐蕃地方政权统一西藏地区的大部分,完成由氏族部落向奴隶制度的过渡,建立吐蕃王朝,并进一步展开了与各民族的交往交流交融。634年,松赞干布主动派人前往长安求婚,641年唐太宗命宗室女文成公主嫁与松赞干布。文成公主从长安出发后,松赞干布便亲率部众,千里跋涉至柏海附近(今青海玛多一带)迎接公主。回到拉萨后,因迎亲车辆的轮子陷于泥沼,便先于荒野沼泽之地搭建营帐,于此安置文成公主暂住,而后携文成公主赴泽当昌珠寺。这就是八廓街前身的最初缘起。

文成公主进藏时,带来了大量的儒家经典和医、农、艺等自然科学类典籍,还有中原的芜菁等谷物种子、冶铁技术、烹饪技艺和数百名工匠,以及宫廷绘画、礼仪、宫内规制等。她往来于拉萨和山南的贡嘎、泽当、琼结之间,利用赞蒙的身份,大力推广唐朝先进的文化和技术。比如推行中原的先进耕作方法使粮食产量不断提高,令中原工匠为当地民众安置水磨、挖掘水井……据藏文史籍记载,文成公主还将 “诸种府库财帛、金镶书厨,诸种金玉器具、造食器皿、食谱、玉辔与金鞍,诸种花缎、锦、绫、罗与诸色衣料两万匹”以及“四百有四医方,百诊五观六行术,四部配剂术” 等医术带到了西藏。至今,西藏还流传着文成公主堪舆建大、小昭寺,以山羊驮土填埋水塘,建大昭寺和顺“蕃域四方”等许多传说。

大昭寺始建于文成公主来西藏的5年后,是松赞干布按照文成公主堪舆的地址建立起来的,后来几经修缮和扩建,形成庞大的建筑群。大昭寺主殿高4层,镏金铜瓦顶,辉煌壮观,颇具唐式建筑风格。大昭寺建起之后,周围的僧俗民众日渐增多,蓬帐屋户规模越来越大。而小昭寺的兴建更是别有深意,据说松赞干布为了纾解文成公主的思乡之情,特意将寺院的正门朝向东方。

八廓街在1000多年的发展中,已经成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历史见证,并形成了享誉国内外的商贸、物流中心。而在其显要地带至今留存着唐蕃会盟碑、蒙古汗王王府、驻藏大臣衙门、驻藏大臣和琳所立的劝人恤出痘碑、国民政府驻藏办事处等重要历史文物和旧址,还留下许多关于文成公主在八廓街向吐蕃妇女传授中医、纺织、女红、烹饪等技艺,金城公主将文成公主带到吐蕃的释迦牟尼像重新迎供于大昭寺的“谒佛之供”,萨迦和帕竹地方政权将布达拉宫管理权交由大昭寺后而形成“自八廓街至红山人群络绎不断”之盛景等方面的史料和佳话。长期以来,各民族的商贸往来以及拜谒大、小昭寺的朝佛宗教活动等,使这里一直兴盛繁荣,经久不衰。

位于八廓街的唐蕃会盟碑、驻藏大臣衙门和劝人恤出痘碑,更是彰显了各民族共同开发西藏、西藏历史是各民族共同书写的主题。

唐蕃会盟碑又名长庆会盟碑,记载了唐朝各民族特别是汉藏民族间相互通婚、吊庆、修好、礼尚、互市、和盟等累世往来、欢好不绝、友好团结、社稷如一的史实,是自古以来中华民族亲如一家的历史见证。碑文中五次提到“社稷如一”一词,足见当时唐蕃一家亲的盛况。

驻藏大臣衙门是清朝总理西藏事务大臣的办公之地,体现了各民族团结一致、共同发展、维护中华民族共同体和祖国统一的深厚渊源,见证了西藏地方与中央政府的历史关系。在长达近两个世纪的岁月里,先后有汉、满、蒙古等民族的138名驻藏大臣和帮办大臣在此办理传达朝廷懿旨、处理政教事务、接待往来藏内外官员、团结僧俗各界人士等事务,将清朝廷治藏之策推向全西藏。同时,来自各民族的上层人士也在这里留下了活动的印迹。驻藏大臣衙门,以确凿的史料和丰富的文物实证了清朝中央政府对西藏地方有效管辖的历史。

劝人恤出痘碑,则铭刻着当年驻藏大臣和琳秉承朝廷的旨意抚恤民众,力劝西藏各族百姓为预防致命的流行疫病而人人种痘的善举。这是清朝廷在防疫治病方面体恤西藏百姓的历史见证。

关于各民族商人在八廓街经商的情况,也有各种详实资料记载。据民国年间在西藏修行的邢肃芝所著《雪域求法记》记述,汉人来此地做生意的不少。最早到拉萨的是北京商人,他们在八廓街有几家商号,最大的两家分别叫“文发隆”和“兴记”,另外还有“德茂永”“裕盛永”等,当地人称这些商号为“北京冲康”。在八廓街做生意的,还有云南人、四川人、青海人、甘肃人、蒙古人、新疆人以及河北人、江浙人等。抗日战争期间,设在八廓街的“邦达昌”商号频繁往来于印度和拉萨、昌都以及成都、昆明、西宁等地,生意十分兴隆,影响也很大。可以说,正是得益于各民族商人和僧俗的共同经营,才成就了八廓街长久以来的繁荣和兴旺。

布达拉宫广场:见证了历史上中央政府对西藏的有效管辖和新西藏的光辉历程

考察八廓街之后,习近平总书记来到了布达拉宫广场。广场上鲜艳的国旗迎风招展,西藏和平解放纪念碑巍峨耸立,布达拉宫气势恢宏。总书记询问布达拉宫保护管理等情况,亲切看望各族群众。广场上的游客和当地群众齐声高呼“总书记好”。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西藏是各民族共同开发的,西藏历史是各民族共同书写的,藏族和其他各民族交流贯穿西藏历史发展始终。当前,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已经开启,西藏发展也站在了新的历史起点上,只要跟中国共产党走、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同心协力,加强民族团结,我们就一定能够如期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习近平总书记祝福各族群众“扎西德勒”。

布达拉宫广场,是西藏的重要地标,是新西藏各族人民节庆聚会的重要场所。广场上的布达拉宫、西藏和平解放纪念碑以及其他重要历史文物古迹,见证了各民族共同开发西藏、共同书写西藏历史的佳话。

布达拉宫的修建也源自于松赞干布迎娶文成公主。史载,松赞干布迎来文成公主后,专为公主筑一城以夸后世,于红山内外围城三重。此为布达拉宫的最初来历。布达拉宫以及布达拉宫广场都是各民族团结协作的结晶,宫内和广场上的诸多文物体现了西藏地方与中央政府之间的紧密关系。

布达拉宫广场靠布达拉宫一侧,矗立着两座200多年历史的石碑,碑文镌刻着康熙皇帝派清军驱逐准噶尔蒙古扰藏和乾隆皇帝派兵反击廓尔喀入侵西藏的功绩,前者为《前藏布达拉山前第一碑——圣祖仁皇帝御制平定西藏碑文》,后者为《前藏布达拉山前第二碑——御制十全记》。碑文所记,都反映出各族儿女为保护西藏安宁、维护边疆稳固和祖国统一而不怕牺牲、万众一心的英雄气概。

布达拉宫也是清朝时期西藏地方政治活动的中心。每逢有皇帝委派钦差前来或向达赖喇嘛传谕诏书,布达拉宫前便会出现“法号鼓乐齐鸣、仪仗前导”的隆重场面。自乾隆皇帝制定二十九条章程加强对西藏的管理以来,历辈达赖喇嘛认定和亲政必须得到皇帝的批准,这些活动也必须伴随隆重仪式而进入布达拉宫内日光殿举行。

布达拉宫寂圆满大殿的中央,高悬着乾隆御赐“湧莲初地”匾额,东壁突出地绘有1652年五世达赖喇嘛赴京觐见顺治皇帝的情景。殿内还保存有康熙皇帝所赐大型锦锈幔帐一对,在达赖喇嘛坐床和亲政大典时,这对幔帐例行悬于大殿显要之处。而布达拉宫内所供奉的康熙“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牌位,更体现出中央政府在西藏的崇高地位。

布达拉宫还见证了20世纪三四十年代国民政府专使黄慕松代表民国中央政府致祭十三世达赖喇嘛圆寂并资助修建灵塔,国府大员吴忠信赴西藏主持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的历史。

新中国成立伊始,中国共产党就把解放西藏、建设西藏和稳定西藏、繁荣西藏作为中国革命和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先后经历和平解放西藏、维护和执行“十七条协议”、废除封建农奴制度、进行民主改革、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完成社会主义改造、推进改革开放和加快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等历史进程。在这一伟大进程中,中国共产党人创造性地解决西藏革命和建设中的实际问题,并形成了符合西藏实际的治边稳藏战略思想。西藏和平解放至今70年里,布达拉宫广场见证了中国共产党领导西藏各族人民革命和建设的诸多大事、要事。

布达拉宫广场的正南边,耸立着西藏和平解放纪念碑,碑正面镌刻着“公元一九五一年五月二十三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在北京签订。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驱逐帝国主义势力,西藏和平解放。从此,西藏进入从黑暗走向光明、从落后走向进步、从贫穷走向富裕、从专制走向民主、从封建走向开放的新时代”的铭文。

当年,和平解放西藏协议签订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分四路进军西藏,第一支进入拉萨的十八军部队首先经过布达拉宫前入城,其后从青海进藏的十八军独立支队也与其会师于此处;1956年4月下旬,陈毅元帅率领中央代表团前来祝贺西藏自治区筹委会的成立并出席在布达拉宫前召开的庆祝大会;1961年,国家拨专款对布达拉宫脚下的雪城民居进行维修;1965年,西藏革命展览馆在布达拉宫前落成并开馆;1965年9月1日,西藏自治区成立,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在布达拉宫前一侧的劳动人民文化宫隆重举行;1975年,“农奴愤”大型群雕艺术展览在布达拉宫前向世人开放……

改革开放后,新修建的布达拉宫广场成为西藏重大节日集会和纪念西藏和平解放、自治区成立庆祝大会等重大活动的举办地。2009年3月28日上午,来自西藏各族各界的13280名代表在布达拉宫广场隆重纪念首个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2015年9月8日,西藏各族各界干部群众约2万人欢聚布达拉宫广场,热烈庆祝西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2019年9月29日,西藏自治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会在布达拉宫广场举行,西藏各族各界干部群众欢聚在一起,祝福伟大祖国,赞美幸福生活;今年8月19日,西藏各族各界干部群众2万多人欢聚在布达拉宫广场,热烈庆祝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习近平总书记在贺匾上题词“建设美丽幸福西藏 共圆伟大复兴梦想”……

日常的布达拉宫广场,不仅是本地各族居民休憩游玩的好去处,更是雪域之外无数人心中向往的地方,是网红打卡景点,每天接待成千上万来自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国的游客。一年四季,总有络绎不绝的人们在此流连忘返。

岁月无声,布达拉宫广场见证了一个欣欣向荣的社会主义新西藏巍然屹立于世界之巅。

鉴往知今,方可领悟“西藏历史是各民族共同书写的”精髓所在;以史为镜,才能开创未来。

在刚刚召开的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必须坚持正确的中华民族历史观,增强对中华民族的认同感和自豪感。”我们学习历史、认识历史,从历史中汲取经验,必须完整准确全面把握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改进民族工作的重要思想,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西藏工作的重要论述以及考察西藏重要讲话和指示精神,全面贯彻新时代党的治藏方略,紧紧围绕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这一主线,进一步深入挖掘、整理、宣传西藏自古以来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历史事实,着力引导各族群众看到民族的走向和未来,更加深刻认识到中华民族是命运共同体,构筑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使各民族人心归聚、精神相依,形成人心凝聚、团结奋进的强大精神纽带,促进各民族广泛交往交流交融,促进各民族在理想、信念、情感、文化上的团结统一,守望相助、手足情深,增进各民族对中华民族的自觉认同,夯实我国民族关系发展的思想基础,为推动中华民族成为认同度更高、凝聚力更强的命运共同体,为建设美丽幸福西藏、共圆伟大复兴梦想,谱写雪域高原长治久安和高质量发展新篇章而接续奋斗。


文:西藏自治区社会科学院原党委书记、副院长 车明怀

责编:龙慧蕊

流程·制作:张伟(见习)

0
出版号:CN11—4606/C 京ICP备15020131号-2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963号   监督举报电话:010-58130834  举报邮箱:zgmzxm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