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
道中华 |春节,中国人为什么回家过年?
2023-01-20 10:20

1673954069966278.png


“大疫不过三年”,三年过去了,经过所有中国人的不懈努力和共同奋斗,我们取得了成功。2023年,我们将会看到归心似箭的同胞们,将会看到万家灯火暖春风的景象。或许,这是最好的证明,证明国人的血液中流淌着传统文化的甘汁灼泉。本期“道中华”专访了中央民族大学中国少数民族研究中心王丹,一起揭开“春节,中国人为什么回家过年?”这一问题的面纱。


“爆竹一声除旧岁,桃符万户更新春。”在冬去春来、新旧交接的时节,中国人迎来春节这一盛大的传统节日。春节即农历新年,它意味着一年的结束,亦是一年的开始,古称岁首、上日、元旦等,俗称过年或过大年。自汉武帝颁行《太初历》始,新年就定在农历正月初一,此后历代相沿。辛亥革命后,推行西历,使用公元纪年,但因为农历合乎农时,利于民生,所以农历与公历并行,将公历1月1日称为元旦,农历一月一日定为春节。


640.png

▲家庭团圆,迎接新年。


春节承载着中国人恒久的生活理想和家国情怀,阖家团圆、国泰民安历来就是春节的活动主题。春节一般从腊月开始,直到正月十五元宵节,有些地方会延续到二月初二。俗话说:“过了腊八就是年。”北方的小年在腊月二十三,南方大多是腊月二十四,人们祭祀灶神,恭请祖先回家过年。接下来是清洁居所,沐浴更衣,置办年货,装饰门庭。大年除夕,家人团聚,祀神祭祖,吃团年饭,守岁迎新。大年初一,早起开门,迎春接福。祭拜祖先后,给长辈亲友拜年。正月十五,进食元宵,观灯猜谜,社火表演,谓之闹元宵。


过年节俗生动地体现了中国人对家、对祖先、对国家的深厚情感,鲜明地表达了中国人的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和文化观,将中国人关于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展现得淋漓尽致。


640.jpg

▲大年三十。(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祖先,根的所在


春节起源于古代的年终大祭。在中国这个古老的农耕国度里,年节与祭祀紧密相关,尤以年终岁首的春节祭祀最受关注,主要包括国祭和家祭两类。“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家国天下”的意识塑造着中国人的人格品性和精神世界,“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思想观念渗透到一代代中国人的内心,转化为报效祖国、建设家园的情感与担当。


《左传》云:“人生有四方之志”,中华儿女在广阔的天地中尊时守位、知常达变、建功立业,不断实现自我价值,更推动文明进步。然而,家永远是中国人心中最温暖、最柔软、最安全的港湾,每逢过年,家就召唤着每一个中国人,它就像灯塔,昭示故乡的方向,照亮回家的路途。


640 (1).jpg

▲贴春联。(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祖先是生命的来源、根脉的象征。祭祀祖先是春节家祭中最重要的仪式,通过对家族祖先的祭奠和怀念,人们获得生活的希望和力量,也维系家庭、家族的稳定和发展。中国人信奉“事死如事生”“祭祖如祖在”。


先秦时期,中国人对祖先的祭祀已有较为系统的礼仪。在个体家庭发达的秦汉时代,人们非常重视腊月和正月的祭祖活动,祭品讲究,程序繁复,他们请回祖灵,酒浆供之,家族成员依次列坐在祖先牌位前,欢聚宴饮。六朝以后新年第一天祭祖是家族例行的常规仪式,“长幼悉正衣冠,以次拜贺”。明清时期,中国的家族文化进一步发展,春节祭祖成为家族成员团聚的重要方式,一直延续至今。


明代徽州人新年分别要在祠堂和墓地举行两次祖先祭祀,备办酒、肉、鱼、菜等,焚香燃纸,“少长毕集,照次叙拜”。清代北京人除夕在家悬挂祖先影像祭拜,黄昏后合家团坐在祖先神位前度岁。近代以来,人们一般在家庭堂屋设祖先牌位,吃团年饭前,由一家之主依次迎请诸位祖先回家团年,并先享用丰盛的佳肴。之后,家人按长幼位次入座,围桌分享一年中最美味的饭菜。


640 (2).jpg

▲祭祖。(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论语》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中国人通过祭祀,表达对天地自然的敬畏,达到与祖先神明的沟通,从而得到身心的慰藉和精神的洗礼,归依血脉,抵达安宁。


团年,家的盛会


除夕的团年饭,也称年夜饭,这是一场中国人的家庭盛宴。俗语道:“一年不赶,赶三十晚。”每个漂泊异乡的人都尽力在年前赶回家中,与家人团聚,共享一年的成果,疏解一年的辛劳。虽然有时回家的道路很漫长、很拥挤,可人们返乡的热情却丝毫不减,那是因为故乡的家中有祖先荫庇,有父母亲人,有乡音乡情,回到家,才找到了心灵的栖居。


在旧年的最后一天、新年的前夜,人们以家庭为单位聚合起来,共度年关,齐心协力烹饪一桌美食,供奉神祖,亦犒赏自己。菜肴中必备圆形的肉丸、鱼丸、藕丸等,以物之圆寓意人的团圆。旧时北京人过年要吃荸荠,谐音“必齐”,意思是说新年即将来临,家人要相聚团圆。在团年饭上,家人要给没有回家的人摆一副碗筷,以示圆满。


唐代诗人戴叔伦有诗云:“旅馆谁相问,寒灯独可亲。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寥落悲前事,支离笑此身。愁颜与衰鬓,明日又逢春”,将自己除夕之夜滞留他乡的心境描摹得令人心有戚戚焉。


640 (3).jpg

▲年夜饭。(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除夕家人欢聚一堂,守岁等待新年到来。晋朝周处《风土记》记述蜀人“至除夕,达旦不眠,谓之守岁。”而今,人们在家中烧旺火垅,每个房间点亮灯盏,意为“照虚耗”,既为驱邪逐疫,也预示来年财旺人旺,民间有“三十的火,十五的灯”的说法。除夕之夜,家人聚在一起话过去、谈未来,开展各种娱乐活动,其乐融融,幸福无比,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描画了这个充满爱与温情的冬春交替时刻。


唐太宗李世民《守岁》:“暮景斜芳殿,年华丽绮宫。寒辞去冬雪,暖带入春风。阶馥舒梅素,盘花卷烛红。共欢新故岁,迎送一宵中”,由宫廷而至天下,记述举国欢庆、共度良宵的热烈场面。


宋代范成大在《卖痴呆词》中描写家乡吴中除夕夜的风俗:“除夕更阑人不睡,厌禳钝滞迎新岁。小儿呼叫走长街,云有痴呆召人买。二物于人谁独无?就中吴侬仍有余。巷南巷北卖不得,相逢大笑相揶揄。栎翁块坐重帘下,独要买添令问价。儿云翁买不须钱,奉赊痴呆千百年。”据说那时吴中的孩子们除夕外出沿街叫卖,能够去除“痴呆”,变得聪明。


640 (4).jpg

▲小儿呼叫走长街图。(图片来源:今日头条号“江苏新闻广播”)


团年饭后或者守岁之时,家中长辈给晚辈压岁钱。压岁钱又称厌胜钱、压祟钱,原本是一种钱币形状的避邪品,正面铸有“千秋万岁”“天下太平”“去殃除凶”等吉祥语,背面铸有龙凤、龟蛇、双鱼等图案,目的在于镇恶驱邪,保佑晚辈平安健康地长大。后来,人们开始使用市面上流通的钱币当作压岁钱,而且给予的范围也扩大至亲属、乡邻、朋友等熟人关系中。压岁钱既是祝贺晚辈长大一岁的厚礼,也是长辈赐予晚辈新年里的特别保护。


“年”作为中国人生活的时令,至少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尔雅·释天》曰:“夏曰岁,商曰祀,周曰年,唐虞曰载。”这里的“年”就是农作物丰收的意思。甲骨卜辞记有“受年”“受黍年”等。《榖梁传·桓公三年》曰:“五谷皆熟,为有年也。”这些记录表明中华先民认为“年”指的就是农作物收成的时间,他们用祭祀、歌舞等多种方式感恩神灵和祖先,庆贺丰收,祈盼来年。


因此,在中国人的时间观念里,“年”既是一轮农业时间的终点,也是新一轮农业时间的起点,犹如农作物的种植,春播、夏长、秋收、冬藏,有生有死,有始有终,以年度为周期,岁时循环,因而“年”具有转换与更新的意义。人们便以丰富、务实且智趣的礼俗实践把“辞旧迎新”这件一年中最重要的事情演绎得生动而有意味,充分彰显中国人的生命观念、伦理情感和审美取向。


640 (5).jpg

▲压岁钱。(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迎春,新的出发


王安石《元日》写道:“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这首家喻户晓的诗歌描绘了春风暖意驱走冬日严寒,人们满怀欣喜地更换桃符,迎新送旧的新年情景。吴自牧在《梦粱录》中提到“迎春牌儿”,即以有形的物象寄寓迎接春天的到来。过年时,家门两侧张贴的对仗工整、意义美好的联语被称为“春联”。这些均说明“年”“春节”与“春天”有着紧密的内在联系。《燕京时岁记》:“春联者,即桃符也。”如今,新年联欢称作“春节联欢晚会”,新年期间的运输称为“春运”,等等。可见,春节就是迎接春天的仪式,也是迎接春天的生活。


640 (6).jpg

▲2023春联。(图片来源:今日头条号“鼎城诗词学会”)


中国人过年迎春是以家庭、家族为单位的生活实践,但是,家庭、家族离不开其所属的村落社区,离不开乡亲邻里、亲朋好友之间的联系和关爱,这些社群关系、人际关系等在春节习俗中体现得具体而完整。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正月初一,各家各户燃放爆竹,开门迎年,行时发财。道光苏州《震泽镇志》载:“元旦,主人晨起,爆竹。洁衣冠拜天,俗谓之‘接天’;次拜灶,谓之‘接灶’;次拜祠堂及先人画像。”全家老少着新衣、迎新年的习俗在汉代就已出现。唐代刘禹锡《元日感怀》描述“燎火委虚烬,儿童炫彩衣”的情景。《东京梦华录》记录宋代“小民虽贫者,亦须新洁衣服,把酒相酬尔。”


到了物质生活富足的今天,购置新年衣物依然吸引人们投入极大的热忱和兴致。新年穿新衣,象征着人步入新的生命旅程。这种身体的新打扮与门户的新装饰彰显中国人重视新年的更新意识,重视生活的新旧转化。


640 (7).jpg

▲新年穿新衣。(图片来源:今日头条号“姑苏阿焦”)


拜年是岁首的主要活动,在度过旧岁、迎来新年之际,人们互相拜贺,以祝新生。《菽园杂记》记载明代“京师元日后,上自朝官,下至庶人,往来交错道路者连日,谓之拜年。”广东海丰有歌唱道:“初一人拜神,初二人拜人,初三穷鬼日,初四人等神。”意即初一祭拜祖神,家内互拜,定尊卑长幼之序;初二亲戚邻里走动,联络亲情、乡情,整合乡里关系;初三送走穷鬼,祈祷丰年富裕;初四接回新神,重新缔结人神关系。在湖北麻城,初一要给家中祖父母、父母等长辈拜年,并在家长带领下给邻里拜年,也给临近的朋友拜年;初二前往外祖父母家拜年;初三到岳父母家拜年;初四则到其他朋友家拜年,这种拜年秩序是以家庭为中心的社会关系的协调和强化。


拜年时,亲友邻里还要一同饮春酒,享春食,遵照岁时变化保健身体。清同治年间《江夏县志》记曰:“周亲密友,宴集酬酢,几尽一月。村人致糕相饷,俗曰‘年糕’。”清光绪年间《孝感县志》载曰:“亲朋互拜,至必款留,曰‘拜年不空过’,疏亲均拜,曰‘拜年无大小’,各持糍糕以为礼。”


拜年是人际关系不断加强的惯习,也是建立新的社会关系的方式。随着现代交通和通讯手段的便捷,人们既保留了熟人社会的登门拜年,也衍生出借助电话、短信、视频等拜年的礼俗。中国人由家内到家外,由亲友到乡邻,在一年的初始,通过拜年由近及远、由里及外地更新家族、乡邻的伦理关系以及与神灵的关系,追求和谐、和睦、和气,在有序的生活中实现文化认同,凝聚共同体。在现代社会,不少单位、社区组织春节团拜,进一步增强了人们的公共文化意识,培育共享的精神传统,更体现了家国一体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


640 (8).jpg

▲春节拜年。(图片来源:北京全景视觉网)


元宵节是新年的第一个月圆之夜,同时也进入到“送年”的节奏中。这一天,人们以吃元宵、赏花灯、猜灯谜、放烟花、走桥等活动度过,有些地方还有游龙灯、舞狮子、踩高跷、划旱船、扭秧歌等民俗表演。人们走出家门,融入社群,整个文化共享的区域及人群被联系起来,形成更大范围的社会互动。在这年过月尽的时候,中国人又一次合家共食圆圆的元宵,积蓄起爱与力量,在灯彩的照耀下,开启新一年的奋斗征程。“家和万事兴”的中华文化基因在小家、大家与国家的延续和发展中代代相传、赓续创新。


640 (9).jpg

▲欢喜闹元宵。(图片来源:新华社)


过年回家,已然成为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和文化习惯,它不仅是亲情的聚会、礼物的馈赠,更是关系的更新、情感的升华,中国人将自己的愿望、伦理、信仰都反映和聚焦在春节节俗中,回归家的怀抱,放松心情,调节身体,也与自然、社会和自我对话,获得再出发的勇气和动力,中华民族的“家”由此绵延不绝、兴旺发达。



作者简介:


1674181203301954.jpg

王丹,法学(人类学)博士,文学博士后,中央民族大学中国少数民族研究中心副教授,中国民俗学会常务理事、亚细亚民间叙事文学学会理事,主要从事民族文化遗产、民俗学与文化人类学研究。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4项,承担教育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民委等科研项目10余项,在《中国人民大学学报》《中央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西北民族研究》《民俗研究》《民族文学研究》《北京舞蹈学院学报》等期刊发表学术论文60余篇,出版《清江流域土家族人生仪礼歌唱传统研究》《人观 身份与意义:清江流域土家族“打喜”仪式研究》《夷陵“讲古”的文化诗学——下堡坪民间故事传承研究》等多部学术著作。


来源:“道中华”微信公众号

作者:王丹

编辑:刘雅

流程·制作:韩东峻




0
出版号:CN11—4606/C 京ICP备15020131号-2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963号   监督举报电话:010-58130834  举报邮箱:zgmzxmt@163.com