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
道中华|布达拉宫是一座怎样的文化地标?
2022-10-20 14:43

2.png

作为西藏文化遗产杰出代表的布达拉宫,是藏族悠久历史文化的重要载体,是中华民族灿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全人类的宝贵文化遗产,也是藏族文化与祖国各民族文化互鉴融通的珍贵历史见证。

布达拉宫坐落于拉萨市区西北的红山上,是一座集宫殿、城堡和寺院于一体的宏伟建筑,并收藏、保存着极为丰富的历史文物。1961年,布达拉宫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4年,布达拉宫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凝固的历史 伟大的建筑

布达拉宫始建于松赞干布时代,距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松赞干布于公元7世纪初统一了青藏高原,建立了吐蕃王朝,并将首府从雅隆地区迁至拉萨。迁都后,松赞干布带领民众疏河道、造宫堡、建寺院,如火如荼地在拉萨河谷搞建设,并遵照祖先的遗愿,在拉萨城中心位置的红山之上修建宫殿红山宫,这就是最初的布达拉宫。据文献记载,红山宫的规模很大,外有三道城墙,内有宫室千座。

然而,由于遭遇雷击引起火灾,加之吐蕃王朝社会战乱,特别是公元9世纪吐蕃王朝解体,红山宫逐渐圮废。1645年,五世达赖喇嘛重建布达拉宫,1648年基本建成以白宫为主体的建筑群。从此,布达拉宫成为历代达赖喇嘛居住和进行宗教政治活动的场所。五世达赖喇嘛圆寂之后,其总管、政治家、学者第司·桑吉嘉措扩建布达拉宫,修建了今日所见红宫部分。此后,布达拉宫又经历了多次修建,才逐渐形成了我们现在所见到的模样。

布达拉宫依山而建,最高处海拔为3700多米,占地总面积3.6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为1.3万平方米。整座宫殿东西长360余米,南北宽140米,由红宫、白宫两大部分组成,红宫居中,外显13层,宫内实际有9层之高;白宫横贯两翼,高7层。整个建筑群红白相间,群楼重叠。

1..jpg

▲晨光熹微,雄踞在红山之巅的布达拉宫。(新华社记者 普布扎西 摄)


“依山而建”是藏式建筑的传统方式,能够借取山势而形成建筑的神圣感和崇高感,布达拉宫把这种特点展现到了极致。在当时没有任何现代化建筑设备的前提下,工匠们十分巧妙地利用山体结构修建相应的殿堂,将高耸的红宫置于山顶,其他各类殿堂宫室则疏密相间、错落有致,更将不断修建的建筑群连成一个整体。同时,砌筑墙体内部垂直,外部收分,体现出藏式建筑敦实、凝重的风格;墙体檐部砌筑“白玛”草墙,涂染绛红颜料,上饰祥麟法轮、八瑞相、七政宝等饰物,加上造型各异的金顶、胜利幢、毛耋、宝瓶等装饰物。外部墙面粉饰红、白、黄、黑等颜色,对比强烈醒目,突出了藏族的建筑装饰艺术效果。

我国古代历来缺乏宏伟的石质建筑,布达拉宫丰富了中国古代建筑的样式,也是世界建筑史上极具特色的宫堡式建筑群。白宫、红宫、德阳夏平台和角楼、僧舍构成建筑的主体,其结构本身与一般藏式寺院相同,以石木结构逐层构筑,墙体边缘以赭红色柽柳柔化了石质的冷漠,金色的汉式歇山式屋檐在高原的阳光下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东西两侧的圆形碉楼象征太阳和月亮,圆形曲线在坚固方正的碉楼结构中呈变化之美。

3.jpg

▲布达拉宫依山而建。(图片来源:布达拉宫官网)


据史料记载,在红宫修建过程中,康熙皇帝还特意从内地派了汉、满、蒙古等百余名各族工匠进藏,参与布达拉宫这一浩大的扩建工程。可以说,布达拉宫继承了藏族传统的建筑形式和结构,又学习和借鉴了汉族建筑艺术的精华,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也是藏、汉等民族文化交流融合的历史见证。


艺术的宝库 民族文化的瑰宝

布达拉宫内珍藏着8座达赖喇嘛金质灵塔,5座精美绝伦的立体坛城以及瓷器、金银铜器、佛像、佛塔、唐卡、服饰等各类在册文物约7万余件,典籍6万余函(卷、部),蕴藏了藏、汉、满、蒙古等民族在文化、艺术、宗教等方面的卓越成就。

在布达拉宫各个殿堂的墙壁上,均绘有壁画及卷轴唐卡和木制刻版,其工笔细腻、线条流畅。在现存最早的曲杰查布佛殿,1300多年前的壁画至今色泽艳丽。除了佛像、佛教故事外,文成公主入藏、五世达赖赴京觐见顺治皇帝等重大历史事件,都能在布达拉宫的壁画上找到。

2009年8月,布达拉宫脚下的珍宝馆正式对外开放,200件(套)稀世珍宝展露真容,包括9世纪的贝叶经、12世纪的白釉暗海螺纹碗、14世纪的八瓣莲花喜金刚坛城像、17世纪的桃形玛瑙杯和乾隆御笔佛塔唐卡、18世纪的鼻烟壶等诸多珍贵文物。

4.jpg

▲乾隆御笔佛塔唐卡。(图片来源:布达拉宫官网)


5.jpg

▲布达拉宫藏镀金铜镂空提梁香炉。(图片来源:布达拉宫官网)


布达拉宫所藏典籍包括梵文贝叶经、藏文古籍、政府文件、满文大藏经等,涉及历史、宗教、政治、文化等诸多方面,是西藏文化的重要代表。其中,梵文贝叶经写本被珍藏于红宫,体量巨大,形态完整,具有极高的文献价值。

布达拉宫所藏政府文件的年代可追溯至元代,主要为中央政府颁发的各种诰敕,这些文献见证着中央政府与西藏地方的亲密交往。在布达拉宫所藏文书档案中,其中清代皇帝诏书17件、敕书250件、上谕21件,这些档案作为“遗留性史料”,充分说明了中央政府对西藏地方的有效管理。

《满文大藏经》亦称为《清文全藏经》,存世者仅布达拉宫与故宫所藏两部,弥足珍贵。对这些文献的保护和解读,将是我们重新认识西藏文化的一条重要路径。


西藏与祖国血脉相连的历史见证

在如今的布达拉宫内,最古老的建筑是当年松赞干布闭关修行的禅房,藏语叫“松赞珠康”。这是一间不大的殿堂,与山洞相连,里面供奉着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的塑像。当年,松赞干布于红山上修建宫殿后,便派禄东赞赴长安请婚,“献黄金五千两为聘礼”。公元641年,唐太宗以宗室女文成公主远嫁吐蕃。

文成公主入藏时,带去了大批典籍文献,极大地促进了藏族文化的发展。据说仅天文历算方面的书籍就有300多种,沿用至今的藏历,就是在吸收和借鉴汉族历法的基础上,结合藏族聚居区的特点,总结藏族人民生产劳动的经验而创制的。《列子》《尚书》《战国策》《孔子项橐相问书》等这些代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典籍也传入西藏。

6.jpg

▲拼版图片: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图片来源:布达拉宫官网)


在红宫中最大殿堂司西平措大殿,珍藏着一对被视为布达拉宫稀世之宝的锦绣围幔。这是当年康熙皇帝亲自下令,按照藏族传统绘画唐卡绘制的一对围幔。1696年,康熙帝派遣官员将它送到拉萨,作为红宫落成的赠礼,体现了中央政府与西藏地方之间的密切联系和各民族之间的亲密友谊。

继五世达赖喇嘛之后,红宫里先后为七至十三世达赖喇嘛修建了灵塔,其中最宏伟的当是十三世达赖喇嘛的灵塔。1904年,英帝国主义派出远征军第二次向我国领土西藏发动了大规模的武装入侵。在这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年仅28岁的十三世达赖喇嘛率领僧俗人民与侵略者进行英勇抗争,用最原始的武器,与拥有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武器装备的英国侵略者进行了殊死搏斗。

西藏和平解放以来,国家和西藏自治区高度重视布达拉宫文化遗产的保护管理工作,投入巨资进行修缮,创新文物保护方法。同时,随着布达拉宫文物保护利用工作的不断推进,越来越多珍藏文物开始走出深闺,走向公众,布达拉宫也因此成为推动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文化地标。

(原文于2021年5月14日刊发在《中国民族报》,内容有删减。作者降边嘉措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研究员,魏建东系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讲师。)



来源:“道中华”微信公众号

作者:降边嘉措 魏建东

编辑:刘雅    流程·制作:王怡凡

统筹:牛志男


0
出版号:CN11—4606/C 京ICP备15020131号-2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963号   监督举报电话:010-58130834  举报邮箱:zgmzxm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